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皮的烏雲男孩痊癒日記系列,看的過程可能會有些痛苦,因為這一篇篇日記正如你面對自己情緒的過程,最一剛開始你會想要壓抑自己、接著你會開始逃避與自己對話、再下來你會經歷一段用各種方法「麻痹」自己的過程,在這一篇日記裡,茄子皮分享你也可能會想用「發洩」的方式紓解壓力,卻不小心傷了身邊的人。跟著看下去,也學著與自己的情緒共處。

第四章、發洩

你有聽過「薛西佛斯」的神話故事嗎?

薛西佛斯是一個人,因為某種原因被眾神打入地獄處罰,在地獄裡,他唯一的任務是推著一顆巨石上山,一旦到了山頂,石頭又會因為本身的重量而重新落回山底,就這樣,薛西佛斯一直重複著把石頭推上山頂、石頭滾落,回到山下再重新把石頭推上山頂的過程,日復一日,沒有任何變化,你覺得,這樣的薛西佛斯是快樂的嗎?

烏雲出現的時候,我被空虛的感覺佔領,覺得無助、沮喪、不耐煩,太陽出現時又無條件地感到開心,升起許多「喬裝出來」的希望,感到興奮、亢奮,卻感受不到喜悅,在絕望與希望交替下,不斷地回到原點、重新開始,然後出發後又回到原點、重新開始,我就像薛西佛斯一樣,一直重複經歷著「烏雲和太陽」的交替循環,因為搞不懂自己,所以開始練習麻痺。

然而,麻痺了就沒有快不快樂的問題了,只有當薛西佛斯保持「清醒」的時候,痛苦才有意義!所以我的選擇是:「相信薛西佛斯是快樂的!」比起麻痺痛苦,我寧可相信他是快樂的,這種信念讓我相信自己是仍然擁有「使自己快樂」的能力,只是在日復一日看似「徒勞無功」的推石頭遊戲中,到底該如何感到快樂?(推薦閱讀:如果有天這世界窮得買不起一點快樂

嘿,我好像想到了一個很好的方法,那就是:「把痛苦轉移給別人,試圖在轉移過程中,從別人的身上奪取快樂」,這一種轉移的過程,俗稱為「發洩」。發洩的動作像是薛西佛斯試圖從痛苦的推石頭遊戲中掙脫所發明的招數,核心的邏輯是:「讓自己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創造一種生命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假象!

[烏雲遊戲的進階版-發洩:把痛苦轉移給他人,從別人身上奪取快樂]

1. 對自己的身體做出傷害

我開始愛上打牆壁的感覺,那是一種「很真實」的感覺。

比起內心那些難以梳理、莫名未知的情緒,打牆壁的痛楚讓我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變態,但是打得愈用力,手愈痛,就愈覺得自己還活著,實實在在地活著阿。雖然沒嘗試過,但這可能跟打暴力電玩的邏輯差不多吧,差別是,身體的痛楚無法被電玩模擬,必須親身經歷。

你可能會問我,這明明是「自殘」,哪裡是「把痛苦轉移給別人」,哈哈哈,那我就想問你了,一個傷害自己身體或是自殺的人,痛苦的難道只有自己嗎?

自殘完以後會有一種自然的渴望,那就是:「炫耀自己的傷口。」想盡辦法讓周遭的人知道傷口的存在,好像是一種輝煌的戰績,證明自己仍然對自己擁有掌握的能力,尤其是面對自己最愛的人,我喜歡裝的楚楚可憐的說:「沒事的,只是有點痛罷了。」

明明知道這樣會使周遭的人擔心和難過,我還是會說,更正確的說法是「我必須說」,或許是需要有人來分擔這種難以理解的痛苦,或是想要邀請其他人來共同感受一下這一種痛,這一種住在傷痛裡面無法自拔又不知道烏雲從何而來,只可意會而不可言談,莫名其妙的痛!

