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

樹趴在瓦片屋頂上
冬日的陽光
把葉子曬成貓
我對你的想念是假的
然而,一點點哭泣
是健康的,是健康的

——〈掛上電話〉孫梓評

// 可以想念一個人,都是健康的 

我們來了,夏天也來了
我們的腳步,可以溫柔也可以堅定
我們的聲音,可以優美也可以嘶啞
我們的拳頭,可以揮向天空也可以揮向不義
我們的心,可以是血的紅也可以是青草的綠
我們越過圍牆佔領這條街、這個廣場、這個堡壘
當別人把這裡當作提款機、當作傳聲筒、當作逃生梯
我們把這裡當作溫暖的搖籃,當作哺育稻米的農田,當作未來之歌的錄音間
我們歌唱,對,我們歌唱
我們用歌唱佔領一個原該屬於我們的國家,原該保護我們的政府,原該支持我們生存的殿堂
把它從墳墓變成子宮,從垃圾堆變成果園,從地獄變成天堂
甚至我們不奢求天堂,我們垂下眼睛,把這裡當作自己的家
今夜,原不相識的你我,在這裡多元成家
今夜,我們甘願做愛的暴民
就像五二0訴願農民那樣的暴民
就像六四天安門學生那樣的暴民
就像把美麗島當號角的那樣的暴民
就像用野百合、用茉莉花改變世界的那樣的暴民
就像以自焚為武器的鄭南榕那樣的暴民
不過今夜,我們不焚燒自己
我們焚燒這嚴寒的冬夜
讓夏天一夜之間,來到我們眼前!

——鴻鴻 〈暴民之歌──聞318佔領立法院反服貿學生被媒體與立委指為暴民〉

// 像 318 那天,走上街頭,回家投票。

大家都忙著對表態這件事表態的時候
有人還是可以繼續對沉默保持沉默嗎?
逼那些沉默的人表態
就像是要那些表態的人閉嘴一樣——
那麼,如何在沉默之中表態呢
怎樣用表態的方式沉默呢
最可疑的是當那些一向超愛表態的人突然沉默了
那些習慣沉默的人都紛紛表態了

世界就一定怎麼了

——表態 ◎鯨向海

我們遭遇到同一場暴雨
連靈魂都濕透,明瞭這些路途並沒有捷徑
你試圖將我的疼痛都裝進自己的身體
我也想替你走完這遙遠的路途
但我親愛的戀人,我們都只能知曉各自的疼痛
有些話一出口便是荊棘埋藏在必經之路
有些話像是吻深深地印在心中
有的時候我們學會談論天氣與寒冷的衣物
學習靜謐的神看著大地被白雪覆蓋
我能夠陪伴你走過一切但無法替你
經歷這冰冷的雪國

——節錄至宋尚緯 這些無法替你走的路


(圖片來源

你挽著我的手像朋友
喜歡對我說那些
令你傷心的事

說的時侯你靠我很近

你也真喜歡靠著我
讓別人誤以為我們是戀人
也讓我誤以為

有些線是看不見的
看不見於是也無法跨越
不小心踩到的時侯
聲音會變成灰色
原本能輕易理解的
變得無法理解
例如

你的眼神
無意碰我手背的指尖

我知道,有些善良不一定溫柔
就像有些手適合握緊,有些
適合錯過

有的時侯你的溫柔比芥茉更殘忍
喜歡從背後看你
帶你去一個無人的城市,走長長的路
你彷佛就要轉身
彷佛就要看見我

——位置 ◎任明信

// 有時候,你的善良是一種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