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延伸閱讀:

你在床邊看著,窗外陽光
緩降在植物身體
想像她走近,耳朵靠著你的胸口
掌心緊貼你的背

想起每次從身後摟她,親吻的時候
她的手指在你肩上迂迴
你靠著她頸項,鼻尖深陷她身體
想起她早晨撩起頭髮
問你哪天要去游泳
想起一間深夜的超市
你們突然地擁抱,再擁抱
她撫揉你的髮梢像要剝落靈魂

如今,你走在黃昏的街道
看見一只困死在樹梢上的風箏
想像以後在鏡前穿衣
扣著零亂的鈕扣
日漸習慣領帶的歪斜

——缺口 ◎任明信

// 那些太過甜膩的早晨讓人懷念,懷念表示不再擁有。

圖片來源:Nexity Residenziale Italia @ pintereat

我不革命
沉默是我所能發出
最大的聲音
廣場經過我
群眾經過我
旗幟落下
又揚起,他們要把馬車
變回南瓜
祈禱藍色的天空和
綠油油的樹
在陽光的照射下
變得透明
我不說話

我不說話
我不說我不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所說的
我不拿槍
不彈鋼琴
群象已經來過
野雁也都飛離了

我還不知道
自己在等甚麼
如果末日
在戰爭之前來到
我仍不告訴你
自己想做個國王
或是當隻羔羊

——我不革命 ◎徐珮芬

// 沉默是我所能發出,最大的聲音。人們為何要革命?正因為我們原諒這世界不夠好。

圖片來源:Lisa Hillborg @ pinterest

想念是黑色的手

把春天摺成一夜薄薄的雨
在窗外,寫下一整行
遠方的名字

直到,日光掀開書頁邊緣
你迎面走來
將我輕輕闔上

——想念 ◎孫梓評

以詩之名〉〉我多麼想念你

我所擁有的
不過就是一些愛
微小的愛
試著照亮自身所處之地
試圖照亮你
的一些微小的愛
如果你不信愛
對你來說
我就是一個無用的人

——無用的人◎林婉瑜

// 以詩之名〉〉如果你不信愛,我對你來說不過是無用之人 

迎接假日午後乾爽的陽光
我打掃房間
卸下窗戶,將鐵窗打開
把對面的公園請進屋內
風給我明亮的氣息
草地爬過窗子,蔓延到房間亮處
久違了,美麗的生活

躲在音響裡的女孩
歌聲特別高昂
澎湃的樂聲剛過,桌椅還在起伏
窗簾抹勻了夏天的味道

布娃娃拿起遙控器
把桌巾凌亂的髮絲一一梳好
落地鏡展示胸口潔淨的顏色
床也不再躡手躡腳了。

美麗的疲倦開始堆積
就先跟棉被擁抱一下
不要關上窗

——黎俊成,〈打掃〉

// 早,這個週末,我們就再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