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護脆弱、對抗憂鬱,對陪伴者與當事人都是莫大的挑戰。試著釋放一些說/不說的選擇權,留給彼此多一點的空間,或許更有助於一段關係的維繫。

親愛的海苔熊:

我的他,是一位職業軍人。在還沒進去之前他是如此開心有活力,這麼有熱情的人。但進入軍中之後有非常多事情都要向現實低頭,長期在壓力之下工作,也沒有釋放的出口,久了卻引起了他的憂鬱情緒。

是的,他是憂鬱症患者,只是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很盡力去掩藏,不想讓我擔心,但他使用的方式只會換來我的不安全感,他開口告訴我的時候,我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對於這麼症狀毫無概念,但透過網路的資訊,書上的知識,終於建立起對憂鬱症的認知。(延伸閱讀:致陪伴自殺者的你:「他想結束的不是生命,而是痛苦」

我很難過他在和病魔纏鬥的時候極力避免與我接觸,或許是不想傷害我,我也相信他知道我一直被他關在門外,無法進去,他會擔心深不見底的黑暗連同我也一起吞噬了。

對於第一次認真處理感情事的自己,總是對他的一切摸不著頭緒,他不想說,我也就無法幫助他,他不想讓我陪伴,我也就只能先好好照顧自己。可是,不想被冷落的自己是想盡了方法想為他做些什麼,總是想更了解他多一點,想要打開那扇關住他心魔的門,把他從漆黑中拉出來。

一廂情願的想為他做更多,卻一直無法突破,久而久之連自己也累了,因為太專注在他,卻忘了好好照顧自己,搞得就像自己無形中也患了憂鬱症似的,開始對任何事情失了興趣,沒了溫度。

當我從這樣陰鬱的情緒掙扎著也需要向外求救,最後的方法卻也只能與他分開,這段無法得到回應的情感,是情人卻更像陌生人,我為自己設下停損點,結束了這一段感情。

讓自己自由,總是能看到更好的自己。

「嘿 可不可以  買你的不快樂
我們一起唱歌 一起牽手 一起聽音樂 好不好
把你的 不快樂 賣給我 然後抱一下 好不好」

這首歌是我還不知道他有憂鬱症的時候聽到的歌,單純的旋律卻蘊含著暖暖的關心,多希望他能讓我進去,給我那門的鑰匙。

因為這段感情,我認識了憂鬱情緒,付出了,對自己無憾也就夠了,讓自己慢慢找回久違的笑容。

我也是因為憂鬱症開始搜尋資料的時候才在網路上看到了你的文章,真的非常謝謝你,每次為大家點歌都有厚實的心理學觀點,幫助我更能釐清自己的想法,您如果有辦簽書會我會很想去的!

by 慕(點播時間:2018/11/10 上午 9:00:15)

親愛的慕: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們的故事,和一個相愛的人在一起,卻沒有權力分擔他的情緒,我想這種感覺一定很孤單,又很無力,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的不快樂,卻又沒有辦法做點什麼。就像是歌詞裡面說的:

「嘿 可不可以 買你一個鐘頭
  只是想關心你呀 要你知道 還有我在 好不好 」


圖片|來源

可是有時候,就連「關心」都是奢侈的,因為他不允許自己在你面前表現出憂鬱,但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情緒都可能會互相影響「傳染」[1],就算他的面具戴得再好再滿,那些隱隱約約流露出的黑暗,還是會讓你感到不安,你多希望能更靠近他一些,但是他很怕給你造成負擔,殊不知對你來說最大的負擔並不是他的憂鬱本身,而是他自己壓抑著那些情緒卻悶不吭聲。奇怪了,為什麼他明明很痛苦卻不告訴你?(推薦你看:250 天的憂鬱症日記!《親愛的我》「我們悲傷,因為我們深愛這世界」

  • 其中一種原因你已經提了,或許他怕把你也一起拖進那個無底深淵,對於那個深淵的苦,他了解得太多了,或許是因為體貼、或許是因為愛你,他只好獨自承受,可是他還是需要愛的,所以越是把你推開,他的憂鬱又更加深一層。

  • 也有一種原因是他覺得自己不值得 [2]。憂鬱症患者常常內心會有這個聲音:「我很怕給別人造成麻煩⋯⋯」,他們對於自己、世界和未來的看法都是負面、沒有希望的,因為「覺得自己不好,所以不值得別人對我好」,因為自己是糟糕的,所以任何人的靠近,都可能會「玷汙」那些人的心情。

  • 還有一種可能是他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3],既然都已經是「半死之人」,再多的幫忙和關心對他來說都只是徒勞無功、浪費力氣。他的無力和抗拒可能會席捲這段關係,讓你也覺得自己怎麼這麼沒用、幫不上忙。

心理學 OK 繃

如果故事重來,或是現在的你再遇到類似的狀況時,你可以怎麼辦呢?近年來我發現,憂鬱症像是使徒一般襲來的時候,我們真的只能「心存善念,盡力而為」,並且要小心自己的反應,不要成為對方的第二重壓力。說起來簡單,真的實踐起來其實是天人交戰阿!我列出一張表和一些注意事項,提供你參考[4]:

