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或許有一首情歌,老是召喚你的傷心。Damien Rice 將在五月舉行台北演唱會,他的歌不逼著誰好起來,而是陪伴我們飛翔、墜落。分手以後,該傷心的時候、該想念的時候,都不要試圖拒絕自己真實的情緒。(同場加映:

今年五月,Damien Rice 要來台北了,這個有你,有我,卻沒有我們的城市。 

他每一首歌,都好像冬天。知道 Damien Rice 是因為《偷情》這部電影,當時他唱了〈The Blower's Daughter〉,我們帶著很多微醺離開了電影,不清醒的相愛了。在《O》一整張專輯裡,我很喜歡〈Older Chests〉,唱著走過慌亂的我們,終究平靜地感謝一切。

用浪漫無畏戀愛,是世上最傻也非得做過一次的事。我們扮演著巴黎情人,在狹小的陽台上喝著紅酒、讓陽光佐以早晨的吻揉皺床單,我們拒絕所有朋友邀約、隨一片 DVD 或專輯發酵度過一個個舒軟下午。

當時的我覺得,有可以了解不完的你,你總是比想像再憂鬱、再深邃。救贖原來在關係裡最無用,當愛裡有了救贖,就像宇宙的黑洞,讓人破碎。有一種愛,是由兩個全然的負面情緒結合。我們的寂寞這麼飢餓,正好愛著。多像江國香織《甜蜜小謊言》裡那自私的戀人,用自己的想像愛著對方。

我寂寞的戀人,想要離開的時候,不想再讓人疼惜地致命的你,有傷害我的可能。後來的冬天,都沒有我們愛過的冷;後來的戀愛,也都沒有那樣疼痛。

Damien Rice 唱得很美:「生命中總有許多事會變,也有些事,是永遠不會變的。 」那一句“So pass me by, I'll be fine.”是最深沈的寬容。

你粗糙的鬢角、細膩的眼角,都成為一種記號,填寫在愛的紀年裡,座落為一具哀悽卻深刻的歷史。愛情曾經很危險,時間會帶走危險,留下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