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幸福》在一年之末勇氣上映,由珍妮佛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布萊德利庫柏(Bradley Cooper)主演。「你不要以為這世界欠你什麼,這世界什麼也沒欠你。」關於實踐夢想,我們總是少了一點行動,讓艾彼以心理學角度與你分享電影裡的三個態度。(推薦閱讀:

友善提醒:有部分劇情內容,怕爆雷的你歡迎先按收藏再回來補課喔

時間推到記憶最早的那一刻,你從哪些事情中獲得最大滿足?從哪時候開始,你心裡有一個還說不清楚的夢想,但它的圖像卻比夢還要清晰?也許在你被迫在現有職業選項、性別框架裡做出選擇前,你早已為自己的人生畫了一個清晰的藍圖。

只是你遺忘了。

或者,你沒有遺忘,只是夜深人靜時候,你不敢想起?還是,未實現的夢想變成惡夢,每晚讓你不得安眠?電影《翻轉幸福》的女主角 Joy 有過這種時候。我也有過這種時候。我看見的 Joy,不只一個發明家、企業家,她突破重圍地活出自己對生命的想像,絕對有資格被稱為「人生」的魔術師、實踐家。艾彼拆解出《翻轉幸福》中 Joy 夢想實踐的三個關鍵要素,與你分享!(推薦閱讀:

關鍵一:覺察

電影前後以大房子串起 Joy 的夢想,Joy 希望有一個大房子,可以讓所有的家人都住在一起,有一個「家」的感覺。有這一個終極目標引導著她,她才能夠在事業遇到困境、家人也不支持的時刻,為自己的新發明奮鬥。而發明,與終極目標相對下,就只是一個達成目標的手段了。

「你在哪裡?你要去哪裡?」永遠是我們看待生涯最基本的兩個問題,需要我們不斷自問。

不敢回憶過去腦中描繪的夢想、不敢想像未來,是因為對照目前的生活,我們嚮往的看起來太美好、太夢幻了。覺得不可能,是因為「你不知道從何著手」。當我們有能力說出自己未來想成為甚麼、仰賴甚麼維生時,就有了目標可以指引未來的方向,可以去問「如何到達?」此時,才能去持續檢視,知道「距離想要達到的目標還有多遠?」(同場加映:

關鍵二:勇氣

夢中,兒時的 Joy 告訴成年後的 Joy:「如果我們躲起來,別人沒看見我們,會比較容易。但躲久了會不會連我們自己都找不到了?」

當我們躲在過去習得的教條、規矩中時,只是跟著主流走,不會有拉扯、掙扎。一旦當你想要踏出去、成為不同、讓你的聲音被聽見時,你最親近的家人、朋友,可能會是你最強大的阻力來源。你挑戰的,是他們的核心價值觀,家人、朋友會以關心和愛之名強烈抓住「既有的安全感──你的現狀」,他們希望你以「不要改變、不要冒險」來回應他們。這時我們很容易出現強烈的自我懷疑,也會有人際情感快要撕裂的感受。

你需要勇氣,溫柔而堅定(難免火爆地)告訴他們你想做甚麼,最壞的打算是甚麼。如果嘗試溝通若無效,也許你只能和 Joy 一樣繼續勇敢的走自己的路,以行動來表達你跨出舒適圈的決心。

將周圍的話語都當成是幫助你成長、更堅定你的決心的來源。的確沒有人知道這趟不一樣的人生旅程會去到哪,也沒有人能保證最終能夠成功。唯一能肯定的是──走過這一遭,你為自己人生爭取來的自由就更寬廣了一些!除非你允許,否則沒有人能夠再以愛之名,但實為害怕冒險的恐懼來綑綁你了!(推薦你看:

關鍵三:堅持 

如果你能夠不間斷的保持客觀去覺察現狀與目標的差距,並且能夠做出相應的調整、路線修正,那麼就堅持不懈的去為你想創造的終極目標付諸努力吧!每一天挪出一些時間給你的夢想,不論時間有多短,都要像是你正在與你的夢想戀愛一般把握它。

Malcolm Gladwell 曾經提出一萬小時理論,所有專家都曾經在專長領域中浸淫超過一萬小時之久,擅長繪畫的人都能夠在日常生活中留意光影的變化;擅長發明的人都能夠在日常生活中留意所使用的物品如何能更好。擅長活出自己、創造個人風格的人,一定在生活中就經常檢視自己想要的人生目標與現在的差距、自己手中有哪些資源可以運用、並且毅然決然做出有利決策的人。

Joy 所處的時代,是人們(尤其是女性)無法夢想自由、勇敢不同、為自己而活的時代;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夢想自由、勇敢不同、為自己而活已經被「過度消費」的年代。這兩個年代相同的是,沒有人教我們通往夢想的路該如何前進,我們和 Joy 一樣徬徨、焦慮的摸索;相同的是,無論是哪個年代我們都需要靠著雙手去實踐,靠著雙腳去傳遞的精神。

我們都要在我們的人生裡,翻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