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來自不同的地區、來自不同生長環境、不同年齡、不同性格與職業,選擇一起做一件瘋狂而美好的事。快閃舞儘管短暫,卻為城市增添了如彩虹般的美好片刻。(推薦閱讀:爵士的節奏,慶祝身體的自由:Swing Dance 搖擺舞

「快閃」( Flash Mob )你常常聽到,或看過網路轉貼,但真的見過現場演出的人有多少?

快閃形式的演出,在近年來成為一種非常普遍的表演方式,不特定的一群人在不特定的時間地點,做出令人驚喜的表演,像風一樣出現,又像風一樣不見,讓都市的尋常生活常出現很多神來一筆的片刻。

快閃的目的,也很多元,有因應節慶、有推廣地方觀光或音樂教育、行銷節目、社會倡議,乃至於求婚、尾牙、公司慶典無所不有,大家也越來越習慣在吃飯或逛街的時候,突然有人在你身邊開始唱歌,然後人們就會下意識地拿出手機,見證這個驚喜的時刻。


(畫面擷取自驚喜合唱101)

一直都與合唱團有很多合作的我,從2013年開始,在馬菲影視馬宜中導演的邀請下,參與了驚喜合唱三部曲的策畫群與舞台導演的工作,將平日熟習的合唱表演,帶入了生活與人群之中。雖然只是簡單的合唱,卻因為攝影/錄音/後製的成功與網路的散播,這幾年間已創下千萬人次的點閱率。

《驚喜合唱》系列影片的成功,不僅行銷了台灣的美好歌聲與溫暖人情,其實對社會風氣改造亦有溫暖推手的作用。它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它抹去了台上台下的隔閡,演出者不必是明星歌手,演唱歌藝不須殿堂等級,只要你有散播愛與歡樂的心,再加上組織策畫、調動資源的能力,各樣的地方性社團都有自己創作的可能性。換句話說,表演藝術已經因著「快閃」這樣的演出形式,不知不覺的融入了我們生活當中,成為一種真正生活化的「文化創意資產」。

而我們自己快閃團的操作是很有趣的,它像「匿名者(Anonymous)」一樣,成員由網路號召。每次出任務時,在策畫團隊完成核心想法與演出時間地點後,就會在網路上秘密招募,確定排練時間跟演出時間都可以者,就會被拉進所謂的「小房間」,一切接下來的資訊只會在這個不公開的社群裡佈達。很多來第一次來練唱的人,也是第一次碰面,中國媒體稱我們的表演為「陌生人快閃」,但卻不知,在實質的運作上,這樣的稱呼也是貼切的。在這樣臨時組成的團體中,有個很重要的人物,稱為「總召」,沒有這個人的積極聯繫、緊密搓合,根本無法讓一群陌生人進行這樣有組織的行動。


(快閃團的靈魂人物總召邱元昭,熱情的幹勁為快閃帶來無限活力)

團體裡面的成員多元,有老師、學生、公司老闆、企業主管、導遊、天使投資人、家庭主婦,還有更多至今身分未曝光的朋友,正等待著下次一起出任務。我想這樣演出形式或組織的出現,甚至越來愈多人號召響應,或許都在傳遞一個訊息:一群愛好音樂的「公民」想拍動蝴蝶的翅膀,用一己棉薄之力,「暖化」社會的風氣。用和諧取代對立;用合唱取代眾聲喧嘩;走出 3C 的虛擬情誼,親自走到你我眼前;雖是無名,卻是有情。

這次接到的任務,是教育部的「美感快閃」,他們希望用快閃合唱的方式,推廣美感生活與美好行動。進行的過程中,剛好遇到「反課綱」浪潮,教育部長吳思華的處理方式,實在令我不敢苟同,一個如此處理學生問題,不敢直面面對衝突,將溝通扁平化的部長,真的是讓我感到,非常沒有「美感」,而多次萌生退意。

但夥伴們都已經到位,實在不忍一走了之,讓總召跟製作單位去處理爛攤子。於是我開始思考:我到底能做些什麼?我可以藉這個活動表達什麼?它大可以變成一個教育部亂花錢,被罵到臭頭的活動,但也有可能因著我們演出者,有了不一樣的可能。「美感」是什麼?我問自己,什麼叫「意義」。

在開始排練前,我去了一趟曼谷,發現那是個充滿色彩的城市,跟台北很不一樣,台北被很3C的黑白灰佔據。不論包包、服裝、建築,都完全無法表達我們身在何處。每天坐捷運、擠公車的人們,幾乎已經完全無法擺脫低頭看手機這樣的慣性的宿命(包括我自己),我感到巨大的桎梏已經壟罩著我們而不自知,都市的生活本生就是一種慣性,只是或者更嚴重的是:我們連思考都變成慣性。(跳一場取悅自己的鋼管舞:你的身體有快樂的自由

