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的誘惑》韓國導演朴贊郁繼復仇三部曲後的新作,闊別影壇七年,朴贊郁以《下女的誘惑》再探情慾深層,陰謀、慾望、謊言背後,遊走出另一條不同於原著小說《荊棘之城》的視角。作者 Nicolas 的精彩影評,帶你細看畫面背後層層的交織意涵。(同場加映:【臉紅情慾片單】六部必看情慾電影

朴贊郁的作品主題一向圍繞著各種原初的慾望,配上個人風格的畫面處理,使得他的電影一直以來都能同時抓住注重藝術性的影評和注重娛樂的大眾的目光,《下女的誘惑》也是如此。

但這並不是說朴贊郁刻意迎合大眾以取得亮眼的票房,對他的電影來說,主題和風格是密不可分的關係。除此之外,闊別韓國影壇7年的朴贊郁,儘管未能在坎城三度奪獎,但這位頂尖的東亞導演再度向世界展示了他的揮灑自如、他的電影結構之嚴謹、格局之宏大、層次之深遠。


《下女的誘惑》的主視覺海報看起來就非常肉慾縱橫。

《下女的誘惑》借用了 Sarah Waters 的布克獎提名小說 Fingersmith 作為故事主軸,將背景從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搬到1930年代,尚在日本統治下的韓國。故事敘述出生在社會底層,被小偷集團撫養長大的女孩淑姬(金泰璃),應偽造大師藤原伯爵(河正宇)的邀請,參與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原來深居簡出的貴族千金秀子(金敏喜)繼承大筆遺產,而藤原打算利用淑姬作為內應,誘惑秀子小姐和自己私奔,侵占她的遺產之後,再將她拋棄。

對淑姬來說,伯爵提出的條件十分誘人:十萬圓,已經足夠她遠走高飛離開沒有希望的朝鮮,到一個全新的國度開啟新的生活。然而隨著淑姬和秀子小姐相處的越多,淑姬發現自己漸漸被秀子身上那股難解的魅力所吸引,生出一股想要保護她的衝動。在此同時,擔任秀子監護人的姨丈(趙震雄)似乎也對秀子有所打算,使得淑姬的情勢更為險峻。淑姬該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希望嬌貴的小姐能相信她,和她一起逃離這個充滿陰謀和謊言的罪惡之地嗎?又或者她該務實一點,完成藤原的計畫,棄小姐於不顧?

描述劇情的一開始使用「借用」一詞,因為 Sarah Waters 的原著主要著重在欺騙、真相、和身分認同等人際間的元素。但朴贊郁在這個基礎上用他多彩的畫筆,替故事塗上更豐富交織的層次。藤原伯爵和秀子的姨丈上月其實原本都是韓國人,然而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一個人要往上爬,就必須要拋棄自己卑賤的韓國出身,成為徹頭徹尾的日本人。

是啊,這樣的階級多麼殘酷,其源頭可追朔至百萬年前的非洲大陸上,公猴子為了鞏固自己的交配權所訂下的規矩。階級啊,在我們體內血液流動的年歲比國家民族在我們體內流動的時間還久,別人又有什麼資格責怪他們的選擇呢?

然而這樣對自己認同的壓抑和扭曲,造就了上月古怪的性癖好。他在豪宅內建造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圖書館,用以收藏他耗資千金從各地購得的色情小說,並且不定時的舉行讀書會,西裝筆挺的日本貴族們坐在木造的劇場式座位上,看著上月小姐優雅的描述西門慶如何翻開潘金蓮的玉門。廣角鏡頭捕捉了觀眾們一直保持著一樣的姿勢有如完美的模特兒,然而抖動的手指、抽搐的眼角都顯示了他們內心的激動,和藉由壓抑激動而獲得的快感。(推薦閱讀:

讀書會的壓抑氣氛和宅邸的風格都讓我想到賴希著名的《法西斯主義群眾心理學》,而當時日本雄壯的手臂正揪著無法抵抗的韓國。隨著故事的進行我們還發現,上月姨丈其實有性虐待的傾向,甚至阿姨很有可能便是被姨丈活活虐待死的。在他藏於地下室的刑房中,養著一隻巨大的章魚(是的,《原罪犯》裡的老朋友),那是上月深藏於心中,被抑制的性慾。

除此之外,他還努力將上月小姐訓練成性冷感的人。這無非是一種精神割禮,也是權力傾瀉下將女人的性徹底去主體化的最終結果。當藤原伯爵說「除非你享受與屍體交歡」時,上月亦不置可否。虐待是他個人的事,至於被虐待的對象如何,他則完全不在意。

然而,「對男女交歡冷感」等於「性冷感」,最終還只是異性戀的貧瘠想像。(推薦思考:性冷感有十種

在電影第二部分的敘事裡,我們從秀子的觀點,感受到她潛藏在冰冷堅硬的外表底下的悸動慾望,正一絲絲的被淑姬喚醒。和伯爵及姨丈那被階級與權力扭曲的慾望不同,秀子和淑姬之間的慾望是出於全然的互相關懷。儘管以社會的角度來看,她們之間的性是奇怪而無法接受的,然而在朴贊郁的處理下,片中三次大膽而直接的床戲所給人的感覺卻是健康而歡愉的。這麼一來扭曲的究竟是這兩個可愛的女性呢?還是社會呢?

為了本片所搭建的豪宅內部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圖書館、書畫室、小姐的臥房、都美得讓人想一再重遊,有效的將觀眾吸入這場華麗的慾念漩渦裡。道具的使用也十分出色,每個出現的物品都充分發揮存在的作用,除了推動劇情的進展、製造效果以外,意義又環環扣回主題裡,讓人不禁讚嘆朴贊郁操作道具的能力(如《親切的金子》中的豆腐)。美術設計也在坎城獲得了 Vulcan Award 的殊榮。

但本片最出色的還是要屬演員的發揮,金敏喜的表現完全令人屏息。從單純脆弱的大小姐,到顯露出陰沉的內在,到內心衝突,到被淑姬的保護感動、墜入愛河,金敏喜無論何種狀況下都能精準詮釋角色的神韻,同時散發出一股無法抵擋的神秘魅力。金泰璃則是個人就散發著和淑姬一樣的天真特質,雖然環境的惡劣使她心生惡念,但還是狠不下心來傷害別人。朴贊郁也在訪談中表示,金泰璃自成一格的純然演技,給淑姬這個角色注入更多活力和亮點。

而河正宇飾演的藤原,則是從一開始便維持著複雜的神祕感,行騙不只是單純的角色情節需要,觀眾可以感受到,河正宇即使在說著殘忍的話時,說不定也是在騙人,或許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結局,卻成功「騙」倒了另外兩個女主角?趙震雄的角色雖然不若其他人複雜,但他還是出色的詮釋了姨丈的壓抑與變態。

在淑姬的一個計畫裡,她和秀子可以一起逃往上海,遠離充滿創傷的朝鮮和日本。在溫暖的郵輪包廂中,她們享受彼此的肉體。然而郵輪外明月照著的,是一片漆黑充滿凶險的大海。或許她們就算到了上海,也無法逃過日本的追殺。

看完電影,戲院外的天空,也掛著和當時一模一樣的月亮,但我們上岸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