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讓 Google 得以創新各種技術的女性

Melody Meckfessel 擁有兩個衣櫃:一個是為工作 (Google);另一個是為生活。屬於工作的衣櫃裡有:連帽外套、T-shirts、和牛仔褲 — 標準的工程師裝扮,在這裡,你看不到什麼女式襯衫、裙子、或是洋裝之類的衣服,因為這些衣服歸屬於生活的衣櫃裡。

Meckfessel 說:我在二十歲左右曾經創業過,後來在比較具規模的軟體公司上班,而目前我服務於 Google 。 接著又說:多年來,我通常都是團隊裡唯一的女性,所以,在很多地方我都必須去學習適應在這樣的環境中工作。(推薦閱讀:女人,妳其實比妳想像的美麗

但,漸漸地 Meckfessel 放棄了這種將工作與生活區隔開來的方式,她開始穿著自己喜歡的服裝上班,這想必是歷經了一番情境上的轉折,所以,Meckfessel 並不太想談論這件事,只提及這樣的轉變並不是想要刻意表示什麼,只是想這麼做而已。

  • Google 在減少「性別鴻溝」的部份,付出了比其它科技公司更多的努力

美國的職場中,高科技行業的「性別鴻溝 (Gender Gap)」要比其他行業嚴重許多。依據美國國家廣播電臺(National Public Radio)報導指出:在美國軟體開發人員當中,女性大約只占 20%;另一份研究則顯示:取得計算機科學學位的女性人數呈現下滑趨勢。

有時候,這種「性別鴻溝」所帶來的結果可能是相當極端 / 偏激的,但是,你也可以透過不同的方式來利用它,進而創造出不同的發展。

像 Meckfessel 就不僅僅只是一名工程師而已,她管理 Google 開發程式工具的團隊,而且這個團隊所製作的工具是 Google 內部其他工程師們都需要使用的,這個團隊可以說是 Google 工程領域的中心。Meckfessel 就表示:如果這些系統無法正常運作的話,那麼 Google 也就無法正常運作了。

目前 Google 內部的女性員工仍屬少數,但卻出了不少擁有資訊天賦的女性員工,像是 Yahoo 的執行長 Marisa Mayer (之前任職於 Google)、掌管廣告業務的副總裁 Susan Wojcicki 等等,Google 在減少「性別鴻溝」的部份,付出了比其它科技公司更多的努力。(推薦閱讀:Yahoo CEO Marissa Mayer 給創業家與產品經理者的7個建議

Meckfessel 表示:Google 非常重視員工的多樣性價值,而且允許員工擁有自由表達的權利與自由。而這,也是 Google 之所以能夠持續創新的原因之一。

而 Meckfessel 就是勇敢追隨自己內心的直覺,才能夠突破傳統的工程師形象,進而能在事業與生活之間取得平衡。

  • 為 Google 的產品與自己的生活,注入不一樣的態度、精神

Meckfessel 帶領的團隊所製作出來的工具只能在 Google 內部使用,當然這是 Google 的政策所致,就如同 Google 所開發的其他軟體產品一樣,雖然有一部分已經對外開放相關技術與程式碼,但,屬於關鍵技術的核心部份仍然是企業內部的機密。

2013 年春天的一個午後,Google 對我們展示了一些他們所開發的工具,但,我們必須同意不能揭露詳細的內容,包含這些工具的名稱。

Meckfessel 團隊所開發的工具種類繁多,從編譯器到審核 / 測試工具,甚至還有把已經編譯好的程式碼上傳到資料中心的系統。依據曾經參與開發這些工具的工程師 Chandler Carruth 透露:Meckfessel 將我們團隊帶往新的起點。(推薦閱讀:八位成功創業家希望自己年輕時能領悟的道理

Carruth 表示,Meckfessel 為這個團隊帶來了一個 「將所開發的工具視為產品的觀點 ( Product Perspective )」。雖然,我們所開發的工具僅供 Google 內部使用,但,我們仍然應該視其為「產品」看待,例如,應該要注意產品的視覺化效果,應該要思考產品之間的一致性等等,這些想法在過去是不被重視的,而 Meckfessel 讓我們為產品注入了不同的態度與精神。

Carruth 表示,Meckfessel 的才能之一是她善於處理人際關係的互動。他還說:當她加入我們團隊時,我們對所開發的工具還沒有很好的焦點,而且,當時彼此都不熟悉 —— 難免會存在提防之心 —— 然而 Meckfessel 很快地就融入團隊突破了這個障礙,也讓整個團隊凝聚力更高。