這次的美感快閃有一首主題曲,叫做「美是種自由」,我們姑且不論美的定義有東西方或是內在外在的不同,但若從「自由」的角度切入,就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賣衣服的人會跟客人說,黑顯瘦喔!也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都還蠻認同這樣的判斷,但世界上有誰會嫌自己太瘦呢?穿白又怕髒,穿的太鮮豔出門好像又很高調,或是看你身上的衣服就臆測你是哪個政黨的支持者(這當然有點誇張),後來發現,最敢表現色彩的是同志朋友,因為彩虹是他們的標記。

於是,我邀請大家找出衣櫥裡面最鮮豔的大色塊,帶著一種要出國旅遊的心情,把大自然穿在身上,不只七種顏色,而是更多更多,表現出檸檬的綠、哈密瓜的綠、柳橙的黃、葡萄的紫、天空的藍、海洋的藍、甚至螢光色系。


(美感快閃第一次排練)

一開始排練時,大家還是黑灰白或深色居多(畢竟社青居多),我想那都是下意識不希望自己在人群中太突出的舉動。但經過一次次的試裝,服裝顧問給大家建議與鼓勵,顏色就一層一層的亮了起來。到演出那天,結果效果出奇的好,所有人站在一起的時候,形成一種非常調和的畫面,那是一種融合多元的協調,那就像台灣這塊土地一樣物產豐饒、兼容並蓄,那樣充滿生機。


(笑容是最美的演出)

 

而在唱最後一首歌「美是種自由」的時候,我又請大家去快換純白T恤,把顏色統一,跟剛剛的色彩斑斕做對比。但因為主辦單位發的衣服尺寸較小,外面又要套上一件彩色的衣服,所以很多朋友都動手剪了他們的衣服。一開始,很多人還是有所顧忌,剪壞了怎麼辦⋯⋯邊會不會鬚掉⋯⋯真的可以剪嗎?

但是當有人開始嘗試時,大家心中的壓抑,好像也慢慢被釋放開來了,開始出現五花八門的剪法!有把側邊整個剪開,用七彩的緞帶重新打結;有的把下擺剪成了鬚;有的剪掉領子、開了領口;媽媽還幫小朋友做了愛心挖背,真是創意十足!美感這件事,已經從宣導層面,是落實為真正的實踐了!


(小朋友們一路陪著爸媽排練演出)

而這次美感快閃還有一個我覺得很特別的地方,就是年齡層的分布相當寬廣,最小跟最大的成員大約差了五六十歲。因為練習跟演出的時間都在周末,很多爸爸媽媽都是合唱愛好者,就把家裡的小孩一起帶來。最小的參與者,只有八個月大,就爸爸抱著一起練唱。然後從一歲半到十二歲的小孩,就在排練室的外面自己組了兒童遊戲室,分組玩著各式的遊戲。

而十二歲以上的青少年,就已經坐在排練室裡面跟著爸媽一起看譜練唱,成員除了夫妻、親子,也不乏情侶、同事、學長學弟和叔姪,甚至懷胎八個月的孕婦跟手打石膏的朋友,也都全程參與。快閃活動,除了對外的社會意義之外,竟也飽含家庭意義,讓親子夫妻可以一起參與,讓音樂教育跟親子教育可以在生活當中一起落實。 

經過了一個月(五個星期六)的秘密集訓,我們練習好合聲、走位跟舞蹈動作,穿上了最繽紛的服裝,就等待著表演的來臨,卻沒想到迎接我們的,卻是中秋連假的雨絲跟緊接而來的杜鵑。

我們一大早就集結在演出場地,信義區的香堤大道,百貨公司還沒開門,冷清的街頭有一群裝著很鮮豔的叔伯阿姨扶老攜幼,就像是一群走錯目的地的觀光團。我們望著老天爺忽大忽小的雨絲,心中不停在問,待會會是個什麼樣的局面,我們這些日子的精心設計,會不會最後跟著風雨一起泡湯?看著團員無奈而焦慮的表情,我知道這次活動要體會的,可能超過我想像。


(指揮古育仲在雨中進行試音的工作)


(天空依然下著雨,觀眾都躲在屋簷下觀看排練)


(撼動特技的立方體表演,表演者:吳銘恆)

一直快到中午,雨還是繼續下著,我們穿上了透明的雨衣,卻掩蓋不住我們身上的色彩,在雨中開始了我們的預演。當音樂響起時,躲在屋簷下逛街的人們還是為我們停下了腳步,當唱到「身為一道彩虹,雨過了就該閃亮整片天空」還有「別人笑我是愛作夢的憨子」時,我看著這群來自四面八方的閃友,雨絲繼續無情的下著,我卻好為這一群人感到驕傲。

當別人家在團圓烤肉、撐傘逛街時,這群人花了三天的連假排練演出,而現在就穿著雨衣站在雨裡,唱歌給一群陌生人聽。別人可能覺得這群人真是傻到不行,為何要犧牲自己假期,為了一個只有車馬費的演出,冒著感冒的風險,站在雨中唱歌。但我要說,就是因為做著這些沒人會做的傻事,才顯出這群人的「美」。「美感快閃」這個活動在那一瞬間,層次又往上提升了一階,美不只是和諧、不只是繽紛、更是一種堅持的純粹,一種打死不退的氣魄跟大雨淋漓的暢快。那場雨雖然打溼了大家的髮妝,卻顯出一種身而為人的動人。

