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超商廣告「單身教我的七件事」中,蕭博駿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被虐的他分手後為前女友做牛做馬,引起許多人對於「工具人」與「公主病」的討論。女人迷駐站作者海苔熊以心理學觀點剖析,為什麼我們這麼討厭這則廣告?會不會是因為我們都曾經當過那個我們心裡面討厭的蕭博駿?會不會因為,那些年我們都曾當過工具人?(推薦閱讀:單身日記短篇連載

「蕭博駿,快一點,跑起來、跑起來快一點!」最近「幫前女友買票」的超商廣告很紅,很多人一邊看一邊生氣,心裡升起一種憤怒:為什麼他還要幫她買票?為什麼都已經分手了,都還甘願當個工具人?為什麼最後還 要告訴自己「他快樂,我也快樂」?為什麼還要自欺欺人?

完形心理觀點:被困在僵局中的工具人

或許是因為困在這樣的僵局(impasse)中,他才感到安心。因為透過幫忙買票,他還是可以在她的生命中,繼續扮演「一個角色」。

從完形心理學的觀點,你生命中那些傷痛、未完成的未竟(unfinished business),因為「未完成」,所以會在往後的關係裡,繼續來「勾」你(Joyce、Sills,2010)。

影片中的蕭博駿,每次買到票,都可以獲得女友的歡呼與擁抱,可是在分手之後,這些溫暖都成為了一種奢求,於是,他只好嘗試去找到,心中「自我溫暖」的可能。他心中想付出的衝動尚未消退、想獲得讚賞的渴望尚在呼喚,心中一個聲音告訴自己「別傻了她不過是在利用你!別再重複以前的工具人模式了」,另一個聲音卻說「你還是想幫他吧,因為你已經習慣了她的笑容」。

對他來說,相較於「從舊有工具人模式」跳出來拒絕前女友是困難又具風險的(這樣會不會讓她難過、討厭我?),但繼續困在「工具人模式」當中反而是痛苦又安全的。這樣的一種安全,使得他抗拒改變、也使得他在這樣的僵局中,獲得一種「悲劇性的滿足」。(推薦閱讀:每個男人心裡,都有一個前女友?

精神分析觀點:抗拒接觸傷心的三種防衛機轉

「當你在一段關係的衝動或失落無法被安撫的時候,你可能透過病態或不可理喻的行為,來自我安撫。」心理師角豆跟我說。其實,蕭博駿的那句「誰說分手就不能幫她做事情阿?」可能是幾種防衛機轉(defense mechanisms)的總和(Sharf,2013):

  1. 壓抑(suppression):強壓下「女友現在要去和別的男人看電影了,我卻還要當工具人」的憤怒,在店員面前故作鎮靜。
  2. 否認(denial):不承認眼前看到的事實,藉由心中小劇場「都已經分手了,為什麼還來找我?或許她對我還有一點依戀吧?」,來扭曲自己看到的景象(image),假裝不在乎她在自動門外面,那個等待的「現任男友」。
  3. 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這是最令觀眾感到不舒服的一個機轉──明明心裡就很不爽,卻還要裝紳士「反其道而行」幫忙買票。

「不過,每一個看似不可理喻的行為背後,都為當事人帶來了一定程度的好處。」角豆接著說。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呢?蕭博駿藉由表現出「相反」的行為,來干擾內心真正的慾望;藉由紳士地幫忙買票、自欺欺人的告訴店員(同時也是告訴自己)「誰說分手就不能幫她做事情阿?」,他終於可以逃掉,女朋友已經「真的」離開他的那種內心焦慮。(同場加映:學著和「前度」說再見:我們都不是一張白紙

這樣的情景,你熟悉嗎?

明明很討厭一個人,卻要裝做跟她很要好像姊妹一樣,背地裡咒罵她,週六又約好一起跟他去喝下午茶。

明明很在乎他沒有接電話,但當他傳 line 問你怎麼了的時候,你卻無法說出你的掙扎,只是淡淡地說沒有。

明明還是想著舊情人,但當對方牽著新歡走過你面前彎進街角的時候,你卻「大度」地跟自己說「沒關係祝福他們,我一個人也可以很好」。(推薦閱讀:念念不忘舊傷口,怎麼迎接新幸福?

這些防衛機轉帶來的好處是,只要不去討厭對方、不去表達在乎、不去觸碰內心真正的失落,你就可以故作堅強地繼續生活。

藏在廣告裡的,你自己

發現了嗎?你之所以會生氣,是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個蕭博駿。或許你或我,在過往失落的關係中,都曾經扮演過(同時也曾經很討厭)這個角色。你可能也曾經愛一個人愛到失去自己了,你也可能,曾經為了一個人,做了很多自己也覺得很荒唐的部分,曾經自欺欺人、曾經扮演利用別人的人...(推薦給你:我們想要被愛,因為想要一個人見證我們原來活過

或許,真正令你生氣的並不是廣告裡自欺欺人的工具人、也不是笑著利用前男友的撒嬌女,而是從他們上,你所看到的,一部分的自己。你生氣的是,那些關於「你自身」的否認與投射(projection)。

有一天你會發現,那些讓你升起強烈情緒的東西,裡面其實有「你的一部分」。當你終於看見這件事情,發現那些厭惡和恐懼其實是你的一塊,你慢慢可以把它安撫回來,承認它、憐惜它、陪伴它,並且擁抱它,也可以不用讓那某一部分的自己,在外面流浪。(推薦閱讀:當愛,走偏了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