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月1 日,是世界愛滋病日,台灣感染愛滋人數今年預估將達到史上第 3 高,愛滋病再也不是遙遠議題,更可能發生在我們親密朋友的身上。一起看看三個愛滋病例,讓我們以人權為念消弭愛滋污名歧視。(推薦閱讀:

12 月 1 日是世界愛滋病日,台灣感染愛滋人數今年預估將達到史上第 3 高,愛滋不再是能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議題,而是許多人活著必須面對的難。愛滋病從廣受歧視到喊著「零新增、零死亡、零歧視」的口號,走向平等還望著長長的路途,看看以下三個愛滋病患的故事,讓我們多一份理解與寬容,世界就少一些孤獨。

一、他不是怪物,他是我曾愛過的人

拍過《華爾街》、《機飛總動員》、《驚聲尖笑》系列電影的 50 歲好萊塢男星查理辛(Charlie Sheen)今年十一月在電視上坦承自己被診斷出愛滋病毒,他因為染上愛滋曾被多次勒索,於是決定要親自向大眾說出來:「今天,我把自己從這個牢籠中釋放出來。」消息一出許多謠傳指出查理辛明知染上愛滋卻故意不告訴性伴侶。他的坦承為他帶來更多災難,曾是好萊塢花花公子的查理辛在輿論中受到了最難堪的譴責,他過往的私生活被全盤托出。(延伸閱讀:

之後他的前女友娜塔莉肯莉(Natalie Kenly )跳出護航:「他不是怪物,他為人善良且十分懂得照顧他人,我並不覺得他會在知情(愛滋帶原)的情況下讓另一半捲進這種風險。」

查理辛表示公開自己的愛滋身份,是希望消除多數對少數的霸凌歧視,也許他的力量很渺小,但總要有人開口去說。查理辛只是全美一百萬愛滋感染人數的其一,這一百萬人幾乎無聲地生活著,他們被視為怪物,避之唯恐不及,然而,他們也都深深地被愛過。(推薦閱讀:

二、愛滋第一村:活下去比名聲重要

中國河南省有個文樓村,在 20 多年前因大規模賣血的交叉感染,成為大陸愛滋病感染人數最密集的地區之一,人們稱它「愛滋病第一村」。當時中國偏遠貧困的中原地區農村,成了便宜血漿的採集地,一人一針、快速兌現,不安全的衛生程序以致針頭感染,讓當時文樓村 3211 名村民中,被檢測出的愛滋病攜帶者 678 人。

一位居民說:「愛滋病第一村的名聲不好聽,但活下去比名聲重要。」

現在文樓村有倖存者一百餘,他們帶著十幾二十年的病史蹣跚地活,安靜在中國廣袤土地的一隅呼吸,不敢驚擾誰。沒錢了不能去大醫院,就在鎮上的小診所挨著;沒人敢踏進這村,居民甚至痛心把孩子敢出家鄉。一位村民對孩子說:「你可以永遠不回來了,也別告訴你身邊的人你是文樓的,在外面找個媳婦好好生活吧。」(推薦閱讀:

我們的世界存在這樣一個地方,醫生被困在農村裡,頂著愛滋病污名活,他們彷彿錯在窮,錯在為了孩子冬天的棉襖,用血換取五十塊錢的那一天。

三、不被愛的遺孤:愛滋寶寶

台灣關愛之家 30 年來安置超過上千位愛滋感染者,今年八月許多網友轉貼分享「關愛之家文山育幼院 300 多名孤兒缺乏物資」消息,這個月該里里長向柯文哲提案建議將關愛之家遷走,以解決里民心理恐慌。關愛之家為非營利組織,收容多數為遭配偶感染愛滋的新住民、愛滋寶寶,因懷孕或罹病被解僱的外籍移工、無國籍兒童,這群被台灣棄養的遺孤被拒在法律之外。

「愛不能單獨存在,它的本身毫無意義,愛必須行動,而行動就是服務。」——德雷莎修女

不僅台灣,全球約有 1500 萬名愛滋遺孤,平均每一分鐘就有一名兒童因愛滋病死亡,少於 5% 的愛滋兒童可接受醫療照護。不被關愛的關愛之家頂著愛滋污名,即便喊著零歧視,但許多人處理愛滋議題的能力還是只停留在恐懼與恐嚇。我們必經的健康教育課本從來沒教導真正認識愛滋,只有脅迫青少年遠離「性」;對愛滋病患社會也還只是「同情」而非「同理」,於是又把愛滋病患者推向一個更邊緣的弱勢。(推薦閱讀:

