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秋天的第一片落葉
是怎樣拋棄了自己的生命去親吻土地
濕氣裡的種子
以為自己是在溫暖泥土裡而努力發芽

我也是被愛的
被整個世界所愛
被日光所愛
被層層襲來的海浪所愛
被柔軟適合躺臥的草地所愛
被月光以白色羽絨的方式寵愛
被夏夜晚風這樣吹襲
幾乎要躺在風的背面一起旅行

雖然經常
孤獨地哼歌給自己聽
我是世界的孩子
有人喜愛的孩子

——林婉瑜〈世界的孩子〉

晴朗的你推遠了所有的雲
在你裡面感覺被打開
曬著一時的光

——葉青,〈光〉

我喜歡我是赤裸的
你,也是赤裸的
看著彼此,肥胖和瘦弱
而不嫌惡
我們的愛禁得起
一點幻滅的打擊
仰頭假寐
髮尾濕了,貼在臉旁
這時刻什麼都不想
水推擠著,簇擁著
感覺不到身體存在
可心愈跳愈快
閉眼時浮出腦海的許多心事
真是我所能負荷的嗎
想及此,疲累便一擁而上
還是趕緊起身
擦乾那些皮膚的淚水
穿衣,為寒涼的心保暖
時常
我們驅車,上山,流連溫泉鄉
心事在溫泉裡載浮載沉
最終通通流走
被泉水烹煮過的我們
離開後,醺然欲睡

——林婉瑜〈流連溫泉鄉 -北投溫泉〉

圈抱你 開花的肋骨
像一杯薑茶倒瀉下來
浸暖我 冰糖的夜
如果承諾是島 而不是飛走的鳥
我們決定重疊 把對方的時間混起來煮
煮成更加堅強的皮和肉
當兩粒肚臍 忍不住親吻
黑夜不再是背景
身體充滿了光 照穿影子的盡頭
誰都不再為了深深動情 倒數時間

——動情 ◎陸穎魚

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看它一點一點凋落。
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

——顧城 〈避免〉

// 每朵花都有凋零的時候,我們卻依然渴望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