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未必孤獨;而等待,也未必寂寞。寂寞的滋味就像一杯瑪奇朵,基底雖苦,但添加的牛奶卻帶來了不一樣的濃香甜意。今天作者吾融想和在這城市中偶爾感到寂寞的你聊一聊,等待的滋味。(《寂寞瑪奇朵》寂寞信箱活動,邀請你分享那說不出口的寂寞)

也差不多是秋天,我永遠記得當天的對話。

「簡單來說,就是妳喜歡上了一個男生,碰巧這個男生又是巨蟹座,因此,妳跑來找我當妳的軍師,對吧」

「沒錯!你完完全全的得到他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吧!從今天起,妳就把我當妳的專屬愛情顧問吧程怡蕊!」

「耶~~~你最好了!」邊說邊撲上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是否曾經問過自己「我這樣算是戀愛嗎?」有好一陣子,我常常問自己這個問題。如果依據心理學家魯賓(Z.Rubin)的「愛的三要素」來看,我絕對 100% 是在愛裡。但愛情太複雜了,魯賓自己後來也說,沒辦法單憑「依戀」、「關心」、「信任及自我展現」三要素來證明愛的依據。妳應該要知道,妳會喜歡關於對方的一切,就算「對方不一定也一樣喜歡我」的這件事情讓妳產生了不確定感,但妳的愛仍然完全不會動搖。妳當然也想談戀愛,於是妳在愛神面前,虔誠禱告。而後,祂仁慈的給了妳兩個選項,只是最後妳還是「選擇單身」。(聽聽她的故事:十二年的單身好日子

「選擇單身」這樣會不會太遺世獨立、太孤芳自賞?會不會寂寞了點?其實阿,說不寂寞的都是自欺欺人,但說寂寞的,多少也有些違心之論。之所以會「選擇單身」不是因為喜歡體驗單身生活,而是願意去經歷單身生活,因為「單身」只是一個過程,一個階段,一種態度哲學,就好像每年都會出現12月25號這天一樣的平常,有人選擇在這天送禮物,有人選擇這天特別犒賞自己一頓大餐,有人選擇繼續加班。如果妳會覺得寂寞,在哪裡,妳都會覺得寂寞。「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別再騙自己了,單身不是寂寞的真正主因,單身只是寂寞的其中一名傳令兵,因為寂寞,是與生俱來的。(寂寞寂寞好不好?告別寂寞與不安的日常練習

精神分析學家弗洛姆(Erich Fromm)曾提及,人應了解自己做為一個孤獨實體的認識,進而從感到孤獨和被分裂的圈子中學習自我解放。深層的孤獨會讓人焦慮,讓人無助,讓人害怕,但我們必須去學習與之和平共處,試著從中發現愛來治癒自己,來帶領自己與寂寞對話。因此,漸漸的,我不再問自己這個問題,因為我發現,無論是自欺欺人還是違心之論的原因,其實都是「妳」,我想這樣,能更確定的說「這算是戀愛」。或許,戀人就是註定要等待。就像柏拉圖《饗宴》裡,亞里斯托芬說的,全人類都在等著找到能夠醫治我們被分割的本性、能夠給我們愛與幸福的另一半。縱使等待的是不可思議,等待的是如夢似幻,但戀人們就是註定要等待,不知道是「等待」的魔力太過強大,還是我根本不在意「等待」?可能吧,畢竟,都是「妳」。

「喂~愛情顧問~你怎麼消失了?雖然現在我跟他關係穩定,但我…嗯…我想說,我還是需要你的諮詢啦~在聽到嗶聲後,請我的專屬愛情顧問『溫軒青』先生,儘速回電,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重複放著這段留言,想像妳純真可愛的表情。我發現我找不到任何詞,除了純真可愛來形容妳,我說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我拙劣的用可愛來形容妳的純真,再用純真去映證妳的可愛,好吧,我想我這樣,果真能算是戀愛。因為就跟所有戀愛中的男女一樣,我完完全全,麻木不覺的沉浸於妳。我不能抽離也不能前進,曾想過就算背對背的兩個人,繞了地球一圈,終究還是會回到原點碰頭。