愛滋不只是醫療問題,更是人權議題

世界對愛滋病患的歧視與污名不勝枚舉,以法律制度拒絕愛滋病患,譬如台灣對愛滋孩童領養法令的缺失、同志捐血禁令。愛滋是病,不是罪,愛滋病複雜的法律與人權的議題,牽涉病患在經濟、家庭、就業的基本生存能力。我們面對愛滋的方式不能只停留在醫學出發的「防堵」,其中介入愛滋病患一生的是倖存其後,世界是否能打造更友善的生存空間。

台大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謝思民表示:「HIV 感染已經如同高血壓一般,是可以用藥物控制的慢性病,不再是 20 世紀黑死病;患者只要定期服藥,也可以跟你一樣追尋夢想、活得很健康、有很好的成就。」

恐懼愛滋從來與道德無關,我們缺乏接受相關知識的途徑,自古讓愛滋推罪於同性戀者原罪、濫交者天譴說。活在 21 世紀的今天,社會還能集體狩獵愛滋病患無疑是將人權放至最底層。讓道德就歸道德,疾病歸疾病,一個病患,仍然享有生命的所有基本權利,他應該歡笑、憂愁、可以感受陽光,如你我一般。

【愛滋科學】你一定要知道的五件事

(資料來源: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

一、HIV 病毒的傳染途徑共有三種

(1) 不安全的性行為:與愛滋病毒感染者進行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性行為是目前最主要的感染途徑,體液的交換和性器官的直接接觸是其中的要素。
(2)輸血、共用針頭和針筒:輸入感染愛滋病毒的血液,或是與感染者共用針頭、針筒時,病毒直接進入人體就有感染的機會了。
(3)母子垂直感染:也就是感染愛滋病毒的母親,在懷孕、分娩和哺乳時,將病毒傳染給嬰兒,因此和所謂的遺傳是不一樣的。

二、高危險群沒有特定族群

一般人誤以為同性戀者、性工作者、靜脈藥物注射者等是愛滋病毒感染的高危險群,這是錯誤的。因為任何人只要從事可能造成傳染的危險行為,即有可能感染,並不僅僅侷限哪些族群。請記得,只有危險行為,沒有危險族群!

三、親密接觸與愛滋的關係

與愛滋病患的親密接觸,全程安全性行為(保險套)可以保護性伴侶免於被感染的危險。如果性伴侶同為感染者,那更要注意安全性行為,因為兩個人的病毒來自不同株,或者其中一人已產生抗藥性病株,即有可能造成交叉感染,對免疫系統更是個重大打擊。

另外手淫與口交則要看有沒有傷口,如果你的手上會口腔有明顯傷口,接觸到對方的性器官分泌物或手淫接觸到精液時,就有機會感染。前列腺液的病毒濃度並不亞於精液,因此有傷口的肌膚接觸可能造成感染。至於擁抱、牽手,則不會傳染愛滋病毒。

四、愛滋病友也是你的朋友

愛滋病毒不會藉由空氣和飲食傳染,也不會經由日常生活的接觸而傳染,因此與愛滋病感染者共同居住或接觸沒有太大的危險。共餐、共用食具或是共用傢俱、衛浴設備沒有感染的疑慮,但仍需注意一些事情:

(1)個人用品如牙刷、刮鬍刀等保持一人一套。
(2)避免傷口直接接觸感染者的血液和膿液,以及被血液污染到的衣物器具時。
(3)女性感染者使用過的生理期用品可以包裝後再丟棄。
(4)如果有感冒或感染的症狀,要避免傳染給愛滋病人,請記得,感染者的免疫力較低。

五、如果我有愛滋病疑慮

目前台灣地區有幾家合格的醫院和檢驗所提供血液的匿名篩檢,如果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進行篩檢,可以前往這些醫院檢查,不必透露個人的基本資料。

相關匿名篩檢的訊息,可上台灣露德協會的網站查詢匿名篩檢單位,同時,別忘記既然是採取匿名篩檢的方式,就不需要留下任何可辨識的資料,在填寫相關的問卷時,要保護自己的隱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