我沒有對別人使用暴力,但是比起對別人使用暴力,自殘是一種更深層的「痛苦轉移」,被施以肢體暴力的人可以很明顯感覺的到痛楚來自於身體的受傷,但是自殘的人對於周遭人所施展的魔法,是一種無助的心痛,因不理解而感到無助、徬徨,因為愛,所以深深地感到心痛、難受,是否,多邀請一個人參與這一種「無法輕易理解的痛苦」,自己的痛苦就可以減少一點了呢?

我只是渴望被理解!(推薦閱讀:心理師聊「自殺」:他們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認痛苦存在

2. 對其他人行使身體或言語的「霸凌」

你知道嗎?對別人的身體使用暴力,是一種最簡單的發洩了,比殘害自己的身體還要容易,因為成果馬上「看的見」,痛楚的感覺又不需要自己承擔,更重要的是可以馬上看到別人的反應,這一種立即的回應,可以讓心中蒙上未知烏雲的我們迅速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雖然我沒有實際嘗試過,但是有一次在網路聊天室的視訊經驗讓我怕了,也懂了,為什麼所謂的「性虐待(SM)」會存在,為什麼有人會想要在別人的肉體上夾滿衣夾,或是在奇怪的部位塞入異物,不願意回想所以細節就不多談了。為什麼這麼做?原因很簡單,想要控制別人的原因通常源於,我們對於「失控的自己」,擁有試圖掌握的強烈渴望。(同場加映:格雷的五十道陰影:跳一場性與愛的拉鋸雙人舞

「如果沒有辦法排解或了解自己心中未知的壓抑與痛苦,那麼就邀請其他人一起來參與尋找答案的過程,讓其他人也體會一下生命不受自己掌控是什麼樣的感覺,讓更多人一起經歷痛楚,這個世界會不會就因為害怕而做出一些改變呢?」我想這個問題應該和「多處一點死刑犯罪會不會減少、多打一點戰爭人們會不會因此而更珍惜短暫的和平?」之類的問題一樣,沒有解答吧!

然而,讓別人的身體經歷「有形的」痛苦,其實是一種最低級的發洩了,而且很容易受到法律的制裁,高級一點的發洩是:「無形的霸凌!」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你的心中,慢慢的、潛移默化地進行,這才是最聰明的發洩模式呀。於是我發明了「言語的霸凌」,批評、抱怨、辱罵、強辯、反駁…透過各種方式展現自己的權威,把壓力釋放給別人讓自己好受一點:

批評 :千錯萬錯就是絕非我的錯,透過生產與製造別人的「不是」,讓自己心中「很有是」。

抱怨:一直怨天尤人,有很多認為不夠好的「說法」,去鮮少有改進的「行動」。嘴巴上這麼說、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只要不去做,就永遠可以說:「其實是我不願意做,事情才沒有發生的!」我永遠比別人好,置自己於不敗之地。(同場加映:生氣之前給自己三秒鐘:練習「不批評」的學問

辱罵:透過讓別人感到羞辱,來遮掩自己無法理解自己的羞恥感。

強辯、反駁的理由通常有兩種:

(1)別人對你做出了一些論定,深深覺得自己被說中了,所以反駁,把惱羞成怒發洩回去

(2)別人對你做出了一些論定,深深覺得他完全說錯了,完全不理解我,接收到了強烈的否定,所以得反擊,透過發洩把被理解的渴望傳達回去.如果覺得對方錯了就溫柔的和他分享對的,不是很簡單嗎?這顯露了我對自己的不理解,因為沒有很確定,所以才要反駁,把惱羞成怒發洩回去.至少我是這樣的!

