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喜歡說起愛,我們總是喜歡問愛裡頭條件究竟重不重要,我們總是喜歡去愛時自己的眼神,我們總是邊愛邊打破先前自己設下的所有規則。愛啊,或許就是這樣吧,我們反覆說了又說,卻總是找不出最好的答案。但我們渴望有這麼一個人,讓我們停止了無止盡地問,只想甘心地與他虛度時光。(同場加映:給最親愛的你

單身的日子很久了,算起來都可以用年當單位了。這期間妳也不是沒有人追,說真的那些對象有些也挺好的,會接送妳、會在半夜聽妳說說話、會陪妳逛逛夜市吃吃餐廳,甚至還有些人會陪妳去做他原本不會去做的事,舉凡那些妳很獨特的喜好,他們都願意改變自己去迎合妳,但那些獨特其實便是妳最平凡的生活,妳發現,妳並不喜歡別人改變自己來配合妳,就像妳也不喜歡像年輕時候談戀愛時,總是勉強自己變成對方喜歡的樣子。

周遭的人總替妳擔心著,時不時就來問問妳究竟喜歡什麼樣的男子,高高帥帥的?有才華的?成熟穩重的?妳總是說上一些不著邊際又膚淺虛浮的答案,因為妳內心等待的其實一直是個和妳相處自然、沒有壓力、偶爾嬉笑怒罵,那樣子平凡的人,這到底該怎麼說得出口呢,這麼模糊的心底話。(推薦閱讀:

「其實愛就是那麼膚淺又說不上來,真正吸引妳的從來也都不會是那些外在的條件,而是那些一起創造的回憶與故事。」

好幾年了,從大一那個青澀的時期,還記得某一次一起在基隆夜市吃了豆花,很冷的天,妳偷偷地勾起他的手,他沒有反抗,妳就以為你們之間有那麼一些機會,在搭乘客運跟他說再見前,妳鼓起了勇氣,心跳得好快好快,過了這麼多年妳都忘不了那個晚上妳有多麼緊張忐忑,妳看著他的雙眼說:「我好喜歡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嗎?」最後你們只是朋友。

又這麼過了好幾年,你們不常見面,但每次見面總能夠聊起好多好多事,這幾年你們各自交了幾任男女朋友,或長或短地,有深有淺地,唯一相同的事,你們都被最後一段愛情傷得很深,大概是能夠一起點起一根菸說:「我有點難以再相信愛情」,可是你們都知道,這一切都只是因為被愛情傷得太深、太痛,需要一點時間平復,有可能是需要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療傷。(同場加映:

所以你們說好了一起去旅行,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之前也有過與朋友們一起旅行的經驗,又是那個風光明媚的大學暑假,一起去了春天吶喊音樂祭,一起喝醉、一同逛了其實也沒什麼的墾丁大街、共同創造了去了四天每天都是在喝醉與聽音樂的青春回憶。

就這麼過了五年了,五年之間你們再也沒有一起出去,這一次你們說好了要一起出國,去那一個一年四季都炎熱不已的泰國,但你們不去海島醉生夢死、也不去曼谷感受繁忙與購物,你們選擇了彼此都期待很久的清邁,古城、慢步調、消費低廉、人群善良的好地方,說好了去那裡放鬆,一起放下彼此生活的煩惱與憂愁。(推薦閱讀:

在那四天裡,你們一天吃12餐,從路邊小攤的烤香蕉、炸香蕉,到夜市裡的泰式炒河粉與烤沙嗲串,以及每天都要喝上好幾杯得新鮮水果冰沙,穿梭在大街小巷裡,在每一個市集裡胡亂地走,買了一大袋妳最喜歡的紅毛丹、還每天隨妳的心情挑上好幾杯水果冰沙,有綜合水果、火龍果、香蕉、芒果口味的冰沙,總之每一種口味妳都好喜歡好喜歡,雖然他從一開始便提醒妳別喝得太過火,這些可是很容易鬧肚子疼的。

但妳想著,都已經難得到了這,怎麼說也不能放過呀,後來你們還邊走邊聊天的循著古城連續兩天走上20個小時,烈日當頭的,你們卻一路上嬉笑不停,雖然在第二晚就鬧肚子痛,但他卻趁妳昏睡的時候偷偷地幫妳蓋好被子,把散落一旁的東西通通收拾好,其餘的夜晚你們總是聊著彼此逝去的愛情、未來的想望、喜歡的音樂、生活上發生的大小事,認識得這五年,對於你們而言,好短又好長,很多時候你們彼此參與生活,但認真說起來卻也不常真正見面。(推薦閱讀:

在清邁那個異地,你們相處起來融洽,沒有壓力卻也自在萬分,你們沒有牽手,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就只是聊著天一起看著其他世界的風景,雙手合十進去每一間廟宇,在內心默默的許下一些什麼,彼此不過問,就像是有些秘密終究不能跟他人分享,但內心的平靜與旅行的歡喜,不用多言,兩個人的感受應該是如此的。

在最後的那一天,他開口問妳:「這個地方,妳以後還會想來第二次嗎?」,對於旅行經驗如此豐富的妳,卻毫不猶豫的說:「這地方如果有第二次、第三次,我都會想再來」,他也回過頭來看著妳說:「我也是。」

說著那麼多妳與他的故事,五年了,這五年妳過的不算太好卻也不算太壞,妳在深夜裡懷念起當年大一那個青澀單純的自己,義無反顧地說出:「我喜歡你」,就像是寧願失敗也不願不甘心一樣,傻傻的,但是妳卻無限懷念起那樣得自己。

五年後你們一起出去了,有了好幾個從早到晚相處在一起的日子,妳喜歡他在妳暈車時幫妳撩起瀏海擦點薄荷藥膏的時候,妳也好喜歡他偷偷地拍妳醜照上傳的時候,妳更喜歡他買了好多東西與妳在房間一起享用的時刻,就像是五年之後終於有機會又一起度過一些妳曾經奢求的平凡日子,可以一起看電視同時漫無天際地聊天的時刻,雖然妳總是說著:「這樣的狀態跟老人有什麼不同?」,但妳真的深深體會,妳要的是一個與妳過日子的人,而不是那些總要處心積慮製造驚喜的突如其來。(推薦給你:愛是你陪我看病,我看你衰老

愛一個人,條件只是一時的,真正渴求卻也近似奢求的,是尋得一個與妳過日子的人。

就算他一點也不喜歡聽妳喜歡聽的音樂、也不太喜歡看妳喜歡看的電影、也不是偶像劇男主角般的又高又帥、非但不是如此,還有妳最不喜歡的菸味、以及壞脾氣與急性子、身高只高妳少少的2公分 ,甚至很常堅持自己的主見與想法、更常的時候是揶揄著妳,但說不上來的,妳真的挺喜歡這樣的日子,那些條件在這一刻都不再重要,他的壞脾氣,妳喜歡著;他的急性子,妳喜歡著;他的嘴巴壞,妳居然也喜歡著,因為妳真的好喜歡好喜歡平凡日子裡與他的故事,如果沒有他,即便遇見了一個符合妳口中所有條件的對象,也好像少了什麼。(同場加映:

少了熟悉的相處與默契的眼神,有著什麼絕佳條件,都是枉然。

「我想和你虛度時光,比如低頭看魚,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離開,浪費它們好看的陰影。我還想連落日一起浪費,比如散步,一直消磨到星光滿天,我還要浪費風起的時候,坐在走廊發呆,直到你眼中烏雲,全部被吹到窗外。」——程璧《我想和你虛度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