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曾在年少時迷惘,不知前方的路要通往哪裡,卻渴望趕緊長大,好像長大了便知道方向「我是誰?」一直都是我們人生中最基本也是最難的問題,彷彿從青春期便開始自問。也許長大,不是身體變得成熟,而是當我們能夠好好地回答我是誰的那個時候。出發吧,讓我們開始尋找自己。(推薦閱讀:

跟孩子相比過於成熟、跟大人相比太過單純,這該死的矛盾,我究竟是誰?被世界孤立的孤獨者指南書《徬徨少年時》。世界上最難回答的問題,最折磨自己的問題,或許也正是此時此刻困擾著你的問題 :「我是誰?」(同場加映:

 KBS 從一九九 ○年開始推出「學校」系列連續劇,而《學校二 ○一五》的副標題是「 Who are you?」「你是誰?」讓我想起一九九五年的日本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我想起的不是主角碇真嗣跟怪物「使徒」對抗的場景,而是他不斷反覆問自己「我是誰?」的那一幕。(同場加映:

希臘神話中,人面獅身怪物斯芬克斯詢問每個路過的人:「早晨用四隻腳走路、中午用兩隻腳走路、傍晚用三隻腳走路的是什麼?」這是人類被詢問的第一個問題,只要答不出來就會被牠吞食。

這問題大家應該不陌生,答案是「人類」。很有趣吧,人類必須回答的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竟然就是「人類」。這謎題後來被伊底帕斯解開,他不認識自己的父母,失手殺死了父親,又娶了自己的母親,知道真相後承受不了心中痛苦而自盡,可說是充斥原罪與悲劇的命運典型。後來佛洛伊德援引此故事,創造出「伊底帕斯情結(戀母情結)」這個詞彙。

「我是誰?」是人類心中最根本的疑問。

在人生徬徨接踵而至的青少年時期,這問題更會如同炸彈般在心中爆開。青少年時期的我們,內在經歷著許多兩兩世界的矛盾衝突:未成年的世界對抗成年世界、家庭世界對抗外在世界、理想世界對抗現實世界、明亮正向的世界對抗黑暗負面的世界。

青少年時期就像是毛毛蟲變成蝴蝶的蛻變過程,必須歷經好幾次的蛻皮揮別「兒童世界」,破繭而出才得以來到新世界。必須要毀壞自己的世界才能跟新世界相遇,「自我否定」是這個時期的宿命。(推薦閱讀:

《徬徨少年時》一書,描述小孩走向大人的交界處必經的痛苦與煩惱,可說是青少年啟蒙指南。書中經常出現「世界」一詞,小說第一章的標題就是「兩個世界」,青少年時期最難熬的是,無法將自己歸屬於兩個世界的任何一邊,只能在邊界不斷徘徊。《徬徨少年時》敏銳地點出這種邊緣性的痛楚,給予溫柔的共鳴與撫慰。

辛克萊曾是個孤獨的少年。

在寄宿學校裡,一開始我就不受同學歡迎,也得不到重視。大家先是愚弄我,後來不跟我來往,他們視我為討厭的怪物,鬼鬼祟祟。不過我倒喜歡這個角色,甚至誇張地扮演著,把自己孤立起來。表面上,我總是一副男子氣概、一副桀驁不遜的樣子,暗地裡卻備受絕望和憂鬱的折磨。

這段話讓我想起學生時期的自己,不安顫抖卻又故作強勢的脆弱心靈。翻開書本,把我當成德米安,而你就是辛克萊。

《徬徨少年時》描述的故事是,第一次離開「光明世界」踏入「黑暗世界」的辛克萊感到十分迷惘,在與德米安相遇後,獲得覺醒的成長故事。書中描述的辛克萊成長歷程,不只是「變成大人」,還有尋找「真正的我」的過程。那麼,真正的我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每個人並非只是他自己而已,他也是無可取代的一個點,世界的現象在這個點上交錯相遇,僅這麼一次,此後不會再有。所以,每個人的故事都重要,都是永恆、神聖。人只要活著,並履行大自然的意志,他就是一種傳奇,值得佩服、尊敬。