正式演出前,我問了幾位成員,如果待會雨還是不停,穿不穿雨衣,身為導演,在效果跟團員身體之間,永遠都是令人為難的抉擇。但這時,團員中唯一的一位孕婦很氣魄的說:「才十幾分鐘而已,不要穿好了,跟它拚了!」我霎時間也跟著豁出去了,在這場行動中,我看見人性中那閃閃發光的部分,像彩虹像鑽石,在雨中閃耀著光芒。而真正瘋狂的事,還在之後…

結束了台北的演出,還有一場演出在隔天的台中,而那時杜鵑颱風正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台灣逼近。高鐵也在晚上宣布,隔天的班次只到三點兒我們演出的地點正好就在台中高鐵站的站內。你可以想像三天連假的最後一天,路上狂風暴雨,台鐵也已經停駛,所有人都抱著焦急的心情要在三點停駛前來搶票。回程的票早在一個星期前就買不到了,自由座就算買到也不見得排得上去,整個高鐵站瀰漫著緊張焦慮的氣氛,熙來攘往的人潮開始擠爆台中高鐵站。

台中興大附中的聯演學生已經到場,我們從台北發車的團員還困在高速公路的車陣中,媒體跟攝影團隊都已等在一旁,遊客們也隱隱的感覺有事要發生…這時導演魂又在平靜的臉龐下燃燒,那時我只剩一個想法,今天一切的特殊狀況,都不是之前能預想得到的,但快閃優先的原則是,不能影響到演出場地人們尋常的行動,這裡可是爆滿著一群擔心回不了家、心事重重排隊買票的旅客。


(男女領唱于浩威與賴盈螢)

在指揮跟總召協助戴 MIC 跟試音之後,我在儘量不影響高鐵的旅客動線下,無聲調度一百個演出者,先讓他們站定每一首歌的隊形,依著旅客客流量臨時調度演唱的面向,讓四個面向不同角落的觀眾都可以欣賞到我們的表演。台北團員跟台中團員是分開練習,兩者都是第一次到這裡現地走位,彩排之後我們還要冒著風吹雨淋,在不影響旅客的前提下在玻璃門外給筆記。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高鐵站長發現站內情況不妙,在人群擠爆現場前,我們必須完成今天的「快閃」演出!


(台中興大附中合唱團)

於是台中的六十位學生展現他們的秩序、冷靜,資深的台北快閃團員就運用他們的隨機應變與對陌生人演唱的熱情,一起攜手唱響了整個黑壓壓的高鐵大廳,用色彩把風雨擋在門外,用歌聲把憂慮拋到一旁,短短的十五分鐘,我們的美好行動好像真的為這一天帶來雨中的彩虹!那種超越困難環境後展現的美麗,是真正堅毅的美麗!(延伸閱讀:


(百人合唱於台中高鐵)

活動結束,我們冒著強大的風雨驅車北上,學生們也快返家,免得家人擔憂。原本是場被颱風攪局的活動,卻帶給我們參與者難以忘懷的體驗。原本這項可能流於口號式的「美感快閃」,終於在眾人於整場活動的感受、體會、親身實踐與突破中,畫下完美的句點。美感始終來自生活,美在心思中、美在行動裡、美在每一份愛的付出時,最鮮豔,最難忘。在此跟大家分享部分團員的參與心得。

「面對著人群冷漠、麻木的眼神
髙唱著情愫
遂...抱起了小男孩
旋轉、飛舞。
男孩的父親笑了,然後...
全世界也跟著笑了。」(陳麒任)

「美是種自由,就放手剪大領口,剪開袖口、下擺,釋放受束縛的身體。」(Carolyn Lee)

「美麗的瞬間劃破城市繁華與哀愁
感動的剎那走進你我疲憊的心中
快速的腳步卻使我們短暫的停留
閃爍!!!閃爍著這世間美麗的撼動」(Louis Chen)

「美感生活、美好行動,試圖喚醒國民對於美育的重視。純白歡樂、多元色彩、不停轉動,是我們最美的顏色; 追求美感、分享音樂、勇敢逐夢,是我們最好的行動。」(郭恩孝)

「快閃碰上了颱風雨,這還是第一次,事情雖不如預期,卻是出乎意料的難忘,在雨中,我們透明雨衣下繽紛的色彩,成為雨中的彩虹。穿雨衣唱歌,雖然頭髮毀了妝花了濕答答的不太舒服,但這絕對是難忘的回憶,也是快閃團精神的展現。有人問怎麼才能加入,很簡單只要跟我們一樣,是愛合唱的瘋子就好。」(Carrie Lee)

下一次,當你遇見快閃出現在你身邊時,這一定是份來自上天的祝福,因為這群對你來說訴未謀面的陌生人,經過祕密的排練,選定了這個地點,就在你經過的瞬間,在你的生命裡留下驚喜。這絕對是上天要送給你的禮物,也願你我聽到歌聲響起時,能放下手機,抬頭看看身邊,還有這群愛唱歌的傻子,為了讓這個社會更美好而默默努力著,只為了把歌聲跟笑容送到妳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