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倫敦政經學院 LSE 回到台灣的作者 Google,回想自己所處的兩個「鬼島」,英國與台灣,用趣味的角度探討這兩塊土地上的生活,從飲食開始思考,為何以「美食天堂」著稱的台灣,卻經常讓人擔心食物「安不安全」?我們的生活周遭還有所謂真正的「牛奶」嗎?(推薦閱讀:台灣留學生在倫敦:三萬台幣與三萬英鎊的掙扎

回來台灣一陣子,終於還是忍不住手癢動筆,打算藉由我現在失業的日子來好好整理一下這段時間的所見所聞,名稱我也想好了,就叫做「鬼島們的觀察日記」吧!文風我也想跳脫以往嚴肅正經的筆風(什麼時候有過)到比較有趣的主題,畢竟推廣 9GAG 也是我隱藏的人生志業(題外話,9GAG 真的有在徵人,大家快點去加入讓世界充滿愛與歡笑吧)。

回歸正題,為什麼叫鬼島們呢?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們所敬愛的這座寶島別名也叫鬼島。有鑒於大家對於鬼這個定義有所分歧,我特別去維基百科和其他地方找了資料(對,我很閒),發現各方說法不一,在此就不一一列舉。想我當年聽 Jay Chou 的時候有一首歌叫做「在我地盤這你就得聽我的」,沒錯,我只好訪效國外學者在 paper 上常常無恥的使用「雖然在諸多定義下這個詞有不同含義,但本研究在此定義最適切、最妥當、最簡單的用法,然後此定義適用以下兩百段」,以此定義「鬼」在此代指「一切怪異現象」,所以鬼島之名,台灣當之無愧,很多奇異的、特殊的、不可解釋的現象正發生在你、我、他之間(恐怖捏)。

廢話休說,另外一個鬼島就是英國啦。此一詞起源並非於我,而是我某次聊天的大陸人,他在談話時忽然冷不防冒出一句:「啊~果然是鬼島啊!」,讓我頭上頓時生出許多問號,心想難道我來自鬼島這件事也被你火眼金睛一下看穿了嗎!事後才知道原來他說的是英國。鬼佬們所居之地想當然爾稱之為鬼島,再加上爛天氣和暗黑料理,稱之為鬼島都嫌客氣,應該要叫做地獄島和撒旦島才夠分量啊,然後大家以後見面一起打招呼:「Oh! DamnBritish」、「English you!」,就成為耳熟能響的髒話。

好我們來說重點,重點是待過兩個鬼島的不才小弟弟我,只好依我所見所聞來對兩地的經濟、政治、財務、民生、科技、環保、飲食、歷史等等等等,來做一些論述和淺見,雖然我嚴重懷疑我寫完這篇文章之後此系列文章就此流產,而小弟一向說重點的文風,想必每篇文章長度都很驚人(文長慎入),請大家洗心調身、沐浴焚香之後再來閱讀。

回歸主題,再不說重點我就要成為忠信體了。作為本系列文章的開頭,主題是很重要的,今天我們主要來探討的主題是「飲食」。

相信一提到英國,浮現在大家腦海中大概會有壞天氣、大笨鐘和令人驚喜(?)不斷的黑暗料理吧。英國食物出了名的難吃,英國同胞也是陷於水深火熱當中啊!我有時想起我們學校 Old Building 四樓的飲食還是會讓我不寒而悚(抖)。而反觀鬼島 A 台灣,根據可信度似乎不高的報導,卻是 CNN 公認的美食天堂。每每身在異鄉漂泊被 English Food 慢性毒殺的時候,看到台灣的食物報導真是一把眼淚都要噴出來,而深夜看到台灣朋友貼滷肉飯、麻辣鍋的照片更想要寄一箱氰化物去殘殺他們。(推薦參考:

但有一些東西例外,首先是乳製品,舉凡牛奶、起司、奶油、乳酪和優格等等都讓我吃得相當愉快。再來是水果,雖然英國水果數來數去就那幾樣,但找對地方買真的很新鮮可口,尤其是果汁,即便是 Tesco 自有品牌一公升75p(折合台幣約37.5元)的果汁,我也覺得很新鮮。最後是沙拉,雖然英國蔬菜數來數去也是那幾樣,也雖然英國沙拉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賣得非常貴,但沙拉真的很新鮮。簡而言之,雖然英國食物難吃的要命,或著是便宜的餐廳食物難吃的要命(也是有好食物只是你要花大錢),但我在英國吃東西的時候、吃水煮馬鈴薯、水煮豌豆、水煮菠菜和水煮花椰菜的時候,我不曾為我吃下肚子的食物感到疑慮,即便它真的難吃的要命。

而當我從暗黑料理的異鄉鬼島 B 逃奔回我們美好瑰麗的鬼島 A 的時候,我本來以為我此生將會沈浸在美食、愉悅與口腔期被完全滿足的無上快樂,我發現我錯了。

故事發生在我於某天晚上在便利商店買了牛奶,打開後喝下它說起,然後這個簡短的故事在我最後在到家裡抱著馬桶拉肚子結束,中間以我喝下牛奶感受到的古怪口感做為故事的轉合。

