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人迷一起讀報!這一週,世界在討論什麼?前兩週,我們看年輕人對成功的共同焦慮;上一週,我們精選 Medium 上的議題「為什麼當年,我向強暴我的人道歉?」,這一週我們透過 TED 演講聊聊強悍有力的「天賦論」可能產生的排擠現象,如果你也是遍尋不著天職,內心懷抱著許多興趣的人,你並不孤單,這篇推薦給你!

「你長大後要做什麼?」
「未來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諸如此類的問題,從過去給孩子思考的可愛作文題,到高中的社會與自然的二元分組,到大學的選校選系,再到人生的職涯選擇,最終成為許多人晚上睡不著的夢靨。

不只亞洲對生涯規劃有「抓周式」的期待,近幾年西方盛行的「天賦與天職」說,讓我們深信著,每個人來到世上必然有命中注定的理由,而我們要做的,是窮極一生,找到我們的天職,發光發熱,才不負一生。

許多人總是懊惱著,為什麼對某些人而言,結合生命中的興趣與志業這麼容易,對於你而言卻這麼困難?你總是難以回答「長大後要做什麼」的問題,你對於許多事情都展現了高度興趣;你總是埋頭投入每個興趣,卻又再深入鑽研瞭解過後,感到無聊。

你對這樣的自己感到難堪,人們經常鼓勵你「專注」一點,你一邊走一邊迷惑,兢兢業業地提醒自己,最好不要偏離「尋覓天賦」的軌道。但這樣的一條路,讓你越走越挫敗,你覺得這世界似乎不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如果這曾是你的感受,那麼作家兼藝術家艾蜜莉·霍布尼克的 TED 演講,《為什麼你不見得要有一個真正的天職》,會讓你明白這樣的感受並不孤獨,你並不是沒有目標,只是被文化高度浪漫化的「天賦說」侷限了你天性自由的可能。(推薦閱讀:

世界本就不該只有一種樣板的職場追尋路徑,艾蜜莉·霍布尼克細細訴說,為想解放而不得解放,想自由而不得自由的人開疆破土,「親愛的多向分化潛能者,世界需要我們。」

追求你感興趣的事物,從來都不是浪費時間

艾蜜莉·霍布尼克於演講中提到自己的故事,她擁有廣泛興趣,她對每個興趣熱切投入時間、心力與金錢,也經常在瞭解透徹過後,她開始感到無聊,並且渴望投入下一個興趣。她問自己,轉換興趣的她,是不是浪費時間?

她不確定怎麼把如此廣泛的興趣轉變為職涯選擇,因為她無法只選擇其中一項;她也擔心,自己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她為何無法專注,是不是害怕自己的成功?(推薦閱讀:

世界上的天賦論述太過強悍,因此艾蜜莉·霍布尼克在 TED 舞台上站出來,述說屬於多向分化潛能者的敘事。世界不該排拒像她一樣的人,他們的人生不是一條天賦的康莊大道,反而如蛛網般密密麻麻,佈滿因興趣撒下的麵包屑。

「追求你感興趣的東西,不會是浪費時間,就算最後你以放棄收場。」

多向分化潛能者其實很類似文藝復興時期提出的「全人」概念。當時人們嚮往多才多藝,認為全人 Homo Universalis 是人類發展最好的狀態。一個人,可以同時是抒情詩人、地理學家、畫家、物理學家,可以盡力擴展對世界認知的維度。直至分工制度出現與完善發展,人們才開始轉而提出天賦說與崇拜各領域的專家。

這樣的人,沒有唯一天職,而擁抱著廣泛的興趣與工作。他們不滿足於自己單一的身份,他們把玩手邊的興趣,隨時將身份變形重組。

事實上,世界同時需要著專家與多向文化潛能者,專家與多向文化潛能者沒有孰優孰劣,反倒是美麗的合作關係。我們需要專家的深度探鑽,也需要多向文化潛能者的廣博思考。(推薦給你:

擁抱你內在的天性,世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職涯路徑

我一直深信著,世界上有多少人,就該有多少職涯的路徑。這是個標準答案垮台的時代,這是個百家爭鳴不再一家獨大的時代,這是個期待提出疑問而不只是回答問題的時代。生活在這樣時代的我們,或許也是必然辛苦的。

我們的世界快速轉變,洗刷掉前人的職涯痕跡,許多工作慢慢消失了,同時有更多工作的新可能正含苞待放。不再有人能告訴你唯一解答,可是我們同時也發現,找答案的過程,或許才是人生最有趣的地方。

我們不是耗盡一生尋找天賦,我們是窮極一生,但求對得起自己的本性。我們擁抱與生俱來的天性,發展出適切的生活與職涯樣態,這樣或許才是不負人生。

艾蜜莉·霍布尼克的 TED 演講如此溫柔地告訴世界與同伴,如果你遍尋不著別人耳提面命的「天賦」,成功的寓言與結構或許曾讓你驚慌失措,但請深信你沒有錯。請擁抱你內在的天性,不管那是什麼,你的貪心與好奇,將引領你跳進兔子洞後,找到為你人生量身打造的交叉點。(同場加映:

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是獨特的,世界這樣廣袤,擁抱與生俱來的天性,不用羨慕他人,我們學著對自己誠實,因為人生,從來只有我們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