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Bao 走出台灣後,遇見各種文化,終於知道根生的土地最黏人。她開始小島大歌計畫,她曾經在 2013 年入圍澳洲的「世界最棒工作 ─ 內陸探險家」。在那之後,她沒有停下腳步,用自己的方式,一直踏實而快樂地走在讓自己心動的道路上。(推薦閱讀:

見面的那個下午,BaoBao 和 Tim 剛從迪化街尋寶回來,帶著準備用來做印度料理與朋友們分享的各式香料出現。明明最不在地的澳洲人 Tim 領著我們在新舊氣息交融的台北赤峰街巷弄間鑽進鑽出,最後我們落腳一間名叫「Ilha Formosa」的咖啡廳,意外適合當作認識她和他的開端。

本名陳玟臻的她來自花蓮,近年來居住在澳洲,和在地製作人 Tim 一起作音樂。許多人認識 BaoBao,是因為她曾經在 2013 年入圍澳洲的「世界最棒工作 ─ 內陸探險家」。但許多人還不知道的是,在那之後,她也沒有停下腳步,用自己的方式,一直踏實而快樂地走在讓自己心動的道路上。

關於旅行,她想說的其實是…

一直相信自己上輩子是個遊牧民族,BaoBao 從未嚮往歐美的繁麗風華。心中那片不斷呼喚著她的土地,是蒙古。於是 22 歲大學畢業那年,她一個人坐著西伯利亞鐵路火車展開冒險。一路上和蒙古族人一起彈吉他唱蒙古歌,騎馬在一望無際的廣袤草原奔馳,騎駱駝越過沙漠、戈壁,晚上就睡在蒙古包裡。

旅行,讓她不斷重新定義自己的價值觀。讓她能反覆打開感官,把自己歸零並重新認識自己。

「原來所謂對錯,所謂貧富,所謂快樂,都是取決於己的,從來就沒有誰能告訴你標準答案,你腦中所存在的標準,不過就是來自於你的生活圈而已,這樣的過程裡,還帶著價值觀被推翻的不安,騎著駱駝跨越沙漠,騎馬奔馳大地,學會了過最簡單的生活,也學會只要河水不淹過車窗,就不用尖叫的道理。」

她慢慢成為一個柔軟但堅強,從不為自己設限的女生。「你越去體驗生命,它就會越堅韌,越去探索這個世界,它就會越寬博。」BaoBao 這樣說著。

從清潔人員到音樂工作者:擁抱每一個機會,更好的機會才會抓住你!

23 歲,她選擇到澳洲打工旅遊。找不到理想中和未來有連結的工作,只好先硬著頭皮當清潔工,卻誤打誤撞地被派到盛大的達爾文音樂祭幫忙,因而認識了許多音樂人,有機會開始參與各種大大小小的音樂專案。

這段日子的精彩和充實是她始料未及:為了拍攝一場演唱會的布幕設計,她在大洋路追逐日出日落;曾經終於在一片草原上架好器材,卻被三十多隻公牛在山丘上包圍,最後落荒而逃;有一回,甚至還客串了雪梨歌劇院的導播助理。後來她和 Tim 一起定下來,居住在沙漠中心,動輒開三、五千公里的車穿越紅土沙漠冒險,深入原住民部落,和曾經也過著游牧生活,睡在星空下的他們,一起錄音、一起為原住民陽光雷鬼樂團巡迴演唱會瘋狂。

BaoBao 笑說,「也許這就是吸引力法則。從這裡我學到,你的「機會」不會讓一開始就看起來是很好的,你要去真的運用它、發覺它,才可以把它利用到最大化。」

勇敢出走讓她不停往理想的自我更靠近一些;然而她從沒忘記她出發的地方,可愛的台灣。

在名不見經傳的小島國,發現台灣與世界的連結

「我下載了下雨的 app,每天當作搖籃曲聽,從毛毛雨到暴風雨都有,那時候聽著,覺得是可以藉此想念台灣的聲音。」當時住在紅土沙漠裡的 BaoBao 總這樣抒發她的鄉愁。而人在異鄉的她,也總神奇而無預兆地,在工作中、在世界上各個不同的角落感受到台灣與世界的連結。

在南太平洋一個好小好小的島國萬那杜,她和 Tim 一起用錫箔紙當反光板、砍竹子當收音架,拍攝了一部當地獨有的打水音樂電影。在當地遇見的長老在知道她來自台灣後竟然和她說:「我知道台灣啊!我們的祖先,都是從那裏來的!」在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島國,BaoBao 驚訝地發現了台灣祖先們的影響力,還有有別於東亞文化圈外,與這個世界的強大連結。


