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倫敦政經學院 LSE 回到台灣的作者 Google,談起英國與台灣兩個「鬼島」,上回以「台灣超商沒有真牛奶」開啟第一章,這次看見台灣土地上的種族議題,從西方的黑人到台灣的新移民、原住民、本省外省之分,我們才會發現,或許這個社會當中根本就不該有種族,只有彼此。(推薦閱讀:

前幾天參加了好朋友所創辦的 One-Forty 舉辦的活動,主要在關心東南亞議題與幫助他們更好地融入台灣這個社會,活動的過程很令人感動。同時這也讓我想到鬼島們的觀察日記的下一個主題,沒錯,我們要討論種族。


(圖片來源:One-Forty

從直覺上來說,台灣這座小島實在很難扯得上種族議題,因為生物學角度來看我們其實都同種,差不多的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從外貌上來看,我們彼此間也沒有太大差別。

那麼,是什麼隔絕了我們彼此互相認識呢?說到底,是「族」這個概念。中華文化當中有一句老話:「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非常完美地詮釋了這個現象。

「族」這個概念最早源於家,是由共同血緣親屬組成的一個團體,所以最早的社會單位是「家族」,慢慢地才延伸成為部族(為了部落!),最後才成為種族。而在現代強烈的家族概念已經沒落、生活也脫離部落的社會,我們現在所說的「族」,其實以廣義的定義來說,是一個又一個的團體。

而既然本系列文章叫做「鬼島們的觀察日記」,細心的讀者們(如果還有讀者的話)應該很快就能猜到不才小弟我接下來要打的套路就是歌功頌德另外一個位在英吉利海峽的鬼島 B 在種族議題上有多進步有多開放有多平等,咱們趕快俯首稱臣大唱女王女王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額外補充,我恨透這首歌了)。

其實不是。

誠然在英吉利海峽的江湖上飄的時候,我深深感到鬼島 B 對於種族議題的重視,讓我有時候連話都說不清楚(學友杰倫上身)。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當我要跟其他人說另外一個黑人做的某件事情的時候,我忽然不知道要怎麼「禮貌的」稱呼那位黑人先生。(推薦你看:

是要稱呼他 The black guy 嗎?好像有點不禮貌,而我個人的恥力實在太低沒辦法很做作的稱他叫做非洲裔美國人(畢竟我在英國,也不是所有會說英語的黑人都是美國人),也不能說人家是非洲人,因為搞不好不是。我又腦殘忘記人家從哪裡來,更腦殘的忘記他叫什麼名字。總不能叫黑鬼吧,只怕我那個 N 開頭的字才講出來一半,我就準備要一個打一百個殺出一條浴血之路了。

於是我朋友們很疑惑的看我嘴巴在那邊動半天但說不出半個字,最後只說出「就是那位個子很高,皮膚顏色是黑色的同學」這種爛答案。

所以在英國的種族議題雖然看似開放,但實際上你還是會感覺到無形的壓力,個人覺得與其說是開放,不如說是大家避免去談論這個話題。而傲嬌如英國人大概一向都是嘴巴說說,他們看不起任何出生在海島以外的居民,尤其實海峽對面的奴隸們,哪怕是英國長的一株草都比你出生高貴,因為她是女王的草。(同場加映:

而傲嬌中的傲嬌當屬倫敦人莫屬,倫敦人大概是有別於世上其它生物的特有種,眼睛不是長在頭頂,還是長在髮梢,所以你無法察覺原來他眼睛在那裡。倫敦實在很有趣,北倫敦看不起南岸那些野蠻人,西倫敦看不起東倫敦人,認為他們沒有文化,東倫敦人看不起西倫敦人,因為西倫敦沒有像他們一樣酷。一區的人看不起二區的人,而二區以外的三四五六區基本上不屬於倫敦。

反過來看台灣,台灣的種族議題有兩種,一種發生在媒體上而沒有發生在生活中,另外一種發生在生活中偶爾才發生在媒體上。第一種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本省外省 228 美麗島與各種政治迫害人,基本上他們的確是歷史事件,但事隔多年,來到現今,我們生活當中並沒有這種區別,而是媒體或政治創造出來的。(延伸閱讀:

另外一種是比較沒有被我們重視的,外籍勞工的議題,基本上,外籍勞工不是外國人,還是外籍勞工,他們代表的是幫傭、工廠長工與那些總是做「髒髒」的事情,看起來也「黑壓壓」的那些人,他們「總是」在開齋節「擠爆」台北車站「造成」交通堵塞。

而更嚴重的種族議題,在於團體之間的互相仇視、同志與非同志、老人與年輕人、國民黨與民進黨,以及「我們」和「他們」。其實沒有我們也沒有他們,有的只有我,和你。

對於種族議題,我們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但話說回來了,英國的種族議題有比台灣先進嗎?我認為大致上有,但可能沒有先進到哪裡去,畢竟「重視」是解決這個問題的第一步,「了解」和「交流」,才是真正對症的良藥。

說到底,「同理心」才是解決任何種族議題的關鍵,它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反面,而同理心從來不是一個社會現象,而是一個個人技能。

種族歧視是一個可能永遠沒有辦法割除的問題,因為有「我們」就有「他們」,但我們可以做到的是去互相了解,「他們」原來跟「我們」差不多,會哭會笑會偷懶,也很聰明有能力去做到任何我們能夠做到的事情。(推薦閱讀:

而當我們真正瞭解之後,我們才會發現,或許這個社會當中根本就不該有種族,只有彼此。

這是一座鬼島,但我很高興能夠看到,雖然妖魔鬼怪橫行,我們社會當中,還有包容的角落。

最後工商時間請大家有機會關注一下 One-Forty 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