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用藥,會殺腸胃道益菌而造成身體虛弱;可是不用藥,細菌已然發作,將奪取性命或產生併發症。所以用不用藥、以及用不用第一線或第三線抗生素,都是一門高深的藝術。(推薦閱讀:抗生素殺菌的真相

一般而言,如果不是太強的抗生素,即使服用一個月對身體的傷害都很有限。不過一般人容易誤解一點,就是抗生素不是一吃就一定要吃十天以上,這得視狀況而定。

如果有中耳炎、鼻竇炎、泌尿確定感染……等等問題,就一定要吃足天數;如果只是預防性投藥,為了防止可能的後續感染,經觀察沒有被感染跡象,當然就不用一直吃抗生素。另外,健康的人免疫力夠,細菌並沒有滋生的溫床,其實不太會製造出抗藥性細菌。

反之,體質虛弱者,比如中風臥床或嚴重糖尿病,免疫力不夠無法殺死細菌,卻仍然一直使用抗生素,抗藥性超級細菌反而可能產生更多。

身體健康的細菌,事實上和我們一起活了一輩子,比如腸胃道的細菌、皮膚的細菌……等等。當疾病發生的時候,一個更重要的可能,是身體在這個時候變差了。

細菌、黴菌、病毒可能一直存在,即使用了抗生素、抗黴菌藥、抗結核藥,都只是把病菌逼迫到血液循環不到或不夠的地方。

超級細菌如何產生?實證醫學有許多盲點,充斥很多找證據支持自己想要的結論的假科學。比如,以前切了一堆婦女的甲狀腺治療亢進,後來才逐漸清楚亢進可能自行緩解,直到近十年來才改由藥物當治療的主軸。雖然實證醫學是目前最進步的科學方式,縱使可以找到很多證據支持其所堅持的潮流見識,但以實驗為基礎、缺乏一貫的核心思考、沒有真正的骨幹、沒有能量觀點,註定了這類醫學的不健全。

用抗生素殺細菌,就是一個很粗糙的妄想。抗生素可以破壞細菌形成細菌的死亡,指的是實驗室把抗生素弄到細菌菌體,這個想法卻被擴大到「如何在人體使用抗生素」。

抗生素使用,應該要考慮三件事才是完整:

第一、選對抗生素。實證醫學支持的就是這一點。

第二、考慮血液循環的狀態。

第三、殺細菌的不是抗生素,而是免疫細胞。

在人體裡真正稱得上可以殺死細菌的不是抗生素,抗生素只是驅趕沖散菌叢。抗生素經由血液循環,細菌被驅散分隔開,最後免疫細胞、白血球、巨噬細胞把細菌吞噬消滅,這才是完整的思考。如此我們便有推斷的基礎,去理解超級細菌是如何被製造出來。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實證醫學提供抗生素可以殺死細菌這個錯誤基礎,所以醫師僅憑這個想法去使用抗生素,而不會考慮病患血液循環與免疫狀況。

缺乏能量觀點,就會缺乏這個考慮;缺乏這個考慮,在糖尿病、中風……等等因為長期住院而體質虛弱的病患身上,就會不斷用抗生素解決感染問題。真正的結果就是,超級細菌在醫院被製造出來。

因為,慢性病患的免疫細胞能力虛弱,根本無法消滅被抗生素驅散的散落細菌;即使再強的抗生素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因為抗生素根本不是殺細菌的,它只是建立細菌無法入侵的身體環境,再強的抗生素都只能達到驅散作用。

真正執行最後一擊,是消滅細菌的免疫能力,在重症慢性病患的身體裡,卻缺乏了這個能力。

正因缺乏最後消滅細菌的能力,細菌根本死不了;對這些病患來說,再強的抗生素都不能治好感染。一再使用強效抗生素,結果就是加速細菌適應環境的能力,產生抗藥性,進而形成超級細菌。

更多身體健康內容請看《氣的修正與療癒》
氣的修正與療癒

 

正確健康知識,你不能不知

〉〉氣血美活:經期前及經期階段的生活四關鍵

〉〉愛要怎麼做:女性的私處護理的七大疑問

〉〉疾病是才能:認識糖尿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