(在萬那度叢林裡,BaoBao 參與拍攝的打水音樂電影,2015年入選在國際最大的世界音樂博覽會 WOMEX 上映。_

2014 年年底一場澳洲世界音樂博覽會,更給了 BaoBao 很大的啟發。她看了一場精采的表演,發現表演者來自一個從未聽過的小島,接著她就習慣性地拿起手機開始搜尋,這個小島到底在世界的哪裡。

忽然之間她的心頭一熱:「如果今天站在台上表演的人來自台灣,那台下的觀眾是不是也會和我做一樣的事情,也會因此知道台灣在哪裡,想要了解台灣的文化,接著會去跟其他的朋友說:『嘿!我看到一個表演是台灣人、台灣的,非常有趣!』」說到這裡,BaoBao 就像回到那個情境一樣,眼裡有著靈光閃動。當時,她興奮的發現自己的專業和經驗好像都連結了起來。終於能為自己的家鄉做些什麼。於是,她要為台灣這個小島,譜出能被全世界聽見的歌。

小島大歌計畫:「這是我聽過最勇敢,也最啟發人的故事。」

或許是教育、或者是與中國糾葛的歷史淵源,讓許多台灣人對自身的文化理解過於單一。我們說「中文」、過著「農曆年」、浸淫於漢文化裡,被歸屬在東亞文化圈,然而卻忘了這塊土地上的文化其實一直多元如繁花盛開。

遙想台灣祖先,早在五千年前,便利用當時最先進的科技,造了船航向世界。從台灣出發,勇敢,帶他們航向世界上最偏遠的角落,最遠至馬達加斯加、復活節島、紐西蘭、夏威夷,航行距離超過地球圓周的二分之一;台灣,是南島文化的家鄉。我們的血脈早已在無形當中,與兩大洋上的許多民族產生連結;在那些國家,也都還可以找到當時的台灣人傳入的語言、音樂、食物和生活方式。我們的祖先篳路藍縷,為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改變。

「這是我聽過最勇敢,也最啟發人的故事。」

以台灣人的大移居為背景,BaoBao 和 Tim 希望能夠將世界地圖轉個角度,用音樂和影像牽繫起台灣和南島千絲萬縷的連結。第一步,他們將把在台灣東海岸錄製的音樂和影片帶到巴布亞新幾內亞、馬達加斯加等南島語族散布的國家,和在地的音樂家合作,讓南島和台灣的音樂文化有所共鳴,進而產生不同的火花。「就像阿美族人和毛利人的某些語言是相通的一樣!」BaoBao 迫不及待地,要將她每一次因為大洋文化和台灣文化的相似所感受到的觸動,透過小島大歌計畫傳達給你我。

承載故事的歌曲,是能夠帶來很大的改變的,BaoBao 一直這樣相信。舉澳洲原住民為例,他們原來都有自己的部落、自己的語言文化,然而在被白人掠奪土地之後,就從此失去了歸屬。「從這棵樹走三步,會遇見一個蜜蜂窩,……」。他們的歌成了回家的地圖。澳洲原住民如此流傳記憶給下一代,悠揚的曲調和古老的歌詞,成為了民族和土地緊密牽連的明證,音樂,是他們回家的路。(推薦閱讀:

小島大歌計畫,也可以解釋成一趟回家的旅程。BaoBao 和 Tim 要浪漫而踏實地再現台灣祖先們的大移居,把那些如珍珠般散落在大洋上的,源自台灣的文化用音樂重新串連成一條美麗的項鍊。

世界,就是她的學校

距離大學畢業、勇敢出走之後已經四年。對 BaoBao 來說就像重新又念了一次大學一樣,而這次,世界就是她的學校。旅行、跨出舒適圈之於她,早已不該是狹隘地自我滿足。從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什麼之後,再來就是將個人的需求拉高層次,到探索自己要如何做「對這個世界有意義的事」。

「如果真的要做一件事,我希望它跟我的國家有關,跟我可以發揮的能力有關,如果我的力量很微小,那我就找更多人一起,一個國家的力量不夠,那就找很多國家一起,一個產業的影響力不夠,那就跨界合作。」BaoBao 說的豪氣干雲。這大概是這四年來一直「在路上」帶給她的勇敢吧。

「越努力,越幸運。」訪談結束想起了這句話。有許多人羨慕 BaoBao 年紀輕輕就擁有這麼多不凡的際遇,但面對用盡全力追逐自己理想的她,真的會覺得,她似乎值得全世界的祝福。

她的夢想已經在路上:小島大歌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