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大選後,台灣新政前進國會,劇場導演謝淑靖回顧政治十年下那些我們口中的五六年級生,也曾懷有抱負。直至今日,政治慢慢變成全民的語言,那是一個個世代拼搏下來的民主。(推薦閱讀:

五年前,我與台北愛樂劇工廠以民歌為題,創作了一齣音樂劇《十年》,講述民歌時代的五個好朋友,在畢業之際許下對未來的夢想,而在面對國家命運(中美斷交、退出聯合國)轉變之際,年輕的力量如何在迷惘中,繼續前行。

首演之初,心中相當感慨,好像那個充滿理想,年輕人大聲說夢、用力衝撞體制的年代不再重現。我自問我輩的年輕人,能不能像當年的五年級生,沒有路就走出一條路,直到現在成為挺住社會的棟樑呢?那時我跟很多人一樣,也用了「草莓族」來看待年輕人,接下來的幾年,才發現草莓不是脆弱,而是一顆顆充滿熱血的心。

隨著這齣戲年年加演,這個時代也展現了改變的力量,一開始是從北非開始延燒的茉莉花革命,展現了網路和人民的力量;然後是台灣的大埔事件、關廠工人事件、洪仲丘事件,種種社會不公激出了人民內心的正義。2014 年的三一八太陽花學運,更是震撼了全台灣的人心,年輕人用勇敢跟理念站出來,宣示這個快要歪斜的國家,將由我們來扛。

2014 年更名為《微風往事》的民歌音樂劇在南海劇場連續十一場的定幕演出,最後一場就在11/29九合一大選開票的那一天。那一夜,我站在台上說了謝幕的感言,那一刻,戲裡在 1979 年喊著開放黨禁,戲外人民用選票對抗黑箱政治。台上台下所有的人好似都站在時代的浪頭上,站在那改變的關鍵點,看見我輩年輕人從 22K 的鄙夷眼光中發出了吶喊,向這資源被不公平把持的社會發出怒吼的時代之聲,要爭取回屬於我們的生存尊嚴。


(圖片來源:來源

幾十年來,台灣活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藍綠光譜之中,好像這個社會只有執政黨跟在野黨這兩個選項。支持藍的就反對綠,支持綠的就反對藍,只要一選舉就大家選邊站,誰上了台就把持資源,其他人就坐在台下看戲杯葛。而這樣的模式,在這幾年被撞出了一個大洞,三一八之後,許多民間力量在集結,大家在尋求用更「合法」的方式進入立法院,用熱血跟策略要踹開舊政治的森嚴大門。(推薦閱讀:

在柯文哲以無黨派之姿贏得台北市長寶座之後,鼓舞了更多想要改變國家的素人參政,代表第三勢力的社民黨及時代力量旱地崛起,帶有宗教色彩的民國黨、信心希望聯盟也應運而生,形成歌手、導演、醫生、學者、律師、法師、牧師一起投入選戰的奇景。大家開始相信政治是一般人可以參與的,大家開始相信自己的訴求是值得被聽見的,大家開始相信正義是可以戰勝黑暗的。

就像柯 P 說的,政治是找回良心,公開透明,讓人民可以重新相信政府。我們家因為有外省背景,原本都是投藍,對具有黨國情節的家庭來說,不管社會怎麼變,支持國民黨本身不是一件錯事。錯就錯在,這個黨已經不是當年帶我外公叔公出來,節衣縮食誓言要打倒萬惡共匪的那個國民黨了。

當這些叔伯還在認真相信這個黨會用青天白日照耀他們的時候,他們早就在民進黨執政時,滑到對岸去跟共產黨手牽手,笑說當年真是傻,如今兩岸一家親,聯共制獨多麼理直氣壯,所有國民黨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衛中華民國的國號不被更動,就算掏空國家也是,炒軍宅也是。

話說,李登輝總統時代,將全民壓在戒嚴時代中的國民黨終於被本土勢力裂解,生出了新黨、親民黨跟台聯黨,後來國民黨的精神錯亂,真的不得不感謝連爺爺一家的兩岸破冰之旅。從此,就算去天安門看人家用多少飛彈對準台灣,也閱兵閱的理直氣壯,注定了國民黨背離台灣民心的軌道。一個在此地執政七十幾年的政黨,還一心想著要回歸祖國,到底要人民怎樣跟他搏感情?(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來源