言語霸凌的特性是,縱使我無意傷害任何人、傷害卻會自動生成,像是荒漠中的仙人掌為了保護自己必須要在身上長出密集又尖銳的刺,看似不傷害人的言語霸凌,是種天然的自我防衛機制,因為不像身體的霸凌會對周遭人產生眼見為憑的效果,讓我們心安了一點,「我只是在保護自己,並沒有傷害別人,對吧?」反正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其他」都是錯的,這以自我為中心的世界讓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很特別。

但是,刻意疏離人群所生成的安全感,真的會讓我們感到安全嗎?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種享受孤獨的能耐,但我無法,經歷這般發洩顧後的我明顯感到更加寂寞,我覺得自己離世界愈來愈遠、與大家格格不入,這再次助長了烏雲的濃度,天啊,我對自己咆哮:這鬼遊戲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停止呢,至少可以慢一點?(推薦閱讀:沒有人天生有安全感,一輩子的「安全感」練習

3. 追求物質與感官的刺激

我需要一種新的發洩模式,不管有形或無形,必須是不傷害自己也不傷害別人的,同樣的也需要讓我獲得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如果真的有這一種方式,大概會好很多!真的嗎?

3.1 購物狂

那時的我是一個偶爾還有人會邀約我演講的創業家,演講的時薪總是不低,每小時1600起跳,有一種發洩是這樣的:恨不得剛到手的鈔票可以迅速的「脫手」,這一種消費的快感讓我感受到自己的意義,嘿,親愛的烏雲,祢輸了吧?祢再怎麼想要使我狼狽,都沒有想到我可以透過消費為社會創造經濟的效益吧~哈哈哈,想要剝奪我的存在感,門兒都沒有!

但是通往快樂的門,會因為這樣而產生嗎?你大概覺得很諷刺吧,前腳進入會場我是一個傳遞夢想的創業家,後腳離開會場成了一個毫無節制的購物狂,而且你知道對一個男人來說,最快也最有藉口能夠把錢通通花光的消費是什麼嗎,就不多提了。原諒我,雖然在很多人眼裡,這很不值得原諒。

瘋狂的花錢與購物後,驚訝的發現,除了荷包少了,該少的痛苦沒有少;身旁的物品多了,該多的快樂沒有多,靠物慾堆積起來的存在感不堪一擊,難怪老子說:「有形的事物必有消失的一天!」

3.2  泡夜店

我還需要一點另類的刺激,一種肆無忌憚的解放與刺激,音樂、酒精、瘋狂扭動的肉體們,這使我感到震撼,真正震撼的是,解放之後仍然一如往常:該少的沒有少,該多的一點也沒有多!

第三章已經提過的麻痺又再次啟動,不想要再重複了:「快樂與痛苦是一體的,麻痺了,就什麼也感覺不到,無感的生活,是沒有希望可言的!」(回顧:【治癒日記】第三章:麻痹痛苦同時也麻痹快樂

就這樣,「發洩」的遊戲衍生了各種樣貌,顯然比烏雲和太陽的純粹交替好玩多了,種類多變化度高、自己又可以決定怎麼玩,然而,透過發洩來掏空自己僅是過程,動機當然是脫離烏雲所帶來的難解的痛苦,結果卻產生了一種新的狀態,叫做「空虛」,雖然這是一種新鮮的感覺,但烏雲並沒有因此消失,漆黑的太陽依然存在,麻痺的月亮偶爾仍會出來作怪…嘿~你知道面對空虛最好的處理方式是什麼嗎?

就是「填­­­補」,或是透過另外的方法轉移注意力所行的「偽裝」,不管是哪一種方法,似乎都離解開烏雲的謎題愈來愈遙遠了,所有為痛苦帶來暫時解套,卻讓我們離真實愈來愈遙遠的,我都稱作「謊言」.很想對旁邊的人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縱使這無法彌補什麼,然後也想說:「我其實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認真的,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但其實我慢慢的開始不感到孤單,看看周遭,壓抑、逃避、麻痺、發洩的人到處都是,如果坦然去看待這一切,會發現自己並不特別呢,原來我只是比較誠實罷了.這個世界就是充滿了一大堆欺騙自己的謊言,見怪不怪!

請繼續讀下去,閱讀下一章:「謊言」,人生中總是充滿謊言,但有時候謊言帶來的教訓讓我們離真實慢慢逼近,或許局勢也即將要逆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