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你會喜歡:

glove
我用它來抵抗生的寒冷
她放在桌上的那雙黑皮手套
遮住了第一個字母
正好讓愛完全流露出來
love

沒有音標
我們只能用沉默讀它
她拿起桌上那雙手套
讓愛隱藏
靜靜戴在我寒冷的手上
讓愛完全在手套裡隱藏

——渡也〈手套與愛 〉

這一次的分別果真就叫做永久
背著你流眼淚
背著你不時縱聲大笑
不經意又走過一遍
屏東東港不老橋
再也不能再也不能
我們再也不能一起變老
背著你淋雨
背著你跳舞背著你揮霍
背著你站在一棵樹下
不為什麼地就是很快樂
唯有快樂的時候可以肯定
你再也再也不會責備我
背著你背著你哀愁
哀愁我的快樂

——截至 背著你跳舞/夏宇

我只是想知道
你的城市是否和我的一樣
有四分之三的風雪
和四分之一的雨水

也許從來沒有
一句屬於我們的發語詞
我捺下一枚紅色指紋
不斷在明天
收到今天的退件

沒有一條通往你住址的路

——林婉瑜,〈我只是想知道〉

我們寫,寫不過生活。
無須羅列,你的身體比稿紙皎潔
比夏天熾熱。也無須看
那些看不見的人的臉色,
我們生活,而生活像情人的觸撫
雨水綿綿,濕潤我們的筆。

在這一刻敘事即開脫
即打馬、潛水、看月亮和吃西瓜
而抒情卻代表了我們
像東方人致敬:他們悄悄的掰下
一顆石榴的片片玉石樹葉。

我們綻開,開得比小火車快,
他們手牽手散步來著,
在五道路口鐵路,它們把欄杆放下
它們說:慢一些,慢一些,
喔我已心領神會,可是手中書卷
在江河湖海中策馬揚鞭。

輕一些,輕一些,
向生活過和正在生活的人致敬。
向農貿中被高高舉起的小茄瓜致敬。
喔,向你雨中的腳踏車致敬
它是快樂的。

別得了感冒,好生活
得為我們付診費。
雨停了不妨數一數我們的花蕊
上面有多少個世界
多少人已經噤聲。
我願意在這一刻聽見真實的蟬鳴。

——廖偉棠〈我們寫,寫不過生活〉

你若到過意外的天堂
會明白地獄本存在其中
一切都是齊頭並進互相攀爬的
枕邊不全是敵人
肩旁不全是愛人
遠方海螺的歌聲
從來都是喻意不明的

——鹿苹〈灰階〉

// 天堂中,總有地獄。快樂,都要感謝曾經悲傷。學會愛人,與不愛你的人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