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旅行的人,多半有著深愛流浪的靈魂,流浪的時候,我們看似不停出走,其實是一次又一次耐心地讀懂自己。作者九萬分享在旅途路上,遇上另一個相似的靈魂,兩個深愛流浪的人,有了一起的可能。「一起」的意義不是誰為誰停留,而是兩個人一起攜手向前走。(推薦閱讀:

「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辦法再像以前一樣,長時間的在外頭不停地前進了。我指的,是旅行這件事。」在電話另一頭的她說,「妳不會有這種感覺嗎?」坐在馬其頓的沙發主家裡,我一邊吃著他媽媽去度假前做好的、冰在冷凍庫裡的紅莓巧克力蛋糕,一邊思索著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有的時候會累,如果在路上遇到了對的夥伴會想要多做停留吧?但至於無法前進,目前是還沒有這種感覺。」語畢,又咬了一口手中的甜食。(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來源

回憶起第一次急切地想要一人背包旅行的那段時間,這樣的「行為」被稱為流浪、壯遊、出走。曾有人問我有這樣的渴望是不是想要自我放逐,但其實當時只是很單純的想要去別的地方晃晃,沒有非得要為旅行賦予意義。(推薦閱讀:

也許真的有在追尋什麼看不見的事情,可這是出去跑了幾個國家,繞個幾圈就會得到答案的嗎?我沒有什麼概念,即使我的確是在好幾次的離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我要找的一直都不是哪個問題的解答。

那又是什麼呢?

從過往想要去什麼新的地方都在期望著另一個人可以一起行動,到後來單獨買了機票、車票就決定下一個目的地。看起來好像天生就是這種個性,卻也是花了一番工夫才學懂如何在這兩種狀態間轉換。我知道自己一直都擁有義無反顧朝目標前進的能力,卻從某年某月某日開始變得害怕為任何人做停留過去我已經花了太多時間在等候,於是我讓自己習慣獨自向前,縱使潛意識裡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所嚮往的,還是有那麼一個人可以一起走那些未曾走過的路。

我繼續著一個人的旅途,數著那些過客,計畫著下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以為可以一起往未知前進的人根本不存在於這輩子裡。然後,在某次旅行中,有個人出現了,而且是毫無預警的,更突如其來的是他對你說,「我們一起吧!」(同場加映:

「我・們・一・起」—— 短短的四個字,卻是如此動聽。

「我也是一直希望有那麼一個人可以和我一起走過世界的每個角落,這是吸引我的首要條件。」他說。

我有點慌了,因為這些年來遇見的,是我以為可以一起肩並肩,對方卻絲毫沒有意願的人;是以為可以一起走下去,卻在試了又試之後,還是不得不將對方宣判出局的人;還有那幾個偽裝著和我臭味相投,卻根本毫無誠意的人。我有點慌了,因為我不曉得眼前的人是不是值得讓我停留的夥伴。我有點慌了,因為我已經開始以為這樣的人不存在,而過往有對象時,大多是一個人說了算,另個人遷就配合;在對自己都還不甚了解時,把每一次話都說不清楚的爭執稱為磨合。

然而,在我還在觀望時,有種不知道打哪兒來的踏實感忽地竄進了心裏,接著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也許這一次,一切都準備好了。」(推薦給你:讓直覺帶你到更遠的地方:「你不需要看到整個樓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因為在獨自前進的這段時光裡,我學會誠實的面對自身所有優點缺點和喜惡。我知道自己累和餓的時候,脾氣特別的差而且無法控制;在金錢拮据時,可以連續幾天只吃白土司配簡單的火腿片裹腹;明白自己已經過了狂歡整晚喝到隔天宿醉的年紀了,更不喜歡徹夜未眠的疲憊感;曉得自己搭長途車的極限是11個小時,也可以在沒有事先規劃的情形下把旅程玩得很精彩。一個人旅行讓我更瞭解,在不受到他人影響的狀況下,「我」是什麼樣子的。​


圖片來源:來源

於是在好好享用過百分百的自由後,我才終於學會兩個人要怎麼一起飛翔。而「我們一起」了以後,也才看見在過往每段關係中,我是如何不自覺地自私著。這才發現,原來一直以來我要的,或是「我們」要的,不是誰為誰停留,而是可以一起攜手往同一個方向前進。

這才知道,原本以為錯過的人事物,都只是在幫助我們到達今天的位置。這才知道,當我學會了和我相處,把自己帶到最好的狀態,利用旅行的過程完全看清、接納並真心喜歡自己的各種樣貌,那些真正屬於我的就會在最好的時間出現了。(推薦閱讀:

這才知道,原來在我們遇見彼此之前,需要找到的,是一個完整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