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那些下午決定要走我一無所有
只能留給你雨水一盒
我這麼孤單難以預料
我想 我是
我會 慢慢瘋掉
最好不要

你必須了解我無法繼續下去
到未來那許諾之地我不停
不停不停離題偏移
永遠到達不了
目的地永遠到不了目的地

——夏宇〈雨水一盒〉

以詩之名〉〉我想送你雨水一盒,留給你最後日子的飽滿

圖片來源:Sara Campbell@Pintereat

我亦如此
以為恨的反面即佔有
並因此縱情談論與擁抱
遺忘與時間
把所有鏡子偷偷且
恆常地打破
讓部分映射部份
讓生活在陰影上植根

讓繭去裂

對不起,我不懂完整
對不起,我不能完整
    
—— 節錄自 對不起 ◎ 王志元

// 我們的生活,從來不需要一種完整,去向誰交代。

圖片來源:Meghdad Ghorbani @ Pinterest

但是我依舊待在被烘乾的地方,喝完一瓶酒
把瓶子倒扣,推倒,扶正
再倒扣
窗外的雨忽略著我:一滴抱著一滴,落下
融合也是毀滅,毀滅也是融合
但是一個人要多久才能返回天空,在天空多久才要到
一個落下的過程
──當我把一段菸灰彈落,另一段菸灰已經呈現
我把一個人愛到死去
另一個已在腹中
雨落在不同的地方就有不同聲響
沒有誰消失得比誰快
沒有誰到來得比誰完整

沒有誰在雨裡,沒有誰不在雨裡

—— 雨落在窗外 ◎余秀華

以詩之名〉〉雨天的獨處,傾聽自己的聲音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的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賦別 ◎鄭愁予

// 我只是這麼想著,為反課綱離去的同學,是不是也想這麼對世界說

以詩之名〉〉寫在反課綱學生自殺後:政大前後兩任校長,為什麼成為討厭的大人?

圖片來源:Jarrod White @Pinterest

我們為荒蕪的文明創造各式節日
煙火、啦啦隊、以及遊行
製造出季節流感與流感疫苗
想像不存在的捷運站名
消失的旗幟
月台暫不開放
那時候的象群
究竟去了哪裡?

隱約感覺到
被鋸斷的犄角
有時間的重量
日復一日
如籃球紛紛投入籃框
終於跑出身體的運動員
在魂飛魄散之前
也要試試全力以赴
只有我知道
在未來的某一天
你還是會拔劍而起
抵抗整個文明下載的流量

——致更年輕的革命者 ◎阿布

// 我知道,在未來的某一天,你還是會拔劍而起,抵抗整個文明下載的流量。

如果你不滿,你應該發出聲音。寫給孩子的一封信:關於課綱,只要懷抱希望就不會絕望 


(一起來寫詩:讀詩・讀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