民進黨在我過去的記憶中,其實也一直難脫「偏激」「悲情」這樣的形象,好像一上台就要提二二八,淚眼控訴國民黨的惡行。黨內四大天王也是誰也不讓誰,好像不投民進黨就是不愛台灣。還好在蔡英文就任黨主席之後,這一切也有了改變,她說國語,語氣理性平和,讓我們這些外省背景的第三代,好像較敢靠近這個政黨。雖然在三一八中,民進黨並沒有起到關鍵的作用,但是在市長大選跟區域立委的提名上,卻讓了很多位置給有理念的無黨籍素人。這樣的氣度,終於讓我感覺政治不只是一種分贓的藝術,而是有輪替換血的可能。

這次立委選舉中第三勢力的崛起,就更有趣,看到原本只有純藍綠橘的舞台上開始「混色」。延續三一八太陽花黃黑配色的時代力量,總是有民進黨的大老出現幫忙抬轎,代表白色力量的柯 P更是出現在任何的場合,打破了台灣長年以來的「顏色政治」。桃紅色的社民黨跟綠色的綠黨結成綠社盟,有花有葉,好像也為這片土地帶來了一點希望。親民黨跟民國黨的結合,似乎也像在宣告國民黨已有本土的接班人,可以安心退駕了。而從國民黨被退黨的楊實秋、紀國棟、李慶元等人,也紛紛出現在首都進步聯盟的舞台上,跟敵對了二十幾年的民進黨同台,真的出現另類藍綠和解的奇觀。

雖然所有的新政黨都宣稱站在人民那一邊,很多事情還需要檢驗,但是這些勇於放下原本專業而投身政治的政治素人們,卻也都帶出感人的力量,政治是可以被參與的,年輕人是可以影響這個社會的,這個社會不會永遠被某些人把持住。

柯 P 可以用管理醫院的效率與邏輯來管理市府,時代力量黃國昌是不是也可以用中研院院士的精神來研究法案?林昶佐(Freddy)是不是也可以用經營樂團的方式,將行銷台灣精神到國際?社民黨李晏榕是不是也可以用家事法律師的角度,去處理長照跟托育問題中婦女的困境?苗博雅是不是可以用廢死的人權角度去檢視這個國家中其他弱勢的權益?導演陳文彬又是不是能用電影人的角度,向政府傳達人民心聲?


(圖片來源:來源

新興政黨中有兩個人民參與比較低的政黨,是民國黨與信心希望聯盟,說人民參與度低,並非說他們的政黨支持度。緣起於新竹,有妙天信仰背景的民國黨,挾著年輕人的力量來勢洶洶,整齊有如大會操的民國黨黨歌,更是讓人感覺回到八零年代,那個萬眾一心的從前。這兩個黨,各有自己原本的支持者,有著他們自己的價值系統,雖然好像都以代表人民自稱,宣示著公平正義要給年輕人機會,但說真的,雖然「政黨」跟「信仰」都是有獨立價值體系的民間組織,但是本質上還是相當不同。

政黨因著共同理念而聚集,信眾卻只朝著一個共主聚集,共主怎麼說,信眾只有跟從的份,豈有忤逆或質疑的空間?若在黨內已是如此,又要如何代表更多人的聲音呢?而若是依循信仰的封閉系統,把教義當作民意,就離「民意代表」四字更遠了。而信心希望聯盟與同志之間的矛盾,也無對話的空間,形成另類的藍綠熱鬥,實在令人不樂見。(同場加映:

不過整體來說,這次的選舉除了總統票跟立委票之外,希望大家對政黨票能更加重視。多看政黨的理念與政見,區域立委的對決像是擂台,單一選區兩票制,選輸了也不代表他不優秀,但是你的另外一張票可以決定政黨的未來發展。


(圖片來源:來源

所有的政治版圖都在鬆動,所有看似鐵桿的都在改變,政治也不僅是專屬男性的權利,性別也要翻轉高低。小的時候,媽媽要我投誰就投誰,順從權威聽起來是個保護自己的好主意。但我漸漸長大,走進這個社會,學會選擇工作、選擇伴侶、選擇是否走入家庭,這些選擇天天都在發生。選舉也是一個選擇,選票代表的是一種思考,代表我們與這社會的關係,代表我們認同的價值。如果你手上有票,不要浪費它,這是我們與未來的一個約定。

「這個時代正在轉變,或許你就是那關鍵的一人,讓我們一起把理想變成現實吧!」——擷取自愛樂劇工廠《微風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