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是長輩、我自然理虧」你曾遇到這種狀況嗎?這個世界的對錯不應該建立在這樣的相對論,身為年輕人,也許我們都少了一點憤怒與爭辨是非的勇氣。(延伸閱讀:

我以前不太愛管閒事,但是有一天的一個當下,我突然覺得應該可以雞婆一點,或許世界會更好。

那時我正在公司路口等紅綠燈,眼睜睜看到一則車禍事故。表面看起來是一位騎機車的年輕人追撞另一位也騎機車要迴轉的中年人,但很明顯的那位中年人沒有減速,也沒打方向燈就快速迴轉,以至於騎在後面的年輕人來不及剎車就這麼撞上去了,結果年輕人扎扎實實的連人帶車子重摔在地上,我和同事親眼看到他就在眼前很痛苦的從地上站起來,臉上有擦傷,卡其褲破了一個大洞,摩托車也壞了,他無奈地摸摸頭一臉惶然,然而那位中年騎士卻冷冷地看了年輕人一眼就騎走了,年輕人沒有任何反應,或許也反應不及。

那個霎那,我感到憤怒。憤怒這個中年人視而不現,也生氣這位年輕人太軟弱。於是我和同事雞婆的個性就來了,決定帶著這位年輕人去找那位中年騎士理論。還好那位騎士沒走太遠,就停在前方,我和同事過去告訴他,他應該跟年輕人道歉,至少要表示關懷。他竟然大聲的反嗆說,「是他來追撞我的,我有什麼錯?」然後更大聲的說,「你想怎樣?要不叫警察啊」,這樣的態度更是引起我的反感。

我與同事跟他說,追撞事件是因你而引起的。他也不服輸的跟我們抗辯,就這樣我們在馬路上爭辯了十幾分鐘,我們告訴他我們兩個是證人,加上路邊的監視器應該是最佳的證據,終於他語氣和緩了,願意跟年輕人溝通。年輕人在旁,一句話也沒說,對方的強勢讓他吞了話語權。最後,我們還是將決定權還給這位年輕人。

我們建議他不管要據理以爭或選擇原諒由他自己決定,但是要先讓自己有爭取的立場。我們只想讓那年輕人知道,事情發生要有能力表達自己的立場,而不是一味的忍耐或屈服。

現代人常感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尤其是冷漠的心態看待周遭發生的事物,甚至連該伸手救助的時候也都默不吭聲,自掃門前雪的心態非常普遍,以至於有些時候讓壞人囂張,讓好人委屈。這時候我們真的需要雞婆一點的人,愛管閒事,愛路見不平,愛拔刀相助。

我們要的不是得理不饒人,但是也不要忍氣吞聲。有時候當我們孤單無助時能有一個支持的聲音出現,會讓我們覺得格外溫暖。或許多管閒事不是很必要,但是必要的時候,行有餘力的時候,又剛好遇見的時候,真的可以拔刀相助一下。畢竟這個社會,溫暖的手是不嫌多,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有情的社會。(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