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所有人都對死亡避之唯恐不及,電影《百日告別》緩緩走上傷痛的來時路。我們聽電影男主角石頭談失去這堂課,這次邀請了暌違銀幕五年的林嘉欣,陪我們走過這趟平凡而深刻的人生里程。(推薦閱讀:

 

「甜美、優雅、女神」哪個是你對林嘉欣的認識?以上都不是林嘉欣對自己的答案。暫別大銀幕五年,林嘉欣再次以《百日告別》入圍金馬獎影后,她在人生路上從未歇息,銀幕外不停止用力生活、深深領略、磨礪出生命厚度。

林嘉欣從《百日告別》,帶著一如過去女人的深刻細膩走來,更帶著一種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悲壯遼闊。《百日告別》是這樣的一部戲,林嘉欣領著角色讓身而為人的領悟遠遠超過人們對電影女人角色的關注。這天我見到林嘉欣,她一聲雀躍的「你好」、伸出的手格外溫熱,令我想起讓「死」的議題有了溫度的劇中角色心敏。


(圖片來源:百日告別

不只演好劇本,更活進生命

嘉欣談起入圍,接受祝福卻也格外平常心,與七年前以《親密》拿下最佳女主角的雀躍截然不同。她更感謝評審對整部電影的肯定,入圍絕非一人的加冕。金馬獎出現林嘉欣的名字相隔七年,七年歷練,嘉欣結了婚、生了孩子,銀幕外她提著菜籃上市場、緩緩踏實走過平凡而深刻的人生里程。

《百日告別》同是這樣平凡的一部戲,生而在世到頭來都會經歷的生死,正需要這樣不僅在鎂光燈下發光、更用心醞釀自己生命滋味的演員。

電影裡的心敏在車禍失去未婚夫,尋著未婚夫留下的筆跡走他來不及走的路,嘉欣說電影人物看似一直在前進,卻更像逃避:「其實她是漸漸在破碎的。我和心敏很不一樣的。心敏是把心事擱著的人,我是很喜歡講出來的。她沒有什麼朋友、不想給別人負擔。未婚夫的家人也沒把她當一份子,對於亡人的心情她是沒有誰可以發洩的。」(延伸閱讀:

相較之下,嘉欣是個擁有很多朋友、喜歡抒發的人。我問這樣的差距如何到達心敏的角色?她笑起來像要融化整個空間的說:「這就是我覺得演戲好玩的地方。」

在生死場域裡找到生命出路

嘉欣說演員對她而言是最好的工作,對世界充滿好奇心的她因此經歷許多不同的人生。心敏這個角色讓嘉欣重新思考生死議題。回歸生活這幾年她迎接孩子到來,開拍前父親離開人世,一瞬間生死在她的生活場域理快速流動、忽明忽滅。

「想到死就會想到生,很多時候我們希望有人來時、他就不來,不想他走卻又留不住。我越大以後經歷很多親戚朋友的死亡,他們會老,我會長大。我們同時越來越接近死亡,只能好好珍惜,每次的相遇都更關心,多體貼。」

嘉欣認為這部電影給她的功課是尊重每個人悲傷的方式:「這部電影有很多開放式結局,它告訴你無論你用什麼方式面對離開的人,都不會有絕對對錯。你要有自己的療癒過程,沒有人可以完全懂另一人的傷痛,原地轉也好、逃避也好,你必須找到自己的方式。」(你會喜歡:

留不住亡人,留得住記憶

聊起生命中最深刻的失去,她總是記得阿嬤的離開:「我從小到大跟我阿嬤感情很好,我常想起我們牽手坐在沙發聊天,那時我是小朋友,我阿嬤也像小朋友、越活越回去了。我十幾歲時她離開了,這是我第一次面對死亡。有一次我們全家要去整理阿嬤房間東西,我就在那個房間裡,很想找她的味道留念。」

你猜猜,對嘉欣來說,阿嬤的味道是什麼?