我必須要說,雖然在下不以成為小當家那樣敏銳的味蕾著稱(但特級廚師的徽章偶爾還是會飄出來),還有在下的鐵胃經歷多年神功小成和前往印度大陸的鍛鍊之後,非等閒食物能夠敵之,但我沒有要以爺爺的名義發誓,這東西絕、對、不、是、牛、奶!(請讓我用兩百個驚嘆號表示我的無比震怒)

然後這讓我想起前幾天和一位在英國認識之後跑到台灣學中文的英國友人吃飯的時候,我不免俗地問起:「你喜歡台灣嗎?」這種問題。他笑了一下,然後沈默了一分鐘,然後他說:「我不知道,還可以吧。」

身為一個台灣人,聽到這種話應該腦中小宇宙爆炸兩百遍,不能容許這種話發生,這種制式問題應該要有制式答案,就是「對,沒錯,我超愛。」、「我愛炸了!」、「人們超友善的啊!」、「食物超好吃的啊!」以上,沒有容許其他答案的空間。

於是我問原因,原因很多,有環保、種族問題、新聞、教育等等的原因,而這些請容我在之後別的文章一一論述(如果還有別的文章的話),其中一點,就是飲食。

坦白講我超意外的。但聽他說完之後,我也不能反駁什麼。它是一個素食者,他說他以前在英國都能吃得健康又新鮮,而在這裡似乎有一點困難,素食當中常常有古怪的合成食物。

「我喜歡夜市,非常有趣。」他笑著說,「但我常常在這裡吃下食物之前,都會擔心這安不安全,不是衛生的問題,我去過其他地方衛生也不好。但我今天在這邊說的是安不安全。」

我無話可說,我也無從反駁。

因為我自己一喝了牛奶就知道了。我想在便利超商買牛奶、買果汁都覺得相當困難,其一是選擇的品牌實在是太少了,你知道這些看似琳琅滿目的商品,其實都出於幾間財團。我已經不太能相信統一的產品,其二是我也不太能相信所謂百分百純天然這幾個字。但是我卻沒有其他選擇,我站在便利商店的櫥窗門口,感到深深的悲哀。(推薦給你:顛覆認知的牛奶知識

而當我回家,打開電視的時候,我還是能看見林鳳營的廣告。一瞬間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這種感覺。上網去搜尋,甚至維基百科上面還有台灣歷年食安問題總整理,那個頁面之長我就不多說了。而經歷了假酒、鎘米、起雲劑、朔化劑、黑心豬肉、地溝油等等等之後,我們也經歷了公民覺醒、青年參政一起打擊黑箱、貪腐之後。我們以為我們社會有所進步,我們以為台灣變得更好。很可惜,各位,我們沒有。

請搜尋或打開《圖解食品安全全書》之後,你會知道這有多麼恐怖,而民主又有多麼的脆弱。

今天我可以不在意我的國家經濟成長如何(雖然有時候還是要在意一下啦),我可以不在意我們的薪水是不是凍長、物價是不是飛翔,我也可以不在意我們社會之間有怎麼樣嚴重的種族歧視、職業歧視、專業歧視,我也不在意我們政治制度如何混亂、政黨間如何內鬥、媒體素質如何低落,我不在乎2016年總統是誰,姓啥名誰。

但是我在意我們國家的安全,我在意我們全體國民的人身安全。

我出生於七年級後段,俗稱的草莓族豆腐腦。而我們的父母正值即將退休的時候,他們也將要開始享受他們的人生。雖然我樣本數不足、抽樣方法也值得再討論,但我已經有點數不清有多少我這一輩朋友的父母因為癌症而死去。

我沒有經過嚴格的科學方法研究來證明我們每天吃的東西確實致癌,也不能歸納說這些不安全食品是導致癌症的唯一因素。但我確實相信如果我們的食品安全,如果我們所吃的東西新鮮而健康,我們會過得好一點點。也或許我身邊可以再少一些朋友的淚水。

我們不是一個進步的國家,絕對不是,鬼島一詞當之無愧,雖然你可以說,對面就有一個巨大的鬼國,他們黑心食品問題比我們多。沒錯,我同意。但別人的過錯不能成為自己犯罪的藉口,也無法合理化我們的行為。

人類生活不過就可以歸類為四種,食衣住行。我們親愛的政府,如果連最簡單的食我們都不能保證人民的安全,我們拿什麼稱自己為一個進步的國家?我們憑什麼覺得我們比對岸好,我們又拿什麼臉面來狗眼看人低來自別國的外籍勞工?

2016我不冀望會有一個更好的未來,我也不要重新出發找出台灣國際地位,我只希望有一個更安全的家鄉、更健康的生活。這裡可以變得更好,這裡本來可以變得更好,而現在,它還是一個鬼島,妖魔鬼怪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