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旅程重要還是內在旅程重要?如果你現在已經夠好了,你會安於現況還是勇敢改變?面對夢想,需要更多孤注一擲的勇氣。聽聽作者 Amanda 探索自己的過程與故事。(推薦閱讀:

外在旅程,總在因應內在旅程的需要。每一次的出走,都是內心想要探索更多。其實踏出舒適圈投入未知,最難調適的,並非適應外在環境發生了什麼事,而是內在心境發生了什麼事⋯⋯

放棄了眾人稱羨的北藝大音樂系,選擇就讀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輔仁大學音樂系。這異於常人的決定,當時引起了許多人的質疑與訝異!在升學主義至上和名校迷思的社會氛圍下,大家都覺得怎麼會有人放棄國立而選私立?!怎麼會有人捨棄第一志願而選擇排名中等的學校?我仍舊關上耳朵撇除他人耳語,堅信內在的聲音;因為我在乎的,是生活的全貌,而非僅限於音樂的學習。

心情要愉快,音樂才會進步,不是嗎?於是,帶著歡天喜地的心情,拎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這次準備北上,迎向五光十色的台北和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

一開學,全系上上下下都聽說了我這號人物,加上當時頂著一頭金髮,穿著時髦前衛,一天一套造型,完全是個跟音樂系保守氛圍格格不入的時髦百變女王。思想和外表的另類特質,讓我旋即變為紅人!大家都很好奇我到底是誰?而認識我之後才發現,我是個音樂方面有上天賦予恩賜的女孩,但言行背後的動機,只是單純的想做自己。(推薦閱讀:

外表前衛與心思單純的衝突特質,反而讓我輕鬆遊走於人際關係,享受期待中的歡聲笑語和呼朋引伴的新鮮人生活。由於課業方面很輕鬆就能應付,鋼琴程度遠超過學校對大一學生的要求,雖然雙簧管並沒有在學校排副修,也沒有私下找以前的老師上課,但大一下學期,仍然被選中,在全台大專院校聯合音樂會中演出雙簧管協奏曲。學校的一切對我來說如魚得水,所以我把大多數的時間花在探索校外的世界,同時也思索下一步該怎麼走。

在花花世界邊玩邊尋找:

從到處表演,參加活動中,我意識到藝術的本質是創作。藝術家藉由不同形式的創作來表達思想情感,紀錄所處的年代。其實從小學一年級開始,我連續參加六年 YAMAHA 創作曲比賽,每年都獲選至最後決選階段。除了取得在台灣巡迴演出的資格外,其中三年,更獲選為台灣代表(有兩年為台灣唯一代表),前往新加坡、印尼、泰國,與來自世界各國的代表,同台演出創作曲。這段期間的成績與鍛鍊,不但開啟國際舞台的視野,更讓創作變成一種深植在我血液裡的能力!國中時期,擔任班上年度音樂會的編曲,再度有了讓靈感發揮的舞台。

後來礙於升學,只能先專心演奏古典音樂,把創作擱一旁。而大一生活的自由,再度喚起了我創作的渴望,也覺得是時候該跳脫體制所帶來的綑綁了,於是「繼續創作」這個思想種子,在腦海中萌芽。當時很喜歡聽 Live Jazz,爵士樂豐富的和聲和自由的即興,是我所嚮往的風格。而爵士樂的複雜,也激起我想揭開它神秘面紗的渴望。加上當時正是由類比走向數位的年代,我深知音樂數位化製作,勢必成為以後的潮流,所以把學習這兩項當成新的目標。

奇妙的契機

升大二的暑假,參加加拿大蒙特婁國際音樂營。音樂營在 McGill(麥基爾)大學舉行,去了才知道原來 McGill 大學是加拿大名校,地位相當於美國的哈佛大學!跟著名師學習爵士鋼琴、爵士重奏、爵士合唱,每天不斷的吸收、不斷的加深對它的喜愛。期間,我突然被告知有一場國際古典鋼琴比賽,負責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即使當時我的心根本不在古典音樂上,但仍毫不考慮的說:「好啊!」沒特別準備,心情輕鬆應對。參賽者來自各個國家,白人黑人亞洲人都有。

