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打綠《故事未了》演唱會結束了,這一次沒有螢光棒、沒有舞台特效、沒有舞者、沒有特別來賓、沒有點歌、沒有安可,只有音樂。一起拋下對蘇打綠的既往印象,迎接嶄新的蘇打綠。(推薦閱讀:用流浪的姿態去愛與恨!蘇打綠寫給你的冬天音樂日記


(photo credit:環球華語粉絲書

我們習慣了每一次不理解的聲音,但這才會是理解的開始;我們不害怕,非常樂見。有些嶄新,來自自我破壞的勇氣。-青峰

12 月 11 日-13 日,是蘇打綠一連三天的《故事未了》台北小巨蛋演唱會。如同第十張專輯《冬 未了》破天荒到德國以 LIVE 全程錄製般,早在演唱會開賣時,蘇打綠就在網路上溫柔提醒:「希望把你對蘇打綠過往的印象、想像或成見都丟下。唯有放下,才能接受全新的蘇打綠。」

事實上,這場演唱會不只是拋開蘇打綠印象,更顛覆了大家對一般演唱會的想像。11 日那一晚,我體驗一場沒有螢光棒、沒有特效機關、沒有華麗五感體驗、沒有特別嘉賓,只有蘇打綠與 60 人的德國交響樂團 GermanPops Orchestra 為歌迷演奏也演唱的純粹音樂。

還處在意猶未盡時刻,第二天夜晚青峰就在網路上寫下一段嚴肅的發言:「先謝謝每一個參與、鼓勵我們的觀眾。不過很抱歉要來說些醜話。這兩天,我們一直希望大家不要錄音錄影,事實上,這是本來就寫在票上的規則,而我們這個社會,老是對規則太『寬容』。」

三場演唱會在昨夜畫下完美句點了,但蘇打綠演唱會與青峰的發言效應,還在持續著。讓我們一起回顧蘇打綠演唱會帶給我們的三個震撼教育,翻轉那些習以為常的認知。(蘇打綠青峰十句生命語錄:清楚自己是誰,就不怕別人定義你

翻轉演唱會印象:回歸音樂本質,好的表演不需要裝飾

準備進場時,小巨蛋外的螢幕沒有任何訊息,走遍四處也看不見任何演唱會的相關看板。「好不像我們對演唱會一往該有的大肆宣傳、聲光效果的印象。」我和友人討論著。這是第一次,演唱會沒有人叫賣著螢光棒,我們也不需要再掏錢買讓人分心、干擾人的物品。

這次演唱會,比照演奏會形式,分上下半場,中場休息 15 分鐘。整場演唱會沒有螢光棒揮舞、沒有手拍的吵鬧聲,沒有特別嘉賓的橋段、華麗出場與舞台特效,更沒有舞者、點歌安可、慣例的青峰聊天時刻。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那是從沒見過的蘇打綠模樣(可其實就連蘇打綠自己也沒見過這樣的自己),更可能是觀眾從沒體驗過的演唱會模式。

但這何嘗不是為將來的演唱會開啟另一種可能?當我們選擇把「附加」的一切做到極簡,所有最好的都歸還給了音樂,一場「沒有多餘」的表演,只要專注音樂,這樣單一的力量簡單卻飽滿深刻。


(photo credit:環球華語粉絲書

「他們一定沒想到吧!來自那麼遙遠的樂團,竟然有那麼多人等著聽我們唱歌。」青峰話一說完,全場歡呼。也許這是第一次,台灣人展現高水平一面,沒有衝上前的歌迷,青峰在台下、席間走來走去,沒有人離開座位,只是坐定朝他微笑。一萬三千人,一起享受三個小時的純粹音樂,只用耳朵與眼睛,記住美好的片刻。

「能夠這樣做音樂,真的很幸福。」

謝幕時,蘇打綠向觀眾深深鞠躬,青峰感性說完這句話。身旁的阿龔,一手包辦樂曲裡每一個音符的他早已淚流滿面。這一場將德國交響樂團帶回台灣的演唱會,非常任性,非常辛苦,可是非常幸福。(跨界音樂家蘇子茵:如果人生成長的只有薪水,就不會有活著的感覺

當美好就在眼前發生,「快速複製」也無法取代

當然,有些文化的形成不是一夕之間就能改變。不一樣的模式,也產生碰撞期。儘管青峰笑著說:「剛剛有錄音錄影的人,請把它收好喔。」但對於多次屢勸不聽還責怪工作人員的觀眾,他說了重話:

「還是有那麼多人錄音錄影,完全對台上的人、對這些作品需要的尊重視若無睹、聽若罔聞,今天甚至有很多工作人員,他們克盡己職,對於一些錄音錄影的人認真勸導,但是卻遇到很多人,完全不予理會,被勸導時暫時放下,工作人員一走開又開始錄音錄影。當工作人員多次勸導,旁邊的人還嫌工作人員煩⋯⋯我想溫柔而堅定地對那些屢勸不聽,還理所當然的『複製者』說,如果這是你們的態度,你們真的跟蘇打綠合不來,請你們以後別再來了,因為蘇打綠需要的,是知音,不是花錢就覺得自己是大爺卻完全不懂得尊重的觀眾。你們,同時羞辱了自己與我們的努力。」

那一晚,我偷偷觀望四周,拿起手機相機的人是非常少數。我絕對相信沒有要惡意複製或不顧著作權的觀眾、認為花錢就是大爺的人。錄音錄影的習慣,來自我們被科技綁架、紀錄分享文化的養成吧。青峰話一出,引起許多歌迷的可愛反省:「錄音後發現,怎麼樣也無法重現現場的好音質。」、「其實只是想與沒能來到現場的人分享這一個難得的片刻」、「其實只是想要為自己保留一些回憶。」

青峰也隔日再度發言:「為什麼希望大家放下相機呢?因為活生生的生命在你眼前上演時,卻不用眼睛與內心去觀看,而透過鏡頭的分心,實在太可惜了!我們也想看見你們的雙眼,而不是被手機相機擋住真誠的眼神啊!」

這個世界存在著很多語言,但音樂卻常是最直通人心的一種。

什麼時候感受美好的事物,我們不再透過耳朵眼睛,而是手機與相機?這次的演唱會是一個很好的經驗,就學習記住那一刻交會的眼神、記得當下渴望傳進你耳朵與內心的聲音,別再分神拿起任何科技產品,就讓眼睛耳朵成為最好的記錄器。(推薦給你:眼睛看到的風景最高清!荷蘭博物館提倡畫畫代替拍照


(photo credit:蘇打綠官方粉絲頁


(photo credit:環球華語粉絲書

十一年來每一步都是自己:做對的事,就走在最好的路上

「我們的初衷很簡單,但要一直做到初衷不簡單:做出自己真心想做的音樂,唱給任何真心想聽的人聽。」

《未了》歌詞寫道:「推著上山巨石,親愛,薛西佛斯;不知道第幾次,命運,被他堅持。」那是描寫神話中的薛西佛斯努力推著石塊,每一次向前,都是逼迫自己抵達無限,專注在推送巨石時的力與美。還有普羅米修斯因為看見人類生活的困頓,盜火給人類使用,卻也因此觸怒天神,被懲罰:讓鷲鷹啄食他的肝臟,但每晚會長出新的肝臟,隔日再被啄食­。

「你的生活,有沒有什麼事,是冒著被啄食肝臟的後果,也想不顧一切去做的呢?有沒有什麼­狀態,像是負著巨石,卻樂於從其中找到美好呢?」蘇打綠說,我們有,就是做音樂這件事。


(photo credit:蘇打綠官方粉絲頁

一連三天的演唱會,蘇打綠為台灣帶來另一種娛樂以外的可能;當人們說著音樂越來越難做了,音樂沒有市場了,可也只有回歸音樂價值本身,才能激發更大的火花;十一年來,蘇打綠每一次都在推翻過去,畢竟我們一開始,就是被音樂吸引其中。

同時,也讓我們知道,有些事值得堅持,就不要怕碰撞;願意碰撞,就有可能帶來改變。當你清楚自己是誰,清楚自己做什麼、要什麼,你就不怕任何事。無論你是不是身在現場的人、無論你是不是歌迷粉絲,我們都該練習突破自己,成為更好的人,並學習看見聽見事物最純粹的樣子。(蔡依林演唱會重讀曾愷芯:你不會知道做自己需要多少勇氣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s all about MUSIC.」

在這個亂哄哄、速食的時代裡,我們期許有更多這樣的演唱會,不熱騰惹眼,而是守住初衷與本質發著靜幽的光芒。


(photo credit:蘇打綠官方粉絲頁


(photo credit:環球華語粉絲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