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寫在《風起》的退休感言,五十年來他的每部動畫都為社會議題服務,讓孩子能夠更自主的思考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世界。每一雙純真雙眼,都需要更動人的故事,去觸發新的世界觀。(推薦閱讀:

不管發生什麼事、不論最後有多少觀眾,我都不讓它們改變我的創作方式。

2013 年 9 月,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Hayao Miyazaki)發表睽違 5 年的新作品《風起》,同時帶來震驚全球的消息──72 歲的他宣布正式引退,不再執導長篇動畫電影。

我不會說自己是一位說故事的人,我只是畫家。然而,我相信故事所帶來的力量;它們能給聽眾帶來感觸、驚喜,最後啟發他們。——宮崎駿
I am not a storyteller, I am a man who draws pictures. However, I do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story. They can stimulate, amaze and inspire their listeners.

回首超過 50 年的動畫生涯,宮崎駿說:「我的初衷,是傳遞每個人在世界上的生存價值,從沒改變過。」

在《天空之城》、《龍貓》、《紅豬》和《神隱少女》等作品中,他畫筆下的世界往往充滿超現實的想像。從小看盡、厭惡戰爭空襲的殘酷,他反而將「飛行」轉變為喜悅和夢想的象徵,同時傳達對戰爭、環境破壞的不滿與省思。(推薦你看:

不被世界改變風格,反而用創作影響世界

「你永遠無法預料電影能打動多少觀眾,」宮崎駿分享創作心情。近年來,英雄故事和電腦科技成為全球動畫主流,他仍堅持手繪創作,畫出懷舊與單純的情感。

他笑說:「我總是告訴自己,不管發生什麼事、不論最後有多少觀眾,我都不讓它們改變我的創作方式。」

時至今日,宮崎駿的電影不但在日本創下票房紀錄,更曾獲頒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柏林影展金熊獎與奧斯卡最佳動畫獎,並入選《時代》雜誌(TIME)世界最具影響力百人、英國電影雜誌《Total Film》史上百位偉大導演第25名。宣布引退,不是「宮崎駿時代」的結束,而是影迷懷念他作品的開始。

「我希望能透過作品深入人們心底,那裡存在最自然單純的世界。」宮崎駿在多年前曾說道。如今,他的作品引起跨國界的共鳴,不啻是他實踐這份理念最好的證明。(同場加映:

同場加映》讓孩子迷路的宮崎駿世界

宮崎駿的動畫深深擄獲了全世界人的心。以他的動畫故事為主體的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讓所有參觀者就像故事主角一樣,意外發現這世界有一個充滿想像與趣味的地方。

當你走在東京都三鷹市吉祥通大道上,可以看到許多高大的綠樹,有一棟隱藏在綠樹之後的彩色建築物,就是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他是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實現夢想的作品之一。早上 10 點一開門,就已經排滿等著進場的遊客。

走進美術館入口,有一隻巨型的龍貓 Totoro 就站在玻璃窗後面,但這不是真正的入口,真正接待人員站在入口的右手邊。踏入美術館,你就像卡通作品的主角一樣,意外發現這世界有一個充滿想像與趣味的地方。

讓小朋友親身體驗

「我想要一個這樣的博物館,它很有趣但是讓人們自在,它可以讓人們發現很多不同的事物,它建立在一個清楚而不變的哲學,」這是宮崎駿對於美術館的願景。

這個哲學就是,「為了提供給小朋友一個有趣的地方,」宮崎駿的長男、也是美術館的館長宮崎吾朗指出,「很多人就是把美術館作為宣傳電影的單位,但我們不是這樣的想法,不是為了宣傳、做生意。希望走入美術館,就像走入一個電影的世界,一個能夠鼓勵小朋友的世界。」

這棟建築物本身就是宮崎駿的作品。宮崎駿在每一部卡通電影中都會有一個重要的建築物,電影的情節也會從這個建築物開始展開,例如神隱少女千尋闖入一個湯婆婆所掌管的世界。「我父親想要做一個真的建築物,故事發生的真正舞台,這就是他的作品之一,一個真正的展示物,」宮崎吾朗說。

美術館的精髓是在於讓小朋友以身體體驗一個有趣的世界。宮崎吾朗指出,或許台灣小朋友也是如此,成長於富裕社會的日本小朋友,經常沒有元氣,覺得世界很無聊。

為什麼小朋友覺得無聊?因為他們會說,「世界大概是這樣,我都知道了,沒有什麼我不知道,但事實上不是這樣子的。」他認為現代的小孩都沈醉於網路或是電視,只用頭腦而不是親身體驗人生,只透過虛擬認識世界的小朋友,某方面會失去平衡,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東西,都不是實際的,對他們並不是一件好事。

「這裡展現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不可思議、有趣、很美的東西存在。但是你自己發現、找尋、能夠享受其中,你的人生就會變成一個很美的人生。」

因此美術館的設計都是需要透過讓小朋友自己動手、走路、遊玩,才能體會。

迷路的驚喜

一進入服務台的空間,抬頭望天花板,有著蔚藍的天空和微笑的太陽,旁邊的蔓藤纏繞爬上天空,長滿了甜瓜、香蕉、葡萄,這是多采多姿的繪畫,還可以看到《魔女宅急便》的小女孩騎著掃帚在天上。

服務人員給參觀者的門票是由一張真實的 35 厘米的電影膠卷製作而成。走入美術館一樓,有 5 間房間,稱為電影的誕生空間。

它是宮崎駿理想的工作室,書櫃裡堆滿書,牆上釘滿手繪的插畫草稿,天花板吊著小男孩最喜歡的飛機模型,午後的陽光從彩繪玻璃照射在書桌上一張又一張混亂的手繪初稿。房間的擺設和氣氛,一切就如同有人使用的空間,只是畫畫的人暫時離開。

5個房間可以看到不同作品原始開展的原稿,對比著旁邊作成電腦動畫的母片,讓人感動著卡通動畫就從此誕生。

一樓的天井,有座透天的小花園,可以讓人小憩。爬上二樓有圖書館,擺著宮崎駿想要介紹給小朋友的童書與紀念品店。

隨著好奇心往前走

令人驚艷的是《龍貓 Totoro》裡的貓巴士正等待著你。你的心思曾因為龍貓裡的故事而飄向一個幻想世界嗎?想要搭乘貓的巴士嗎?在博物館的二樓,一個巨大的貓巴士真實地存在,許多小朋友興奮地尖叫玩鬧,從貓巴士的窗戶爬進爬出,或是踩在貓的頭上跳來跳去。

爬上屋頂的庭園,所站之處只是一塊小空地,四周長滿芒草。美術館公關今久江千廣帶我們走入被芒草淹沒的一條小徑,突然豁然開朗,《天空之城》裡的大鐵人赫然站在那裡。「我們並沒有告訴遊客,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如果他們有好奇心,隨著好奇心往前走,就會發現世外桃源。」

這是一座讓孩子迷路的美術館,卻是宮崎駿在卡通動畫之外,給小朋友激發創造力的最佳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