當時彈了李斯特、史卡拉蒂、還有一首大一時心血來潮創作的鋼琴曲。結果,比賽結果出來了!我得了第一名!當時真的非常非常地興奮!但興奮過後,靜下心來誠實問自己:「我真的想一輩子當古典鋼琴家嗎?真的想繼續學古典嗎?如果現在不轉,以後是不是更難轉了...?』手上拿著第一名的獎狀,耳邊聽著迷人的爵士樂,看著窗外充滿法式風情的蒙特婁...夏日豔陽中,一陣涼風吹來,在沈醉與清醒間,斷然做了決定:『我要來蒙特婁留學!學爵士和音樂科技!」

爸媽雖然覺得措手不及,但基於愛,他們仍然支持我的決定。於是又再一次的,將自己投向一個更大,更全然的未知...

藏在夏日生意盎然的背後,竟是這樣一個冰封的世界

蒙特婁位於加拿大東部魁北克省,緯度已高達北極圈內。夏天的美景只是曇花一現,隨後接著的,是長達半年嚴峻酷寒的冰天雪地!記得抵達當天,氣溫零下四十度!冷到幾乎無法走路,皮膚也因乾燥冰冷而崩裂!完全沒料到藏在夏天生意盎然的背後,竟是這樣一個冰封的世界!一開始先讀語文學校,由於從來不曾加強過英文,所以一開始連開口講話都有困難。

向來口齒伶俐、習慣站在台上滔滔不絕演講朗讀的我,現在竟連買個東西都有困難!除了天氣和語文之外,“轉換跑道”更是一個令人難以承受的反差!通常學古典音樂的學生,出國都是繼續學古典,等於接續原來的程度,不是歸零學習新的東西。而爵士樂和古典樂,在很多層面上,幾乎完全相反,面對只有旋律與和弦的爵士樂譜,感到不知所措。我從一個活在眾人仰望、眾多掌聲中的古典女王,突然變成幾乎都要重新學習的小女僕!以前再難的樂曲都能駕馭,但舊有的能力,在新的領域裡,似乎不怎麼派的上用場...我只能拋開舊有自我,謙卑地一切重來。心境轉折的難受,可想而知!

 經過半年的努力後,順利考過托福,進入一所密集課程的音樂科技學院就讀。面對未曾接觸的技術領域,不得不再次卸下演奏女王的光環,學習技術層面的操作、用另一邊的頭腦思考,簡直是全面性的腦力開發!在轉換期,常常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每當被外來的冰雪和內心的氣餒雙重侵襲時,我就會告訴自己:「我正走在『我想變成的樣子』的路上!不能放棄成爲那個豐富的自己。」在就讀音樂科技學院期間,考上了 McGill 大學,專攻爵士鋼琴。隔年七月一畢業,接著九月進入 McGill 大學,繼續大學課程。(同場加映:

目標:兩年讀完四年的大學

即將進入名校就讀,固然萬分興奮,但反骨的個性又再度作祟!不過這次不是又要轉學了,而是覺得學校其實是場遊戲,在校內表現再好,並不保證出社會後的成績,出社會工作的表現才是真正的成就。

於是基於想趕快畢業開始工作以及節省留學開銷的種種原因,我決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念完大學!幸好加拿大學制是修完學分即可畢業,也幸好開學前音樂系舉行了一個 placement exam 用來測驗學生的程度,如果通過考試就可以直接拿到學分。我當然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考試項目有音樂史,視唱聽寫(六個等級的前兩級)、和聲學、對位法。

