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我到韓國演講,重訪久違的首爾。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許多韓國年輕人的英語很好。而且,他們會到美國或加拿大工作(擔任會議的口譯,暫時被調回韓國)。其實就在不久以前,我觀察到的現象並不是這樣。旅居紐約的知名小提琴家鄭京和,英語不能說是非常好。而現在,情況有了很大的改變。與我同世代的韓國人還無法使用英語表達意見,但下一世代的韓國人,英語能力卻有很大的提升。

俄羅斯人的英語也變好了。與我同世代的芭蕾舞者,例如流亡的馬卡洛娃、蘇聯瓦解後移居美國的柯爾巴可娃,其實英語都不太靈光。但是現在,俄羅斯的芭蕾舞者都可以流利地使用外語。而且,他們不留在俄羅斯國內發展,而是活躍於外國的芭蕾舞團。當今紅極一時的馬林斯基劇院藝術總監暨指揮家格吉耶夫,也是活躍於世界各地的舞台,他的英語簡直就和美國人沒兩樣。

由於芭蕾或音樂不牽涉到語言,許多人往往認為不必使用外語,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蘇聯瓦解之後,俄羅斯人得以到外國去發展,使用外語的意義就提高了。

俄羅斯的情形,顛覆了外語必要性的觀念。八○年代之前,世界上人口超過一億的國家,其人民的外語能力都不好(日本、美國、俄羅斯和中國都是典型的例子)。因為國家人口眾多,只使用本國語言就足以進行經濟活動(相比之下,歐洲的小國若只使用本國語言,經濟就無法成立,所以幾乎所有歐洲人的英語能力都很強,無論到哪裡都可以使用英語)。不過,只要是與專家有關的領域,就不是那樣了。

不只韓國和俄羅斯的年輕人在改變,中國也正在改變。只要會說英語,就算不會中文,也可以在中國找到相當多的工作。至於在東南亞,更是很久以前就可以只用英語在當地工作。企業的共通語言是英語,在現代世界是極為普遍的情況。重點是,必要的不是當地的語言,而是英語。

do you dpeak English?

為什麼企業改以英語為共通語言?

樂天和 UNIQLO 宣布以英語為企業內共通語言,引發了話題。對此人們的反應多半是:「只雇用日本員工的企業並不需要英語。」不過,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
(推薦閱讀:柳井正創辦 Uniqlo 的態度

如果以英語為共通語言,就可以網羅世界各地的優秀人才,使公司得以發展。企業若想發展,這樣的決定是沒話說的,尤其若想活躍於海外市場,更是當然之極的事。

只學一千五百個單字不夠用!

日本社會也終於變得能認可英語的必要性了,不過,人們追求「輕鬆學習法」的傾向,卻一點也沒改變。

舉例來說,有人提倡「全球語」(英文記為Globish,由 global 和 English 兩個英文單字合併而成)的想法,也就是只用一千五百個英文單字來進行溝通。因為「如此一來,說英語就會變得簡單吧」。
(推薦閱讀:YouTube英語學習法:鍛鍊出「英語耳」的五個步驟

確實,如果只是單方面傳達自己的意思,只用一千五百字並不是不可能。不過,在商場上使用英語與人溝通時,並不是自己單方面傳達就能成事。首先,對方應該會有質詢或反問,這時我們可不能拜託對方「請用那一千五百字說明」。

此外,通常聽對方講話的機會比自己說話的機會來得多。事實上,以留學生來說,坐在教室裡聽講的機會更是比自己發言來得多。在這種情況下,講者要使用什麼樣困難的語言,我們是沒辦法控制的。因此,聽英語這件事是困難的。

在商場上,情況更是嚴苛,因為只要稍微聽錯或誤解對方的意思,都有可能涉及重大損失。

況且,就算你能在一千五百字的範圍內傳達自己的意思,卻是冒著被對方評價為「字彙少、能力低的人」的風險。如果是這樣,還不如沉默不語比較安全。

「一千五百字應該可以應付」這樣的想法,是對於「工作實務上使用英語時是怎樣的場面」有了錯誤的假設。這種錯誤的假設不只發生在商業界,在一般英語的應用上也一樣。

還有人表示:「世界各地使用的英語,不是只有標準正確的英語。尤其在亞洲各國,使用『菜英文』(broken English)是很普遍的事。」這是事實。不過,若因此認為「說英語是簡單的事」可就錯了。其實完全相反。

「我自己用菜英文說,沒關係啊!」這麼想的話,確實開口說話比較沒壓力。但是,如果交談的對方也是說菜英文,我們就必須聽對方說菜英文,而這是非常吃力的事(每當我聽到印度人冗長而快速地說英語時,感覺身體好像要扭曲起來一樣)。為什麼很多人只想到自己要說,卻沒考慮到也得聽別人說呢?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我甚至會認為,這些人是不是從來不曾在工作上實際使用過英語呢?

一般來說,標準正確的英語容易聽懂,但不標準或不正確的英語是非常難懂的。以英語為母語的人比較能聽懂別人說的菜英文。換句話說,在使用菜英文的世界,反而必須具備高度的英語能力。

話說回來,我認為「全球語」的構想也不是完全沒意義,把它當作學英語的起點也不錯。若能先脫離「完全不會英語」的狀態,進入「某種程度上能理解英語」的狀態之後,接著就可以藉著看電視或電影,使英語的學習自然而然地進步。不過,我們都是從初中開始就學英語,早已不是從頭開始學習的狀態。「用有限的單字說話」這種方法,應該是用在英語以外的語言學習比較適合吧。

「全球語」的另一個效用,是讓人比較不害怕說英語。日本人並不積極,在課堂上也不常舉手發言。如果利用這種方式可以讓人開口、克服不說英語的狀態,那也就有其意義存在。

學習這種程度的英語,可以在網路上收聽「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的廣播(上網搜尋「VOA」即可)。美國之音的節目只使用基本單字慢慢播報,最適合初學者。不過,這種程度的英語並不實用,這件事我會一再提醒各位注意。
(推薦閱讀:三條線筆記術,學習英語好快速!

更多內容請見《進入職場才知道,學這些最有用:職場英文的重要性》

職場必備技能
〉〉創造談判雙贏的全新方法!
〉〉主管不說,但你一定要懂的事:電子郵件主旨明確
〉〉說出影響力:簡報內容要快很準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