  1. 先照顧好自己:還記得前面所說的嗎?情人之間的情緒是會互相傳遞影響的,所以如果你的狀況不好,對方除了自己本身的憂鬱之外,還會感染到你的焦慮。所以,讓自己維持心情平靜,好好吃好好睡,光是這樣就可以減少你「傳」給對方的負面情緒了。此外,我們經常會把目光放在「需要照顧的那個憂鬱症患者」身上,而忽略了自己也是個「人」,也需要好好被善待。如果他不允許你幫他打傘,那麼你至少要先為自己撐起一把傘。

  2. 這個「聊一聊」,究竟是他的需要還是你的需要?有些時候我們是投射自己的「救世主包袱」到對方身上,以為他需要幫助、需要聊聊,卻忘記尊重對方也有「決定要不要說」的權利。憂鬱症患者(自己覺得)能掌控的事情已經很少了,倘若再被你一直追問(即使我相信你是出於好意),可能他連最後一點決定權都沒有了。所以這時候可以告訴他你有空的時間,他願意說也好,不願意說也罷,不過在那段時間裡面你都會陪在他身邊。這樣的一種允許,讓他覺得自己是有選擇的,說不定會讓他更想說出自己的心情。

  3. 尋求支援:以前我看到這個建議都覺得是屁,畢竟有些憂鬱症患者根本不想要看醫生或諮商,所以找人幫忙不是跟沒說一樣嗎?但後來我發現這裡的「支援」其實是「找人支援你」,就像是你點歌內容中說的「因為太專注在他,卻忘了好好照顧自己,搞得就像自己無形中也患了憂鬱症似的,開始對任何事情失了興趣,沒了溫度。」陪伴者也是需要「應援團」的,你可以找你的朋友聊、作一些讓你有活力、充電的事情,所以還是那句老話——先顧好自己。

關於「陪伴憂鬱症」,很多人已經知道不要說「加油」了,但可以說些什麼呢?有些時候和他們相處時,他們表現出來的樣子真的很讓人火大,又該怎麼辦呢?我在下面列了一張表給你參考看看:

狀況 原因 NG 回應 較好的回應
他很難決定要不要出門、買一個東西猶豫很久,你在旁邊等到很火大。 這是憂鬱症常見的症狀之一,可能是因為吃某些藥的副作用讓腦變鈍,也可能是症狀讓認知功能下降所致。 「還要多久?選一雙鞋子有這麼難嗎?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耶!」 「真的很難決定對不對?這幾雙都不錯,不過我們快遲到了你希望我怎麼幫你?」
他說要死,搞得你心神不寧、膽顫心驚,你當時幾乎是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還跟他開導很久,但隔天他卻對前一天的事沒印象。 嚴重的憂鬱可能會伴隨解離或幻聽(對某些時刻沒有印象,或是聽見有人叫他去死),所以在他發作時你跟他講道理是沒有用的。 「昨天我跟你說這麼多難道你都不記得了嗎?你不是還答應我說會去找工作?怎麼現在又反悔了!你這樣我真的對你很失望⋯⋯」

發作當下:叫他的名字,只要避免他死亡,堅定立場,並尋求協助。

隔天:「昨晚你狀況不是很好,所以我在旁邊陪你。」

他故意說一些話激怒你,或者是故意要討拍,一副什麼都不想做的「活死人」樣子,你整個很看不過去。 我們無法確定他的以死相逼究竟是真的,還是要討拍,不過憂鬱症患者的確會有時候想要測試身邊的人對他的關心。他們對於未來普遍懷抱著無望的感覺,所以當然會什麼都不想做。當你看不慣的時候,可能要想一想,這到底是他的人生還是你的人生?

「就不能夠振作一點嗎?」

「你用這種方法來威脅我是沒有用的,你想死的話就去死吧,我會去你的墳墓前幫你上香的。」

「我看你明明好好的啊?為什麼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我知道你很痛苦,或許我也無法真正理解你的痛苦,死亡可能這是你目前唯一可以想到的路了。如果你真的去死的話我會很難過。」

「如果你還不想工作那就休息一陣子吧,你覺得差不多可以了再開始工作也不遲。」

總之,除了「我想去死」之外,有時候他說的話、做的事都不一定是他的本意,可能只是受大腦激素影響,把它當小孩子說幹話就可以了(此連結將導至站外),認真跟他槓起來就輸了。當然這並不代表他不需要對他的行為負責,而是你選擇不被他的情緒起伏,影響你太多的心情。或許,沒有哪一種回應是百分之百完全有用的,但核心的概念只有一個:他的人生是他的,你的期待是你的。你沒有責任要讓他快樂起來、你也沒有必要為他的未來規劃,你只是基於你對他的在乎,給你能給的時間和陪伴。


圖片|來源

面臨生命極度的黑暗,自己的黑暗往往也會被勾動起來,當對方陷入壓力、不被理解、不被在乎的感受時,所築起來的那道高高的牆,也會讓你有類似的感受。當你覺得無力、想要再做更多的時候,或許有一種可能是,不再多做點什麼,就是最好的「做」了。

其實,我覺得你做得很好,在他不允許你照顧他的時候,你願意先好好照顧自己。就像你說的,或許你沒有辦法讓他找回自己的笑容,但在經歷了這段感情之後,你也開始練習找回自己的笑容。

感情裡面最無力的是,不是所有的「我願意聽」,都能夠換來對方的一句「我告訴你」,但當我們能夠允許對方有拒絕的權利[5],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焦慮,或許這樣的一種界線,並沒有辦法讓他的痛苦少一點,但卻可以讓彼此距離近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