由於從沒學過對位法,所以趁回台灣的暑假,趕緊找以前的老師上兩次課,其他的則自己複習。當時非常緊張,因為這個考試攸關我幾年內能畢業…而令人滿意的結果揭曉了!除了沒讀過原文的音樂史之外,其他課程全數通過!甚至還晉級!原本視唱聽寫只開放前兩級考試,但因我全拿滿分,所以教授私下叫我過去,繼續往更高的等級考。拜上天賜與的珍貴禮物「絕對音感」以及從小嚴格的訓練所賜,我連一串通過了五個等級!正當想繼續考第六等級的時候,教授把我打住,不讓我再考了。

她說:「第六等級還是去上個課吧,要是又通過,那真的就史無前例了!」好吧!雖然心裡覺得浪費錢又浪費時間(因為我有把握一定會通過),但也只好乖乖的去上...。於是我拿著通過考試範圍以及「超出」考試範圍的學分,加上輔大一個學期的學分,總共約四十幾個學分入學。雖是新生,但很多課都已在上最高等級,所以每當有人問我是幾年級的學生?嗯...其實我也不知我幾年級,真的很難回答!

當時訂的目標,是預計兩年畢業。仔細算算,如果每學期比一般學生多上一倍的課,暑假再修兩個月的課,兩年後就可以順利畢業。於是我帶著極大的壓力來執行這個瘋狂計畫。

知道的同學們,全都覺得我瘋了,但我又拿出最擅長的「撇除他人聲音」的能力,不管別人怎麼想,我的決定只有我最懂!McGill是個非常學術的學校,教授常開出大量的閱讀與寫作,當時語言方面仍有些隔閡的我,可能一個句子要看三遍,但為了這個近乎不可能的計畫,就只能拿出最高的戰鬥力應對!(延伸閱讀:

在練琴方面,練好爵士不是件輕鬆的事,因為它是一種必須由很多層面互相配合的音樂。每當進步一些時,我就會被成就感的來臨弄的雀躍不已;而一旦覺得不夠好時,又會被隨之而來的失落感淹沒⋯⋯有段時間,根本活在患得患失的天人交戰裡,直到漸漸穩固基礎後,才再加入我最擅長的快速手指技巧和濃厚音樂性,終於成功地把古典樂的優勢應用在爵士音樂上。畢業時回顧成績發現,我的爵士課程的成績都拿到了 A 。

認真讀、用力玩

除了唸書練琴演出,我跟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最大的娛樂,就是參加各種 Party。一直都秉持著「生活的全貌最重要」的信念,堅持生活的每個面向都要顧到。既然對花花世界有所吸引,那就去經歷,總會在裡面得到些元素,可以融合在想法與氣質裡。況且,如果不去經歷每個階段的渴望,遺憾就會被累積,將來勢必會在心裡形成一種缺口。有幸來到西方國家生活,就把心敞開、接受西方的思想和生活方式;心敞開了,眼界自然敞開!去經歷了,往後便沒有遺憾!

穿越未知,靠著愛與堅持

未知,可以佈滿黑暗,也可以精彩絢爛。真的能擊敗我們的,並不是外在的黑暗,而是內在的黑暗... 心境,決定了外在身處的世界;心態,決定了是否能征服未知而變成更為擴展的自己!留學的生活,就在一邊奮戰、一邊玩樂的型態中渡過。最終,我真的兩年讀完四年的大學,征服加拿大最高學術殿堂,也成功轉型為爵士音樂家。(推薦閱讀:

這趟未知,比高中的未知更辛苦,在天寒地凍的世界、面對語言的隔閡、承受文化的衝擊、乘坐戀愛的情緒雲霄飛車、踏遍寒風刺骨的冰天雪地、忍受極度難耐的無盡孤獨...陪我撐過這一切的,真的,是家人的愛、意志力和自我實現的渴望!位於北極圈內的蒙特婁,不只紀錄了我的輝煌成績,更刻下了那些青春年少的絢爛輕狂!(待續 未知3: 出社會篇)

創作分享:Morning, I Wake Up  這首歌是二十歲剛搬到蒙特婁時的創作。描述當時的冰冷的環境與徬徨的心境,並且激勵自己不畏艱難,成為夢想中的自己。收錄於2014年8月發行之原創 EP 「地球旅程,第一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