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海蒂不分類》,為蒙古裔德國新銳女導演首部編、導、演長片,大膽又細膩地描繪跨越種族和性向的共通人性,融合鄉愁、情慾和無以名狀的哀傷,加上一­絲危險的性感,一起看看愛人與愛自己間的模糊界線。(推薦閱讀:

「有愛都一樣。」

人們問起海蒂,你比較喜歡男生女生,你是同志還是雙性戀時,她會這樣回答。

《海蒂不分類》的英文片名為《Don't Look at Me That Way》,我一直想起蒙古那片黃沙浩浩蕩蕩,如海蒂回眸人世,還要瀟灑地說,我叫你別看我,你就別看。在我看來,海蒂不是不分類,只是,她喜歡做定義界限的那人。無論是在性別、或是關係上,都要做一個操控者。

蒙古女人的奔放不羈:我愛誰,就愛誰

海蒂是一名入住柏林的蒙古女孩,她很懂得如何以自己眼角的笑、年輕的玲瓏曲線,去變幻這個世界。她不是服膺規則,海蒂有蒙古女人的不羈與自在,性愛於她,只在乎即刻的愛,不在乎你是何種性別。

蒙古人住在蒙古包裡,一個蒙古包護住了一個家庭,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孩子就在裡面生活著,一個爐子烘暖一個家。晚上行房時,爺爺奶奶轉過身假裝沒看見,隔壁一個蒙古包,奶奶會自由來去。一個包一個男人,那是小海蒂認識的關係。

許多國外影評談論海蒂是一個在異國生活擅長利用自己身體優勢的女子,我看卻不然,或許是西方人看東方人海蒂的情慾自由,難免有些誤解。對我來說,海蒂不是要利用自己的性愛去取悅誰。她一夜情,教導異國的男子如何抬起腿、什麼姿勢更舒服、百無聊賴時一面抽著煙一面性交。她親吻了單身母親伊娃,去解放一個個苦悶的夜晚。她爬上伊娃父親的床,在與父親相仿年紀的男人身上,感受久違的高潮。

可是那女性的慾望,終究跟隨高潮後的空虛死去。

我能不能不愛你一輩子

你說她凌亂也好,你說她下流也好。我想,海蒂只是深信自己很強壯,身為一個女人,她很堅強,足以凌駕萬物。

回溯到六歲小海蒂身上的故事,她的父母早逝,除了奶奶的陪伴,小海蒂總是獨來獨往,有一次,一群男人,在海邊圍著小海蒂,小海蒂大喊,我什麼都不怕,我很勇敢。男人說,那妳證明看看、把手伸出來。於是小海蒂伸出了手,一道深深烙印在心裡的疼痛與煙疤,註定她要成為這樣流離的人。六歲的小海蒂,不斷地告訴自己,不怕、不怕。痛過以後,就沒事了。

延伸閱讀:擁抱你的內在小孩:面對負面情緒的三個練習

海蒂長成了這樣的大人,她身上沒有東方女人保守的痕跡,不擔心誰覬覦她的肉體,同時,她也不貪、更不要,一段穩定的關係。於是伊娃漸漸要賴上海蒂的生活時,她只想逃。無論作為一個蒙古人,還是女人,她都顛沛流離慣了,那張白白軟軟雙人床,任何陌生人,都睡不過幾個夜晚,那方餐桌,她為誰下廚幾次就要作噁。

依賴的關係,只讓海蒂驚慌。電影裡,那一直是一個太討厭的女人,想要的時候就要,不要的時候,用盡辦法也要甩開。她只為自己的愉悅負責,不想親吻後的餘溫,可是,我們怎麼能說,不願承擔一段關係,是她錯了呢?

推薦閱讀: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間?從音樂、電影談開放式關係

我愛你,能不能不要是一個承諾、一個海誓山盟一個必然得扛起對方人生的結果。

自由,是有能力遺忘

我想起伊娃父親,在白亮的過分誠實的飯店裡,叨叨絮絮面向人生,念誦的那首詩,以及他說,看你這樣年輕的肉體,我不再想佔有,我只要這樣遠觀著欣賞。

「自由,是有能力遺忘。」

面對眼前的激情,這個六十歲男人,竟只想靜靜凝觀。他說的那種自由,更讓海蒂墜落了,因為,從來沒有什麼能束縛她,可是為什麼她還是不自由呢?或許正是因為,有些什麼,在海蒂心裡,是真正過不去的。

這部片確實很曖昧,但我總會想,是不是我們活得太明朗。如果人生能有這種時候,不求解答,不需要確定,不必憑藉愛情之名生活,依然可以清醒地向前。人人都能是浮萍,順自己的水流,海蒂就不會活的像孤影伶仃的浮萍。

有人問導演,你為什麼創造海蒂這樣的人物。她只說,你只需要,感受人性裡的純淨,和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