她說:「是白花油的味道,我現在常常會聞到白花油的味道,就會覺得她在我身邊。這個時候心裡很溫暖,我知道她在我心裡。」

站在存在阿媽味道的空間裡,她尋得凝聚時空的記憶方式,白花油的味道是老實安心的,是抹在焦躁心上的一抹清涼。那是嘉欣惦念亡人的方式,記憶她的味道,每當飄來,心裡也滿溢所愛之人留下的暖。

每一次失去,都重新思考你在人生的位置

「按著你的步伐,去面對失去這件事。」嘉欣以心敏的故事、也與自己的人生經驗與女人迷讀者分享。

「死亡有很多歷程,傷心、憤怒、悲哀,會讓你覺得很迷惘。迷惘是好事,因為你可以重新思考自己在人生的位置。」

人生每個階段都會面對失去,嘉欣覺得這些課題於不同年齡各有學習。談起 20 歲的失去,她說坐如針氈、更長了一點後的失去則是接受:「20 歲的失去來的很痛,但是很快就忘了;那時候的失去或許對我是好事。漸漸的越來越大,就對失去抵抗的力氣,不去接納也不是,在這樣的狀況我會更珍惜。」(現正熱映:

「我今天可以一無所有,還是要繼續過日子,明天仍然可以面對。」

嘉欣的二十歲喜歡把所有渴望摟得緊緊,偶爾也懷念那樣的任性,現在她身上複合更多角色,不僅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更承接著孩子的呼吸、家庭的形狀,有些任性勢必得拋棄:「在電影我會保有那樣的任性。現在還是可以瘋,但總之要有一個範圍,因為有責任感了嘛。」


(圖片來源:百日告別

童心不減:經歷不會抹滅我的本質

演電影對嘉欣來說一直是任性的,常有人問一部戲該聽導演還是聽演員,嘉欣笑說林書宇導演常說:「你都在演自己想要的。」出於一種信任,導演與演員把自己安然投入劇本,是最好的平衡:「導演很信任我,我前期是自己做準備,沒有很多時間跟大家聊天。相對的我很感激他那麼信任我,到現場他就覺得我一定比他更認識心敏,我格外珍惜這樣的信任。」

訪問至此,我心想嘉欣真像一個孩子,她時而轉著眼珠思考、時而比手畫腳比劃人生,她不老生常談成長後的坦然、更說回到最單純與世界共處的方式,快樂就笑、該任性得任性。我問她入行這麼多年,在電影工作上的領悟有沒有不同?她率真說:「我是都沒有變的,工作只會讓我看見更多人生百態,它讓我學習,而且更豐富我的生命,但我的本質不變。」

不說嘴歷練,林嘉欣像個永保童真的小孩,讓自己活得如一。或許這樣的林嘉欣你未曾看見,人人都用「甜美」框架林嘉欣,她開朗大笑說:「假的,假的。」(你會喜歡:

嘉欣說:「我很愛照顧人。我覺得我是很貼心的大姐吧,一起出門什麼事我都愛幫大家安排好。我覺得自己是乾淨俐落、是非分明。」

似乎比起甜美可人兒的形象,她更樂於做敦親睦鄰的鄰家大姐。

一個演員懂得生活是很重要的

我總覺得這位林嘉欣,和我記憶《親密》的 Pearl、《愛情左右》裡的聶冰是很不一樣的。好像大家都喜歡林嘉欣楚楚動人、甜美傾心。這天我見林嘉欣身上更多「人生任我行任我去」的霸氣,不是那些劇本裡總是等待解救的女人典型。

嘉欣說這幾年暫別大銀幕,反而更豐富人生風景:「最大的改變就是對生命的體會更深了。我懷老大時,還不到十二周寶寶和我有危險,那時先生在外地拍東西,我真的很害怕,畢竟是一個生命,就像我前面說的,來了你也無法擋,走了你也不能留。對生命更寬心也更珍惜。」

