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真實故事改編的《踏血尋梅》甫入圍第 52 屆金馬九項大獎,一件少女謀殺案勾勒出的孤獨與邊緣,愛的嗔癡讓人抓狂與心碎。到頭來,無論是兇手或被害人,都讓人可憐。這世上有多少孤寂的王佳梅與丁子聰,無數個寂寞靈魂。(推薦閱讀:

「如今自己繼續每日製造我熱熱鬧鬧的一生,但在美夢裡又渴望再做個簡簡單單的人,回頭問問這天空,這人生可輕易嗎?」——鄭秀文《娃娃看天下》

《踏血尋梅》的電影開頭,便在女主角王佳梅輕哼這首歌的鏡頭裡緩緩開始了,電影分為四個章節,分別是「尋梅」、「孤獨的人」、「踏血」與「看得見風景的房間」,就像是從一件殘忍血案裡,抽絲剝繭參透在血案之外的細膩故事,如果說踏血尋梅是一部追尋真相的電影那絕對是對此部電影最大的誤解,踏血尋梅尋的從來就不是誰是殺人兇手的真相,尋的一直都是這世上最複雜而難解的情與因,全片刻畫的是欲尋背後原因的臧 sir,和死的看似不明不白充滿冤情的王佳梅與以近幾殘忍的殺人手法卻一臉淡定的丁子聰。

王佳梅是一個長得清秀漂亮,從小有著模特兒夢的少女,而丁子聰是一個運輸司機,外表胖、醜,對自己自卑而經常壓抑情緒的男人,這兩個人說來素昧平生,但《踏血尋梅》卻以不同的篇章訴說他們同樣悲慘的生活,欲求愛而不得愛、欲求生而不逢時,王佳梅轉而求死,而丁子聰轉而順從王佳梅的欲死之心。(延伸閱讀 : 城市邊緣的牧民 : 流亡是為了回家 )

「你害怕死亡嗎?」
「不怕。」
「活著會痛、活著會恨、活著要想著如何過的比昨天活得更好」

王佳梅與未曾見面的丁子聰隔著電腦螢幕這麼談論著死亡,像是死亡只是日常不起眼的一角,而活著彷彿才是令這兩人苦不堪言的最大原因,聊著聊著天亮了⋯⋯

「天亮了。」丁子聰說著。
「天亮了,代表這世界還是繼續著。」王佳梅淡淡的說著。

這個世界遺棄了他們,王佳梅的一生從沒有當過一刻模特兒,卻真實地當了一名援交少女,而丁子聰深愛的女人沒有一刻真正愛著他,即便是在女人在外被有著妻小的男人拋棄而後回頭時,在與丁子聰交歡時,臉上掛著的都不是滿足的笑容,而是最痛心的淚水,原本王佳梅是因對物質的慾望與母親說著「妳就是窮」的恨意與不甘心成為援交少女,但做著做著不經意萌生的愛卻也被男人過分地利用與揮執。

王佳梅與丁子聰就像是帶著空洞眼神遊走在世間的兩具軀殼,他們的靈魂受傷了、迷失了,一個對物質有很深的慾望,另一個則是對愛有很沉的想望,但他們最終都被欲望與現實狠狠地擺了一道,現實就這麼惡狠狠地要他們知曉這世界上終究會有一些人得不到幸福、過不上好生活、就連真心都會被無情踐踏。(推薦閱讀 : 離別教會我的事 : 我們不能選擇命運,但能選擇如何面對命運 )

「因為你的母親在你年輕時,全家一同出遊的路途中車禍喪命,因此你恨女人,是嗎?因此你才會殘酷殺害王佳梅。」臧 sir 對著已入獄的丁子聰這麼問著。

「不,我一點也不恨女人,我恨的是人。」丁子聰緩慢而堅定的回覆臧 sir 的疑問。

究竟是什麼讓丁子聰這麼恨生而為一個人,最後更是說出在殺害王佳梅後,還殘忍無情的分屍是因為不希望王佳梅再是個人了,在他眼裡,人是無情、不善良、理應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物種。

愛失能的兩人,雖是《踏血尋梅》裡令人最痛心的故事主角,但他們最終也許都不認為自己可憐了,相反地,劇末他們像是雙雙獲得解脫般,得以拋下在世界上盲目追求的渴望,《踏血尋梅》要談的是寂寞,談這世上究竟還有什麼方式讓苟且生存在人間邊緣的兩人得以平靜地看待他們所受的苦痛,抑或是說,他們還能有什麼選擇能夠讓自己有一些選擇。(延伸閱讀 : 會痛會受傷,不代表你不值得再擁有愛

說到底,這世上存在著無數個脆弱、孤寂的王佳梅與丁子聰,片刻想望創造熱熱鬧鬧的一生,回過頭來在午夜夢迴時,念的卻是簡簡單單、平平凡凡的一生,願作的不是個暴露在鎂光燈下的大明星,而是個能夠自在依偎在愛人身旁享受幸福的人,就像街頭那些相擁說著情話的情侶們,以及和親愛家人舒坦歡聚的美好時光。

「哪有那麼多真相,真相只是用來檢控。」

《踏血尋梅》用一部電影的時間告訴觀影人,真相的終結,是人性的伊始,真相的指稱不僅是真相的結論,而是真相背後所裝載的沉重情感,很沉很沉地,如魔鬼般使人畏懼卻又令人垂憐地,原來,邪惡是如此平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