但造物者就是這麼樣的先知卓見,於是就算繞了一圈,最後仍然只會是擦肩,因此我沉浸在這裡,似乎是最完美的距離。

如果現在來玩個聯想遊戲,題目是「單身」,會讓妳第一時間想到什麼?「無聊」、「一個人」、「孤單」、「寂寞」、「覺得冷」、「等待」、「寧缺勿濫」、「太挑」、「自由」、「無拘無束」...太多太多了,但,我猜應該很少人會第一時間想到「喜悅」吧?我用的是「喜悅」,因為「喜悅」是更能表達發自內心因為了解而感到快樂的詞。但要發自內心的了解什麼呢?了解易單身的人格特質嗎?還是要去找有無關於《論單身與社會關係》之分析?不不不,不用去探究什麼因為依賴型、自戀型還是什麼邊緣型而導致單身的成因,更無須去理會什麼單身與社會的狗屁關係。

單身,是任何人都該好好把握的一個機會。這個機會,能夠讓妳有更多時間去學習人生最重要的課題:獨處。此刻的妳,不必效法梭羅等到累積了所有的萬念俱灰,才特地跑到人煙絕跡的華登湖,學習如何放下,也無需背上背包跑到語言不通,更沒有人認識妳的地方,來學習自主。「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自在汝心頭」,不一定要身處某種氛圍、或是特定環境,所有親愛的單身人們,請抓住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去享受獨處,擁抱寂寞,安心等待,學習知足,放下執著,才能打開你們的五感六覺去體會愛的無所不在。(聽聽男生談失戀:愛情這堂課的期末考是獨處

愛上一個人,是件不容易的事。妳愛的人,在妳愛他的同時也愛著妳,更是難能可貴。而單身一個人,則是全世界最簡單卻最困難的事。從生物學的角度,每個人自己就是單一獨立個體,可惜人無法離群索居,身體會自發性的帶領自己去找到其他人。當然妳可以說:「那是親情,那是友誼,不一樣!況且,至少我的心是自由的!」或許吧,但只有妳自己知道,這個自由是越過了多少寂寞,才在山頂上找到的?當然妳也會說:「我累了,不想再愛了,隨緣吧」但妳知道自己從來沒害怕過愛情,就算已經傷痕纍纍,妳還是渴望著、深信著,有一天,會有個人,願意讓妳用翱翔於自由世界的翅膀,環繞起他,給他安全,給他溫暖,當妳想念天空的時候,妳會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天空看看。妳不會擔心自己喪失飛翔的能力,因為妳知道這翼翅膀,現在必須更強壯,才能帶著妳所愛的一切一起翱翔,但妳也不怕獨自振翅,因為妳早知道「單身」這傢伙的伎倆。

說也奇怪,你越想看看「單身」這傢伙葫蘆裡賣什麼藥,或「單身」到底是什麼個樣子的時候,祂就越佯裝成是個害羞的小姐,越躲進家不給你看;當你不理祂的時候,祂又化身成內外兼修的御姐,勾的你時不時的想。於是你選了一個在見與不見間的灰色地帶駐足,但試問黑跟白之間,這些成千上萬的灰裡面,真有一個完整能容的地帶嗎?很抱歉,愛情,是無法界定分類的。愛的時候,這些無法界定的分類成為了對方的特色,成為吸引人的個性,忽然你發現,那些特色太有特色,跟自己格格不入;那些個性太有個性,讓自己無地自處。無論對方再多句的「我愛你」都已過時,而眼淚更是不合時宜的累贅,該怎麼辦?

不要害怕單身而避之為恐不及,多少人想要單身還不得其門,僅是為了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不捨。倘若你跟她或妳跟他的之間,已經從無話不談變成無話可談,真的應該思考一下彼此的關係,重新認識對方、認識自己、認識愛。假使是因為找不到所謂「適當」的時機點而拖延著,甚至懷著一種為對方感到痛苦的同情,此時,失敗的不是造成現狀的任何人,而是不敢誠實面對自己的「你」。如果「自己」可以跟「你」對話,「自己」一定會跟「你」說:你還是你,就像之前每一次因為害怕說愛而一直沒去愛一樣,是個傻蛋!!!(推薦給你:周迅有的不只是靈氣,更有為愛跌撞的傻氣

不要害怕單身而對愛情趨之若鶩,更傻的人就是那些以為愛情是治療寂寞的唯一藥方的無知信徒。愛情只能治標,讓你看起來好像沒事了,不得不再次佩服愛神的偉大,但你應當知道,愛神同時也是淘氣的,祂不可能給你一劑萬靈藥,讓你一帖下肚百病除,也麻煩請你丟掉病急亂投醫的窮緊張,好好的認識病因-「寂寞」,對症下藥,你會發現,原來能根治病因的藥,早已種在心田,等你挖掘。

「溫軒青!」 「程怡蕊!」

還是那個熟悉又有力的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