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台灣或是美國,「女性總統候選人」在總統大選中,都引起不少性別話題。不論最後是否真的有女性候選人,在男性主導的政治界中,女人該如何挺身而進,讓世界看見性別平等,才是我們共同努力的目標。(推薦給你:她曾被認為是東德灰老鼠,現在她是德國總理梅克爾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有兩位耀眼的女性候選人,分別是美國民主黨黨內總統候選人 Hilary Clinton,以及共和黨黨內總統候選人 Carly Fiorina,但由於兩黨皆尚未決定最終黨候選人,故能否有女性總統候選人仍是未知數。這兩位政治界的「少數族群」,在總統大選中引起不少性別話題,身處於男性主導的政治界,兩位女性候選人如履薄冰。(推薦閱讀:【CEO專欄】女人跟政治,到底有甚麼關係?

共和黨黨內總統候選人 Donald Trump 曾於今年9月語出驚人,評論同黨黨內候選人 Carly Fiorina 的外表。「看看他的臉,有誰會投給他?你可以想像我們下一屆總統的臉是那個臉嗎?」("Look at that face, would anyone vote for that? Can you imagine that, the face of our next president?")


(圖片來源:來源

Carly Fiorina 在數天後的黨內辯論賽中反擊:「我想全國女性都聽得非常清楚川普先生所言。」("I think women all over this country heard very clearly what Mr. Trump said.")

女性候選人的進退兩難

性別刻板印象是社會對性別有著既定人格特質、行為舉止和角色扮演的期待和想像,性別刻板印象為何,不用多說,大家都很清楚。每個職業也都有其刻板印象,總統亦非例外。在政治領域,男性刻板印象和國家領導人形象頗為符合,剛強、果斷,以及強勢,但女性的刻板印象則與之甚為扞格。

有人認為,女性候選人可以散發同情、包容,以及溫和的女性特質,對勝選而言是有利的,但有人認為女性候選人因缺乏男性刻板印象的特質,自會與領導人的形象有所落差。(推薦閱讀:蔡英文霸氣女力,《時代雜誌》鏡頭下的女性政治領導

不難理解,女性候選人在面對選戰時,若展現了陽剛、強硬,或果決的男性特質,將有失女性刻板印象的期待,但若展現了溫柔、關愛的女性特質,卻又顯得不適任國家領導人,其能力將受到挑戰和質疑。國家領導人優秀與否的標準因是男性刻板印象的體現,所以女性候選人易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推薦閱讀:在冰島,政治是女人的天下

性別牌像鬼牌,應謹慎出牌

有趣的是,阿拉巴馬州大學的政治學教授 Nichole Bauer 於其社會實驗研究結果指出,選民並不會全然用性別的角度去看待女性候選人。性別刻板印象只有在特定情形,遇有特定字眼、特殊景象時才會啟動。例如,當女性候選人抱起嬰兒時,或是當女性候選人身為人妻、走進廚房時,性別刻板印象才會被挑起。研究結果顯示,儘管選民不會主動用性別視角看待女性候選人,但一旦惹起性別刻板印象,選民較容易因為刻板印象的干擾而減少對女性候選人的支持。

根據競選廣告的分析報告,相較於未讓選民浸於充滿性別刻板印象的競選廣告中,若讓選民在競選廣告中接收到高度性別刻板印象的字眼或畫面,選民對女性候選人的支持度將降低15%。由此可見,在無性別刻板印象資訊干擾的情形下,女性候選人並不會因為性別而處於劣勢,但若媒體廣告、演講或網路充斥著性別刻板印象的訊息,女性候選人的支持度恐降低。

性別牌像鬼牌,應謹慎出牌

女性候選人在競選政策上,相對於男性候選人,更需謹慎處理其競選形象,尤其是性別牌(Gender Card)的處理。保持性別中立,適度地避免使用性別歧視的字眼,並屏棄具有性別窠臼的思考,選民就能較為理性,不受到性別刻板印象的干擾。(推薦閱讀:從歐美看台灣!女人參政讓社會更好

重點不是換不換柱,而是性別能引起多少關注

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也有兩位耀眼的女性總統候選人,但在兩大黨的總統候選人皆推派女性的情形下,較不易凸顯性別在台灣總統選戰中的影響力,也無法看出選民對性別刻板印象的態度。2012年,女性參與投票,馬英九獲得大量女性選民青睞;女性參與競選,蔡英文擔任首任女性總統候選人,女性的政治力持續累積。

2016年,換柱不換柱,我不在意國民黨如何布局。若不換柱,我不希望性別議題從此被忽略;若換柱,我也不希望性別議題只是被嘲弄,然後不了了之。讓我們一同期待明年的總統選戰,兩大黨能打一場漂亮的性別平等選戰,讓世界看見台灣的性別,同政治一起向前。(推薦閱讀:性別歧視不分藍綠:女性政治人物,為何不能理直氣壯地「單身」?

參考資料:The New YorkerCNNJournalist's ResourceCNN女權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