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職場,不合理的事情總讓你抓狂嗎?親愛的,你見識到的好與壞都有值得你學習的地方,打開你的心,把壞的丟下,好的留下來。(推薦閱讀:【女力領導專欄】當你覺得自己在做小事,你就把事情做小了

 

看過充滿黑色幽默的阿根廷電影《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嗎?由六個獨立短篇組成,描述了六種情況——總是被瞧不起、遇見害死摯親的人、新婚老公邀請外遇對象出席婚宴、想方設法替自己兒子脫罪的富爸爸、違規停車被拖吊、公路上的超車——的失控發展。也許有點誇張,卻是人們心中暗黑怨氣的寫實宣洩。

而我不得不說,在為期半年的實習期間,遇到新上任搞不清狀況的主管、並且被指派一件費時無意義的任務,雖是再常見不過的麻煩事,說不公不義太誇張,但絕對可以列入「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之一。

這段日子,我的大腦總部被「厭厭」、「怒怒」主控,我常覺得心煩氣躁,一週內去洗了兩次頭,我的造型師對我說:「妳工作還好嗎?最近妳來,看起來都不是很開心耶!」我笑笑,出了美髮沙龍,打了電話給N,沒什麼事,只覺得脆弱、想哭。他說,我聽起來很需要一個抱抱。(獻給心裡的孩子《腦筋急轉彎》:成長路上我們一路撿拾,一路丟棄

這個月初我還經歷了可怕的超進化生理痛,一如往常的腹痛不說,還頭痛不止、暈眩,脹氣得難受反胃。

我知道我的生活不對勁。因為某些僵化的政府制度,單位必須進行紙本資料整理任務,其中一部分指派給了我們這群實習生——這一部分用了四十多本檔案資料夾,每一本都裝有四十個透明資料袋,塞得鼓鼓的。資料整理不是件難事,本就很難從中多學什麼;可以學習的是,在分類、分層的過程中,更加認識所處單位曾做過哪些事、有什麼內涵。(倫敦實習筆記:好的企業,懂得讓實習生被看見

但荒唐的是因為新官上任,所以他其實也搞不清楚這些資料的內容,更無從告訴我們如何整理,最後我們全跑去問先前坐這個主管位置的人。好不容易處理好之後也沒特別喜悅,只覺得鬆了一口氣,畢竟這實在不能算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只因為制度是這樣,咱就得這樣跟著它玩。

法國作家尼古拉斯.尚福爾(Nicolas Chamfort)說:「為了不讓生命難以承受,你必須接受兩件事:時間的摧殘、人事之不公。」("In order not to find life unbearable, you must accept two things: the ravages of time and the injustices of man.")

然而讓我最難承受的,是我明知制度、任務與主管的荒謬,卻只敢抱怨,不敢直言溝通。我明白世上總有些事會因為弊端已久、積陋難改,或是顧念自己前途,而不得不低頭,不能不妥協,但我依舊為我的膽小感到羞愧。倘若每一件不合理的事,都沒有一個夠膽開口的人,眾人的前途該當如何?我們生活的世界如何變好?(下屬對主管的殘酷告白:是你讓我對工作很無感

「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才能保護自己的夢。」

我希望我從這些不愉快裡學到的,不是如何更加社會化的融入,不是換個角度想海闊天空,不是逆來順受,而是能夠看見自己生活裡的病,正視自己的不快樂,誠實以對,弄清楚這樣的「不舒服」是成長還是消耗。即便暫時無法扭轉現況,至少還「知道這樣的情況的確是該抱怨」、不麻木、不阿 Q ;在批判主管的同時,也試著體諒他的難處,抓出制度與結構中必須被破除的 Bug,和朋友長輩討論這些弊病、釐清事情癥結,想想現在可以怎麼樣把任務做好、思考未來能有什麼根治的解方;並且,停止因為對現況的不滿而生,卻讓自己更厭惡自己的惡習:例如大吃大喝不運動的糟蹋身體,或是持續的遲到。

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漸漸不再那麼憤怒,能夠平心靜氣地面對差事,決心在更有能力的時候,為這些令人抓狂的小事盡一點力,讓它不再發生,而不總是好了傷疤忘了痛的健忘,或在自己逃出了以後消極地想:老娘也是這麼走過來的,撐過去就好了!

我們可以迂迴前進,選擇不魯莽衝撞的途徑努力,但不要麻木放棄,不要膽小怕事。在笑不出來的時候,記得自己有多幸運,所以要更努力,創造別人的幸運。(也許是我們在離職的那一天爆炸,之類的。)


( photo credit:PEXEL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