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電影捕捉女人在愛情裡的姿態,疼痛的、耀騰的、相愛的、背叛的。《234說愛你》中,林依晨透過扮演小四的過程,實則逃出「賢妻良母」的康莊大道。她問著自己,人有沒有可能同時愛著兩個人?由新作者 Jeffrey 帶來的不爆雷精彩影評,探討其中性/別及情慾帶出的道德差異。

「我是一個演員,我也演過一幕荒謬劇,那些痛苦的掙扎,也像他們一樣可笑。」台灣甫上映、林依晨主演的電影《234說愛你》是一部談不同階段的女人面對愛情態度的電影。

林依晨在電影裡很精采地詮釋了女人在愛情中的掙扎,不過若只是把電影視為女人在三個階段(或者三位女人)的愛情觀,恐怕很容易將重點放在女人在選擇愛情時的原因──物質條件、事業或男方性格,而忽略了由性/別及情慾帶出的道德差異。

在開始談之前,理解觀影視角是重要的,《234說愛你》是一部以簡沛薰(林依晨飾)出發的電影,觀眾通過觀影,其實是理解簡沛薰內心的過程。電影最開始,在巴黎關於約瑟芬的夢境,揭示了簡沛薰和約瑟芬在劇中相互共鳴的關係,也是簡沛薰真正開始以自我去面對愛情和慾望的起點,「慾望」更是理解電影的關鍵:物質慾望──夢想擁有百萬珠寶;成為獨立主體的慾望──拒絕成為賢妻良母。(推薦閱讀:演活愛情裡的第四者!林依晨:所有愛與孤獨都是自作自受

簡沛薰成為 Summer:主體慾望的實現

許多觀眾看到簡沛薰願意接下工作扮演 Summer,內心大概都會浮出「這個愛錢的女人」的吶喊聲,卻忽略了,在簡沛薰還是簡沛薰時,金錢是讓她與阿澤到達夢想的巴黎不可或缺的,但卻不足以讓簡沛薰成為 Summer。真正讓簡沛薰願意成為 Summer 的原因,是簡沛薰不願意只成為男友身旁的「賢妻良母」。

也就是說,成為 Summer 不僅是因為物質慾望(尤其一開始簡沛薰並沒有答應),關鍵在於簡沛薰想成為獨立於男性的主體的慾望,她並不甘於當溫順的乖乖牌,她不願意成為傳統價值觀下的道德主體。

事實上,Summer 正是顛覆「道德的女人」形象的角色──一個有慾望的、物質的、願意成為「狐狸精」的女人。換句話說,簡沛薰蛻變為 Summer 過程中的痛苦與掙扎,即是她內心在對抗道德作為社會結構的過程。(推薦給你:梅麗史翠普:「這世代的女孩不必然要裝可愛」

愛情遊戲的開始:道德對女人的壓迫

在 Summer 與李曜愛上彼此的過程,我們可以關注:簡沛薰──Summer──約瑟芬,在物質、性與愛情之中,因為道德束縛的掙扎。當簡沛薰還在「扮演 Summer」的時候,李曜送了簡沛薰夢想中的百萬首飾,這時簡沛薰在物質-愛情中掙扎。在道德上,她不能接受自己的「精神出軌」,尤其出軌對象相較於男友阿澤,有著更高的社經地位,這對女人而言背負著更重的道德壓力,也因此對金錢與情慾的慾望讓簡沛薰成為約瑟芬──「道德淪喪的女人」。簡沛薰雖然藉退還首飾(物質)降低內心的道德壓力,但卻無法克制愛情的慾望,她懷疑自己是否同時愛上二個人──或愛上另一個人。

「兵變」情節的設定加深「道德淪喪的女人」的形象,而「滿口謊言」更讓一般人覺得這個女人可惡。然而,社會為什麼對「女人忠貞」期待?從簡沛薰身上,我們看見她從「假裝愛」到「真的愛上」的過程,也看見她在背後受道德壓迫的掙扎,她的滿口謊言是為了應付社會給的道德壓力,她的愛無論出自何種原因,即便是因為寂寞,跟一般情侶相愛的過程並沒有太大分別(何況當兵的男人就是從女友身邊缺席),如果沒有社會的道德壓迫,也毋須滿口謊言。

而簡沛薰是愛男友阿澤、愛李曜,或是同時愛著二人?

其實簡沛薰也在當中掙扎,直到通過「做愛感受的差別」,觀眾才從這個女人表情的特寫鏡頭中明白她在性/愛之間已經選擇,當簡沛薰並非享受與阿澤的性愛,她才真正成為 Summer、成為約瑟芬,成為荒謬劇裡「道德敗壞的女人」。(同場加映:

有慾望的女人、道德敗壞的女人?約瑟芬──正視情慾的主體

可是 Summer 真的道德敗壞嗎?在這場愛情遊戲裡,李曜也是約瑟芬,李曜沒有俞倩(李曜愛情裡的第三者)成就不了他的事業;李曜沒有 Summer,填補不滿他內心渴望被瞭解的缺口。可是作為事業成功的男性,李曜是完全掌握情慾的主體、周旋於女人之間,卻毋須如 Summer 般掙扎於道德壓力中,這反映了社會對於不同性別在愛情裡的「忠貞」期待差異。

在現實生活中,約瑟芬象徵的是正視情慾的主體,所謂的「道德敗壞」無論是因為任何因素,都是在愛情裡,各個關係人的自我選擇,簡沛薰成為 Summer、成為約瑟芬,最大的痛苦和掙扎是來自社會的道德壓迫,而且這個道德壓迫是有性別差異的。相較於男性,社會對女性的期待來得更高。但在愛情的關係裡,當簡沛薰已經成為 Summer──一個不愛阿澤的女人,難道還要跟阿澤在一起嗎?而我們作為他們愛情關係中的「他者」,又怎麼去評斷簡沛薰該不該愛上別人,甚至去質疑她的真心、質疑她是不是曾經同時愛著二個人呢?(同場加映:愛不是 Checklist!心理學家告訴你「完美男友的15個特質」有什麼問題

劇情最後,簡沛薰獨自前往巴黎,呼應片頭約瑟芬在巴黎的情節。「Je m'appelle Josephine (我的名字是約瑟芬)」簡沛薰從最初深陷於「道德敗壞的女人」中掙扎,到自信地和人以約瑟芬為名介紹自我,正說明了簡沛薰明白自己的愛情不再要為道德掙扎,而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成為正視情慾的主體、獨立追求自己夢想的約瑟芬。

那麼,面對人生的選擇題,我們如何處理我們在愛情裡的慾望?我們是否真的能用道德評斷別人的愛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