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在法律上,化妝品會被要求進行動物實驗,以得知是否會對皮膚或眼睛造成刺激,但事實上,不僅傷害動物,也不能達到百分百的測試效果。一起聽聽 Dori 與我們分享對動物實驗的觀點。或許,我們對所用的商品保養品,進而能有更多反思。(推薦閱讀:

「一個國家的強大及道德程度,端看它對待動物的態度。」——甘地

有人詢問起“Me TIME”是否有進行動物實驗?這是一個好問題,負責生產的綠藤生機表示:「綠藤生活系列製作過程及成品都沒有做動物實驗 (因為直接用人體進行測試),關於原料,綠藤生活系列原料目前生產製造過程中也都沒有做動物實驗。」因此,臉紅紅與綠藤生機合作推出的私密沐浴露以及身體沐浴露,可以確定成品在製造過程,以及原料取得過程中,都沒有進行動物實驗,而在台灣的法律上,目前只有新的藥用化妝品,或初次用於化妝品的化學成分,必須通過動物實驗。

然而這到底是好是壞?我們該如何看待「動物實驗」呢?

過去在法律上,化妝品會被要求進行動物實驗,以得知是否會對皮膚或眼睛造成刺激,或是食用之後是否對健康造成危害,實驗方式包括將化學物質塗抹在兔子剃過毛的細嫩皮膚上,或滴入牠們的眼睛,以及強迫餵食化學物質數週至數月,測試所謂的致死劑量。即使這些動物在過程中沒有死亡,實驗結束後,牠們通常以悶死、斷頸或是砍頭方式被殺,而且過程中沒有使用任何麻醉。

然而,人們漸漸發現,除了過程殘忍之外,動物測試的有效性也是值得商榷的,不同動物對同一種化學物質的反應不一,兔子、天竺鼠、小白鼠與人類基因的差異,會誤導實驗結果。

因此,以動物進行安全性測試,無法100%保障人類的安全,科學家目前確實也無法證明,動物實驗的結果能完全適用於人類。其次,現有五千多種原料已通過測試,使用這些成分是不需要重複進行試驗的。

同時在技術上,現在已有超過四十種先進的非動物安全性試驗,只需要較低的金錢與時間成本,可以更準確地預測人類對化學物質的反應,例如人造皮膚(human reconstructed skin)、於試管內利用人體細胞測試,以及利用牛角膜的透明度和滲透性(BCOP)進行-對眼睛腐蝕性的試驗等。

數百家化妝品公司已經採行這些較先進的非動物安全性試驗,並有國際 「Leaping Bunny 跳躍的兔子零動物測試」認證,消費者也可以在網路上下載「跳耀的兔子全球購物指南」,以行動支持無動物實驗的零殘酷商品。

科技的進步已帶來更有效且人道的測試方式,動物保育團體近年致力於結束各種動物實驗,尤其對於化妝品業,展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全球性運動之一:讓美麗遠離殘酷運動(Be Cruelty Free),這是由國際人道社會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所發起,目前在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國,歐洲,印度,日本,紐西蘭,俄羅斯,南韓,台灣和美國推出,目標是結束全世界的化妝品動物試驗,2013年歐洲(化妝品最大市場)已立法禁止化妝品動物實驗,同時將販賣經動物測試的化妝品列為違法行為,印度、以色列和挪威已跟進,加拿大、美國、中國、巴西、韓國以及台灣正展開相關法律程序。

台灣的「讓美麗遠離殘酷運動」,於2014年由國際人道協會(HSI)以及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SPCA)合作展開,目標是「創造一個沒有動物會為化妝品而受苦及死亡的世界,推廣無動物實驗零殘酷的化妝用品。依靠大眾宣導提倡一個沒有動物會為化妝品而死亡的國家,並同時努力遊說立法委員推出化妝品衛生管理條例的修正草案,希望透過教育與立法來保護實驗動物的未來。」台灣的法律,目前大部分的化妝品不需要通過動物測試,但當有新的藥用化妝品(例如防曬乳,牙齒美白產品),或初次用在化妝品的新化學成分時,政府依然規定必須經過動物實驗。


(圖片來源:來源

除了向大眾宣導,以及推動進行立法,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也提供了「台灣零殘酷購物指南」,該名單上的產品都有在台灣販售,或是可運送到台灣,並且都沒有經過動物實驗,協助消費者支持零殘酷的生活方式。

然而,事實上化妝品的動物實驗,僅占全球動物實驗的冰山一角,藥物治療和化學毒素才是該項目的最大領域,以歐盟國家為例,過去每年用於動物實驗的動物約有1200萬隻,其中用於發展化妝品的動物約為2000隻,目前醫療領域依然倚重動物試驗,但也有醫生及科學家組成「醫生反對動物實驗團體」,遍布德國、英國、瑞士、義大利、希臘、以色列及美國,致力推行在學界減少或取代動物實驗的方法,亦有公民發起,希望從法律途逕保護動物:自2012年歐盟公民倡議法生效以來,由義大利公民發起的「停止活體實驗」請願活動,已經提出了三次的百萬人聯署,雖然日前歐盟執委會認為仍無法終止動物實驗,但將在2016年歐盟會議上檢討減少動物實驗的進展。

支持動物實驗的人們認為,這是為了科學進步、醫療發展、保護人類與動物免於疾病必須的途徑,而反對的人們認為,為了求知慾而侵害其他生命,是不可取的。我個人則懷疑,為了正向的意義,卻必須先進行殘忍的傷害行為,這個光明的前提還存在嗎?為了自己的慾望,以其他生命的痛苦為代價,真的沒有關係嗎?

人類的雙手,可以溫柔,可以殘酷,一念之間的差異是如此巨大,而操作動物實驗的人們,是否內心也充滿了負擔呢? 何況,現今人類面臨的最大生存困境,並不是疾病,而是我們製造出的汙染,是人類無上限擴張的意識形態。

在動物實驗能全面停止前,我們可以前往網頁,聯署支持終止化妝品動物實驗的「讓美麗遠離殘酷運動,還可以消費行動具體支持零殘酷商品,當每個人都往良善的意願跨出小一步,整個世界就朝進步邁出一大步,因此,你我有意識的選擇,非常重要。而作為生產的一方,我們更應該有意識地為自己的成品負責,盡力選擇友善環境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