womany 編按:
我們愛的越用力,就越渴望以相同的方式被愛,我們容易感到不安,深怕哪一天他不夠愛你了,所以汲汲營營一心想成為他心裡的樣子,不斷地問:怎樣才能成為他心目中的好女人?親愛的,好女人沒有標準答案,愛與被愛也是,唯有你更愛自己一點,發現自己就是愛,才有辦法往愛裡去。(推薦閱讀:相愛靠緣分,愛自己是本分

當妳與他談戀愛時,有時候妳會忘記其實他也會恐懼。妳總認為需要好好地把他看牢,所以妳對他也對自己缺乏信任,妳相信需要做更多事情還證明自己比其他女人好。(推薦你看:相信愛情,相信自己:愛情療癒課十問

妳做了許多事讓自己成為他心目中更好的女人。像是洗碗、吸地板、準備早晚餐、清理房子,這些可以把他留在身邊的事情。但其實對他微不足道,他甚至可以付錢讓其他人去做!


圖片

而大多數的男人寧願付錢叫人做,畢竟女人對他們的個人空間與自由產生威脅,付錢相對而言可能是更小的代價。(譯註:在台灣這樣情形比較少見,但同樣男人也不會感激妳為他做了許多家事,尤其當妳拿家事來要求感謝時,在父權社會裡更不被容許,若是從小母親就一手包辦家務事,妳對於家務事的付出成為理所當然,若從小獨立習慣的人,則寧願自己做來免去上述的威脅。)(延伸閱讀:全家一起做家事,把「家務」變成每天幸福的事

所以妳不需要成為一個事事包辦的完美女人。

當然,如果妳的心不斷地尋求可以顯現出妳是完美女人的「答案」或者「行為」,那妳知道如何用行動獲得所愛,是嗎?但這同時也讓對方以隱微或直接的方式虐待妳,因為妳需要從關係中獲得像自尊、愛的證明以及認可的東西,這些往往是妳匱乏的,所以妳希望在關係中獲得,因此被關係牽制,而無法看清它對妳的生命造成多大的傷害。(譯註:有些男人有言語暴力,如責罵女人說:「只有我會愛妳,沒有我看妳怎麼辦?」同時彷彿在宣誓愛,卻同時傷害女人的自尊,女人則需要這樣強烈的宣誓,而更難以離開有言語暴力的關係。其實在台灣的研究中,對於親密暴力的研究中,就曾出現「好女人魔咒」的說法,女人被教育要乖順,對關係犧牲奉獻,不應該主動離開關係,否則就是殘忍自私的壞女人。)(推薦閱讀:付出值不值得?點出老是愛上壞男人的三大陷阱

「認可」讓我們感覺被救贖,但這就像感情的定時炸彈,爆炸是遲早的事。因為妳的自尊依賴著認可的存在,而當妳受不了對方對妳的「虐待」開始反擊時,炸彈就被引爆了,而關係也步向死亡。因此問題在於,當我們渴望認可時,等同為雙方的關係宣判死刑,這從來與對方無關,而與妳如何表現妳的行為有關。(譯註:在尋求認可的過程,妳會討好忍讓對方,同時將他的胃口養大,而妳其實沒有清楚表明妳喜歡或不喜歡什麼)

 

 

多數的我們太過度尋求認可,而所有人有時候也需要認可。這呈現在我們對於關係的模式,不論是對愛人或對朋友,會透過尋求他們的認可、他們的愛、取悅他們的同時,來壓抑真實自我。

所以,真正的答案是什麼?答案是「成為高價值的女人」。這個高價值將為妳吸引到相對的回報。

也就是說,當一個滋養他人,而非尋求認可的女人。當我們因愛而存在,而不是做些事情就為了尋求他人的愛與認同,那我們就自然獲得價值。當妳內心充滿對自己的肯定,別人將給妳更多的肯定,當妳願意培養自己的價值,別人就會帶有情感地尊重妳。試想,有錢人比較容易借到錢,還是破產的人?(延伸閱讀:別讓婚姻做夢想的墳場,找回自己的價值

因此,當我們在關係中尋求過多的肯定,我們擁有的不是關係,我們擁有的,不過是交換罷了。真正的關係並非交換,交換只存在商場上,除非妳需要商業往來的關係。

 

 

所有女人內心深處的靈魂,皆渴望關係,那身為女人我們需要選擇去了解,我們就是愛,那個可以學會愛自己與愛別人,可以看到自己的好,不央求別人肯定的好。而我們將能從「我被愛的不夠」到「我就是愛」中,做出選擇。(你會喜歡:最美的愛,是讓你從自己身上發現愛

親愛的,如果妳無法愛自己,無法看到自己獨特的價值,那麼其他女人就能無差別地搶走妳的男人。(譯註:當妳不曾被好好愛過時,要妳去愛人會是困難的,但至少妳可以開始去看,妳在關係中的行為,是不是再尋求些什麼?然後透過這樣的看見,幫助自己一點一滴地拉回到自己身上,學會如何自己給出這些愛、尊重與肯定,唯有先自給自足,才能有充沛的能量去愛與被愛。)

 

註:本文已授權翻譯自thefemininewoman.com,原著為Renee Wade,該網站的創辦人,原文標題為「How to Ensure Other Women Can’t Take Your Man Away from You」,本文同時加入譯者的詮釋,與文化上的轉換,以更貼近台灣讀者。

 

愛與被愛,都需要學習
〉〉愛情特調,每一口都是獨特味道
〉〉相信愛情,相信自己:愛情沒有完美,只有完整
〉〉不愛會死!愛情裡的十堂必修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