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在走和留之間,日子搖曳,
沉入透明的愛。
此刻,環形的下午是片海灣
世界在靜止中擺動。
一切都清晰可見,一切都難以捕捉。
一切都近在眼前,一切都無法觸摸。
紙,書,筆,玻璃杯,
在自己名字的陰影裡棲息。
時間在我的廟宇震顫,重複著
永恆不變的血的音節。
光將冷漠的牆
變成幽靈般的反光劇場。
我發覺自己處於眼睛的中央,
用茫然的凝視望著自己。
瞬間在瀰漫。一動不動,
我留,我走:我是一個停頓。

——奧克塔維奧· 帕斯〈在走和留之間〉

也許是我錯誤地接受了橋的暗示
也許在你我之間根本就沒有
那樣一條河
也許所有嘈雜的煩惱
都是我們不安的一顆心 
派生出來的聲響

既然這樣
就牢牢握住我的手吧
這一生真的不在乎跟你去哪兒
如果你注定注定是我停泊的


——王妍丁〈與橋有關的斷想〉

當你老了,頭髮花白,睡意沉沉,
倦坐在爐邊,取下這本書來,
慢慢讀著,追夢當年的眼神
那柔美的神采與深幽的暈影。

多少人愛過你青春的片影,
愛過你的美貌,以虛偽或是真情,
惟獨一人愛你那朝聖者的心,
愛你哀戚的臉上歲月的留痕。

在爐柵邊,你彎下了腰,
低語著,帶著淺淺的傷感,
愛情是怎樣逝去,又怎樣步上群山,
怎樣在繁星之間藏住了臉。

——葉慈〈當你老了〉

呼吸。在鼻子裡
餵養一些來自山里的清新空氣
目光所及,都能看到兀自開放的野花
蝴蝶在為這場盛大的開放舞蹈
下雨了,可以從雨裡提取露水
天氣轉晴,也可以從太陽里收集光線
頭頂的陰雲,會給內心投下陰影
不怕。許下一個美麗的心願
裹在那片陰影裡

——諾布朗傑〈簡單的生活〉

你總有一天將愛我,我能等
你的愛情慢慢地生長;
像你手裡的這把花,經歷了
四月的播種和六月的滋養。
今天我播下滿懷的種子,
至少有幾顆會紮下根;
結出的果儘管你不肯採摘,
儘管不是愛,也不會差幾分。
你至少會看一眼愛的遺跡——
我墳前的一朵紫羅蘭;
你的眼前就補償了千般苦戀,
死有何妨?你總有愛我的一天。

——羅伯特勃朗寧〈你總有一天將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