而這只不過是 Meckfessel 顛覆傳統工程師形象的例子之一而已。另外,Meckfessel 除了是一名傑出的工程師之外,還是一位兼職釀酒師和一位單親媽媽。換而言之,她勇敢做自己,以使自己能兼顧多重身份,並在各種身份之間轉換自如。(推薦閱讀:妳知道,女人不是女超人

Meckfessel 的同事兼好友 Kelly Studer 就說:

她很清楚自己有能力扮演好每一個角色。

  • 重視員工與開放性的企業文化,創造了一家具有影響力的公司

Meckfessel 表示:在 Google 裡,每一位員工都是平等的,沒有誰比較重要誰比較不重要的差異性。所以,公司的產品 / 服務的程式碼是完全開放的,你可以透過公司內部的任何一台電腦上的瀏覽器直接存取相關的程式碼,而且,每一位工程師都可以對其他工程師所撰寫的程式碼進行修改。

但這並不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隨意修改程式碼 —— 例如,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修改 Gmail 程式碼,或把它編譯成可執行程式。不過,工程師們可以審閱和編輯 Gmail 的語法,如果把自己重新調整過後的程式碼提交給正確的人來進行審查和測試,只要有價值就有機會改變這項服務。

此外,這套系統還能相容於多數的整合式開發環境( Integrated Developer Environment,IDE ),也就是說開發人員如果想在目前的開發環境中加入其它工具所撰寫出來的元件是非常容易的。Meckfessel 表示:這麼做的目的是,讓工程師擁有絕對的自主權,可以自己決定最適合自己的開發環境。(推薦閱讀:妳和成功只差16步:機會在前先說「Yes!」

Meckfessel 接著說,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套系統能以更快的速度撰寫程式碼。 這套系統延用了 Google 既有的風格,將編碼的工作分散在大量的伺服器上運作,而不是在開發人員的電腦上產生可執行的軟體,因此,即使是要撰寫語法數量十分龐大的系統程式,仍然可以在短短的數秒鐘內完成。

工程師 Chandler Carruth 接著就展示了這套系統如何透過 C++ 在 23 秒左右就完成了 150 萬行的程式碼 —— 之後,他對我們表示,這種速度算是慢的了。

我們的系統還可以提供 「持續整合服務」(Continuous Integration Service),意思是說,它可以傳送語法給負責審查和測試它的人,以確保所有的流程都在掌控中。

跟編碼相比,測試程式碼所花費的時間更多 — 這是因為系統必須做整合測試,進而確認是否有哪些個別的異動會對產品造成影響。但是,Google 整體的工作量十分龐大,因此系統的處理時間就必須要快。

Meckfessel 說,系統快速處理的結果讓工程師們得以擁有更多屬於自己的時間,他們可以利用這些時間來做其它的工作,或是拿來享受生活樂趣。

  • 程式設計跟釀酒是一樣,過程中最重要的角色都是「人」

Meckfessel 表示:釀酒跟寫程式這兩件事情都是為了解決問題。在釀酒的過程中,你需要實驗各種變數,這過程就跟開發軟體是一樣的。

身為釀酒師,Meckfessel 只想釀製出自己想喝的口味——這跟她身為工程師時的目標是一致的 ——

團隊的目標就是開發出自己公司內部員工想用的工具。

另外,釀酒是一個協同合作的程序,這跟開發軟體也是一樣的。

所以,Meckfessel 表示:我沒辦法一個人就完成所有的事情。

這意味著,編程不僅僅只是撰寫程式而已,它還與人有關 —— 也就是你需要了解,你的團隊成員 / 客戶包含哪些人,他們能作出什麼樣的貢獻和需要的是什麼,無論他們在團隊中的角色為何。

Meckfessel 最後表示:如果你把焦點放在人的身上,那麼你會發現所有事情的進展將會十分順利。畢竟,軟體是人寫出來的,也是人在使用的,若你不關注人的問題,那麼肯定會失去某些東西。

女人在工作與家庭間的完美平衡
〉〉Lean In,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女生創辦的公司比較賺!來見識 5 位科技圈女性創業家
〉〉給職業婦女一個愛的鼓勵!家庭與事業兼顧的方法

本文作者:Yun-Ning
資料、圖片來源:Wired
本文轉載自 Tech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