是的,即便是其貌不揚、令人不快的怪物,也是值得佩服、尊敬的存在。

親愛的,逃離少年世界卻還來不及進入成人世界,只能焦躁地來回踱步的你,別忘了,你的心中擁有著「重要、永恆、神聖」的故事。讓我們聽聽你的故事吧。

讀過《徬徨少年時》的人應該都忘不了「阿布拉克薩斯」。如果只能從這本書中挑選出一句名言,大概十個中有九個人會說出這句:鳥奮力衝破了蛋殼!這顆蛋是這個世界,若想出生,就得摧毀一個世界。這隻鳥飛向上帝,這個上帝名叫阿布拉克薩斯。

不管讀幾次,這段文字都令人驚豔。然而最近重讀《徬徨少年時》時,吸引我注意的卻是德米安母親的教誨:人們必須找到自己的夢,這樣一來,這條路就會變得輕鬆許多。不過,沒有一個夢可以永遠持續,每個夢都會被新的夢取代,我們不可以想要緊抓任何一個夢。

現在的社會是「無法給予青少年夢想的社會」,然而當青少年被問到夢想是什麼卻回答不出來時,大人又會扳起臉孔說:「年輕人就要有夢啊!」夢想,夢想,夢想!都是夢想的錯。(同場加映:

有兩個年輕人,其中一位小小年紀就能明確且自信地說出:「我的夢想是成為頂級廚師。」另一位則害羞、彆扭地說:「我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夢想是什麼。」我將擁有確切夢想的前者稱之為「箭頭派」,還不清楚夢想的後者稱為「紙船派」。

能在年少時期擁有確切的夢想,當然很不錯,但也不表示所有人都應該要有堅定不移的夢想。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的經驗不斷累積,社會也發生轉變,就連夢想也可能有所改變,因此過度執著於年輕時期的夢想,不見得會讓自己展翅高飛,甚至稍不留意就有可能一生都被束縛住。(推薦閱讀:

就這點看來,夏娃夫人的建言是非常睿智的。有夢很好,夢想賦予我們走在這條無趣路上的意義。但是夢想並不是永恆的,必須要根據自己的成長用新的夢想繼續補足。人生不必像個箭頭直直朝著目標衝刺,也不要像艘紙船浮浮沉沉,不知要漂往哪個未知的目的地。要像是行走在蜿蜒的山路,穩穩地往上爬,每登上一階,高度就會有所改變;一面繞著彎,一面欣賞眼前從山腳下看不到的風景。

看起來像是爬上眼前這段階梯就是終點了,然而爬著爬著又會出現新的階梯。看似渺茫沒有盡頭,卻也樂趣橫生。

再度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我是誰?」當突然被問到:「你是誰?」時,有些人會說:「我就是我啊,還能是誰。」這個有些不耐煩、有些俏皮、甚至平凡無奇的回答,或許這才是最核心的答案。

是啊,我就是我。跟誰都不一樣,有我自己個性的存在。成為大人,不是賺錢、汲汲營營於名利地位的象徵,而是尋找「真正的我」的過程,不是嗎?

一個成熟的人沒有任何職責,除了這個:尋找自己,堅定地成為自己,不論走向何方,都往前探索自己的路。

當你動身前往「探索自己的召喚旅程」時,《徬徨少年時》有許多賢明的通則,可以作為你前進的參考路標。除了我引用的文句外,希望你能找出更多有如寶物般閃閃發光、屬於自己的覺醒。這本書是站在新世界面前,即將打破稚氣幼年的殼、找尋「真正自我」的你應該擁有的最佳指南書。(推薦閱讀:

人生不必像個箭頭直直朝著目標衝刺也不要像艘紙船浮浮沉沉

不知要漂往哪個未知的目的地

要像是行走在蜿蜒的山路穩穩地往上爬每登上一階,高度就會有所改變

一面繞著彎一面欣賞眼前從山腳下看不到的風景

看似渺茫沒有盡頭,卻也樂趣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