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節錄 老狗.鯨向海

細細的一根針,
穿越毛細孔尋找疼痛的發源地,

重逢在神祕的穴位裡。
驅逐疏散制伏,
嘗盡痠麻腫脹的滋味,
疼痛終於不再囂張。

牆壁上的時鐘啊,
你也有小小的針
滴滴答答不停的行走。
莫非你也在尋找什麼?

人生汪洋中,
你穿越繁複歲月,
觸摸種種溫度,
看盡人生滋味,
你為什麼仍然可以這樣精準?

直直刺入人們心裡的痛處。

——療癒痛. 張玉芸

如果你因為

錯失太陽而流淚,

你也將錯失群星。

——泰戈爾《漂鳥集》

妳的照片
已經不用印下來了
已經不用下載
不用充電了

我坐在辦公室
坐在電腦椅
坐馬桶
妳都會出現

妳一句話都可以不用說
眼睛也可以不用閉上
我只要看見髮圈
就想念脖子

——沈嘉悅〈或許什麼都可以想念〉

不要問我的過去
那些陳舊的珊瑚樹
那水底下
漂著泥絮的城市
船已經靠岸
道路已在泡沫中消失
我回來了
這就是全部故事

節錄——顧城,〈歸來〉

// 嘿,歡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