很早進入演藝圈,終於能找回生活感的嘉欣聊起現在的自己:「我也是媽媽,也會去傳統市場買魚買菜,把孩子拎在身上做家務,這件事都在累積我作為一個演員,這是我做小姐時不可能擁有的感受。你們認識的林嘉欣也好、媽媽也好,每一個都是我自己。」(延伸閱讀:

紮實生活裡的學問:孤獨是一種美德

一個演員懂得生活是很重要的,若是沒有柴米油鹽、洗衣煮飯,怎麼懂得體驗生命。我好奇走入家庭的林嘉欣是什麼樣子?她擔不擔心家庭與工作的失衡?嘉欣說:「我每一個角色都盡心盡力。」

「你要成為一個好的聽眾,不管誰跟你對話,你都要聽,即使小孩五歲,我都認真傾聽。工作也是,不管是採訪還是拍戲空檔的聊天,我那個當下都是絕對專心的。」

嘉欣認為職場工作的平衡最重要還是回歸自己,處於很難靜下心的環境時,如何保有孤獨與思緒:「不怕安靜,我現在比較少獨處。但我很享受獨處時間,孤獨是好的,跟寂寞不太一樣。孤獨是一種美德。」(推薦你看:

作為一個女人的滿足:我把滑手機的時間拿來愛人

作為一個女人,保有自己的獨處;作為一個母親與妻子,也不吝分享自己的時間,嘉欣談自己與家庭的關係:「我和先生認識很久了,還是有很多話題,很多事想分享,說個沒完!對教養的價值觀也都很契合,一路上我們一起建立一起學習。」

嘉欣說真愛不是必然,要花很多努力去維持一段關係:「現在的環境大家都很忙,沒什麼連結,彼此都滑手機,已經拿走人之間的關係、親密感,我很刻意在我生活裡拒絕科技,我不會有自己的臉書,回到家我就把電話用無聲。我們家不開電視的,都在聊天。我把滑手機的時間拿來愛人。」

關於步入家庭這件事,嘉欣知足的令人生羨、卻也十足替她祝福,因為她是這樣超乎認真、謹慎的看待關係。

「我做一個女人很滿足。有家庭後,真的是很棒,這是作為女人的一個福份。」——林嘉欣

二十歲盡力輸,三十後更隨和

走過人生幾個分水嶺,已經是女人中的女人的她依然保有滿足與天真。這樣的嘉欣特別適合送給女人迷二十歲與三十後的女人祝福。

她寫給每個二十歲的迷惘:「儘量做你想要做的自己,談戀愛也好,旅遊也好,做一些大家都覺得不可能完成的事,就在二十歲去做吧!瘋狂一次,天馬行空,不要害怕別人怎麼看你。二十歲這個年紀要盡力去輸,你是輸得起的。」(同場加映:

成長又過了一個十年後,嘉欣說:「幽默感很重要,年紀越大越重要,你接受過很多不公平的事,你越需要幽默感,傻笑也好、又哭又笑也好,不那麼計較了,很多事你這輩子該要穿多少吃多少都定下來的,其他就隨和。」

與嘉欣聊到這話下,我有些不捨離開,總覺得她身上還有很多寶可以慢火細熬、值得焠鍊。那個我們不熟悉的林嘉欣切面,開朗的、喜歡照顧人的、利利索索的。

我不能忘情電影心敏眼光裡鬱鬱的宇宙,更不能忘記此刻坐在我面前林嘉欣眼神裡的明亮春天。

最後一句話,林嘉欣給女人迷的所有讀者,同時也是她無論活到哪都鼓勵自己的一句話:“Don't stop dreaming!”願我們永遠有夢。

「別忘記夢想,有時身邊很多人愛你疼你,會阻止你的夢想,因為他們擔心你受傷。但路是你自己走,只有你的心知道方向的,你有自己的路就不要停止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