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曾經汲汲營營,作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但三年的生活下來,她想說,改變世界我真的累了,能改變自己已經很快樂。她還說,每一次轉職,背後都有一個你需要面對的人生課題;因此,重點不是換了什麼工作、換不換工作,而是你有沒有面對當下內心恐懼的勇氣。

每一次轉職,背後都有一個你需要面對的人生課題

我們聊轉職,說的好像是職場的事,但其實很多時候,都是和整個人生相關的事。譬如她在書中寫下的那句,「每次想要轉職時,背後都是有一個你需要面對的人生課題。」說得很玄,聽起來有些道理,讓人忍不住想往下探問。

回顧專訪上篇:最低限度的生活 專訪曾彥菁 Amazing:一年收入只有 11 萬,我是怎麼生存下來的?

關於這題,我很單刀直入地向 Amazing 發問,能不能給我們一個很直接的跡象──什麼警訊出現的時候,其實就是該思考離開的時刻?

「我覺得有兩個層面。一個是當你開始去想,『做這件事到底有什麼意義』的時候。比如我上一份工作是國際志工領隊,我過去有兩年時間做這件事是非常快樂的。它讓我可以深度旅行、交到世界各地的朋友,這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我一點都沒有任何的懷疑。」但是到工作後期,她開始產生很多疑惑:「譬如我會開始去思考,做志工,我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讓當地變得更好?還是我們只是一群人,像是透過消費當地的那群人,來得到一個做善事的滿足感?」

當時曾經感受過的意義,如今已經慢慢變質。而 Amazing 提醒了,當你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其實不是這份工作本身如何。工作並沒有變,但你成長了;它所能供給的東西如今已經無法符合你的需求。因此,如果你今天想要離開一份工作,不必急著否定自己,擔心被當作是草莓族;因為不是別人可以堅持你不能,而是你需要的已經不一樣了。

「第二個,我覺得就是身體健康開始出現狀況的時候。我後來要離職前半年,我整個左邊落枕得非常嚴重。當時我看中醫、西醫,嘗試按摩、電療法完全都沒有用。但我一離職,就立刻好了。那其實就是身體很誠實地在告訴你說,你不喜歡這件事,但你一直逼迫自己每天還是戴上盔甲,上那個戰場。」

她説,身體真的很誠實啊。有時候我們會靠意志力想控制、說服自己,我可以撐下去,我不是那麼脆弱的人,其他人不都做了十年了嗎?但你可能暫時說服得了你的腦袋,卻無法阻止身體反抗:「也有很明顯的,像我身邊有很多人是,他們早上起床,他就會想,今天又是悲慘的一天。那個就是一個非常非常明確的,你真的已經不行了的訊號。」

當懷疑的警訊燈亮起,她想說的那道課題,不是現在什麼工作最適合你,而是我們首先得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你要的是什麼?如果你還不知道,但我告訴你你要的不是眼前這個,而你敢不敢承認?

那些工作超過十年的長輩:他們追求的快樂,和我大概不同

在 27 歲那年選擇離開一份穩定工作,我問 Amazing,會覺得那是一個剛剛好的年紀嗎?

回想剛離職那年,她説,她還是很害怕社會看待自己的眼光:「那時候根本沒有名片可以跟人家交換,不知道要則麼介紹自己。難道我要說,我現在是一個廢物,我待在家裡嗎?」後來只能勉強提到,我現在正在休息,但說得都有些不好意思:「我怕人家會想,你都已經二十七、八歲了,你竟然不知道你要做什麼,那你前面的人生都在幹嘛?」

「但這好像是一個大多數人會選擇轉職的年紀。如果過了三十歲,我們可能會想說,我已經在這個職場投入快十年時間,我現在退下,是不是等於前面的成果都歸零了?」於是,那對她來說,似乎是一個很剛好的時期,去思考「在接下來我年紀更成長時,我到底要用什麼樣的姿態繼續生活?」

反之,沒有選擇在三十歲前轉換跑道的人,三十歲後可能大多也會選擇硬著頭皮繼續做下去;直到四、五十歲真正有財務自由時,才終於放手。在她待過的職場中,也有幾個這樣的前輩。我問她,是否觀察過那些堅持在同一份工作超過十年的人,身上會散發出什麼樣的氣質?

「他們如果可以繼續支撐下去,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們一直在變化。同一份工作做兩、三年,可能都會膩。所以他們會不停地去轉換自己在職場上的位置。像我們之前協會,除了行政,你要會行銷,要會培訓,要會帶團。」同時,你也要很願意不斷地去學習,去克服跨領域帶來的不熟悉感。

「可是同時,他們也滿辛苦的;我覺得他們也有一點點是用意志力在支撐。因為到三十歲以後,你身上一定必然會多一些管理職的責任,可能就不能像我們可以任性地離職就離職。你知道自己的角色跟分際都不太一樣。」

那麼,他們過得快樂嗎?

「我發現,對他們而言,快樂可能就不是像我們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他們每一段時間,可能都會碰到一個很大的關卡,他會在那段時間內非常痛苦、集中心力想辦法解決。但當成功跨過去以後,他們會得到一種自我成長的快樂。」對於一份工作產生使命感,覺得我這輩子就是要來做這件事的;將一件事當作責任,然後陪伴彼此成長下去。他們的快樂和你的可能不同。但不論何者,這些都是不斷選擇,然後對自己的選擇誠實的過程。

我想的不是要做什麼工作,而是我到底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於是,所有問題的總結,她總覺得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就是我們都該去思考,「你快樂的來源是什麼?」

離開現在的工作我會後悔嗎?換一個新工作以後,日子就會變得更好嗎?當有這些疑惑,說得很焦慮,但 Amazing 還是慢條斯理,説那一年,她想的不單只是「我想要什麼工作」,而是「我到底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譬如離職的時候,我就會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想到,其實我過去每個月會買新衣服、鞋子,但現在我不用去上班,就根本就不用這些東西。那我不需要這個東西時,是不是也代表我不需要做那麼多工作,去賺取那麼多收入?」

於是,先去想此時此刻的生活中,有哪些是你需要的,哪些是你可以捨棄的吧!「我也想到,我大多數快樂的來源就是看書,或寫文章,這基本上不太需要什麼消費。」少一點工作,但多出更多快樂的時間,是她選擇的生活。

少了那些責任,或者野心,開始變成自由文字工作者後,她更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其實真的很有限。同時,你也不會一直責備自己,為什麼都做不到。在認清這些事實之後,去找到一個喜歡的,可以做一輩子的事,同時也能養活自己。或者同時,它也能對社會帶來一點小小的幫助。

她説,這樣的生活很踏實呀。外在的自己與內在的自己,誰也沒有高估誰,彼此和平而相愛著。

而再從這個時間點往回看,當年志工 T 恤上印的那句「你就是改變世界的力量」,現在的她只想說,改變世界我真的累了,只要能改變我自己,就已經很不錯了。

繼續閱讀:專訪曾彥菁 Amazing:那年失戀後,我才發現自己在找父親的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