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像,成年以後還有學芭蕾舞的可能嗎?作者艾彼從徹底的芭蕾初學者經驗中,領略到意識自我的不足,然後再謙虛地去詢問,不要怕失敗的羞愧感,才能接近更好版本的自己。(推薦閱讀:專訪 W TAIPEI Insider 徐新瑜:如果這個工作只讓你感到快樂,你應該離開了

跳舞,是我眾多興趣中鮮為人知的一項。而且這個舞科,還是學舞的人公認最難駕馭的芭蕾。通常一般人聽見我擁有的這項嗜好,會很訝異的問我:「妳是從小學到大的嗎?」

我會說:「事實恰恰相反,父母給我擬訂的才女養成計畫裡,唯獨漏掉這一項。」接著,對方就會更訝異的說:「甚麼?成人也可以學芭蕾?」 

我會點點頭,微笑回應:「是的。我就是一個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芭蕾初學者。」對於成年後才開始接觸的新領域,必須要多下點功夫。但由於年紀漸長,體力與時間都急速下降,導致面對芭蕾這項嗜好,我總是好不容易才開竅,卻又溜滑梯似的退步了。(同場加映:我是許芳宜,舞蹈就是我的生命態度


圖片來源

儘管,這輩子已經和芭蕾舞伶這個職業絕緣,也不異想天開的認為有一天我會突然出師靠跳芭蕾舞過活。但在學舞的過程中,我體驗到這項嗜好對於「心」的鍛鍊,比從其他地方更有效也更深入,為此我仍舊堅持把這項不擅長的嗜好納入時間表內,按時服用。

把頭低下來吧,謙虛讓妳更進步

雖然舞蹈老師一再強調芭蕾是一種貴族的舞蹈,下巴得抬高、用眼角餘光看人才行。但實話是,一開始我根本就跳不出甚麼貴族的感覺啊!頂多就是個為公主提花藍的侍女吧?

不過,為公主提花籃久了,侍女也會想戴皇冠的!(推薦閱讀:維多莉亞與貝克漢給孩子的愛:「得天獨厚的人生,不是理所當然」

揣摩了好幾個月都沒有實質上的進步,為了想讓自己的動作更精確一點,終於有次課堂上,鼓足了勇氣問旁邊的同學:「ㄟ….剛剛那個動作到底右腳在後還是在前啊?」這一問反而問上癮了,之後上課我也會主動請資深的同學幫我注意一下姿勢對不對,甚至請她們糾正我。學新動作時,那些看起來優雅又有氣勢的同學,也會了解我遇到的困難,主動邀請我和她們一組,協助我度過新的練習。


圖片來源

這種有意識了解自己的缺點,為了改善缺點而主動尋求指導、主動尋求建設性意見的舉動,就是謙虛的外在表現,透露出妳喜歡與人合作大過競爭。Havard Business Review 曾有一篇文章對謙虛做了討論,文中提到面試新人時召募者會從受試者的回答中尋找謙虛、喜歡與人合作的工作夥伴

當被問到曾經完成甚麼專案時,謙虛者傾向用「我們」而非「我」當作主詞,不把所有的功勞都歸咎於自己身上,而是與所有人共享成就。當被問到工作中曾遇到的失敗時,謙虛者傾向說出自己的反省而非將矛頭指向其他人,代表他們願意檢討自己失敗的原因,而非把失敗歸咎於外在人事物。這些表現,都能讓招募者得出「受試者喜歡團隊合作勝過追求個人表現」的印象,讓妳更容易獲得錄取。

可能有時候我們受到強調競爭、排名的外在的氛圍影響,讓我們在遇見比自己優秀的同儕、同事時,容易從心裡升起一股「不能輸」的心情,競爭比較的態度也讓人總是在尋找超越對手的方法。

事實上如果可以先承認自己的不足,服氣地向對方看齊,優秀的同儕、同事就從競爭者變成工作上的強力資源。和他們同一團隊,不只有助於工作順利完成,也較有機會得到直接建議,知道箇中竅門,幫助妳在更短的時間內擺脫同領域新手的形象。假使他們不願意或是礙於工作時間無法有更多的知識傳遞,妳也能就近觀察他們的做事方法,甚至針對自己不足的部分花點時間進修。

克服羞愧感,錯了又怎樣

讓我告訴妳實話吧,對我來說最大的罩門是「記動作」,複雜一點的動作組合,要不是記錯順序,就是一直不在拍點上。這時候如果又剛好站在第一排最中間的位置上,更是困難到不行,畢竟這時候可是一雙雙的眼睛都在看著妳哪!剛開始的幾個月,每當遇到這種時候,我總是覺得臉迅速脹紅、心跳加速、手腳冰冷,不斷的批評自己。

這種自我鞭笞的行為,和羞愧感很有關。【不完美的禮物】作者 Brené Brown 對羞愧感有深入的研究,她認為羞愧感撼動我們身為一個人的存在價值,讓我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也帶來害怕的感受與自我批評的想法。但羞愧感除了增加我們的壓力和腦中紛亂的思緒外,對達成目標沒有幫助,無法轉化這項情緒時,反而會使我們被困住動彈不得。越是感覺羞愧,肢體越是僵硬,雙腳越是沉重,腦袋更是打結。

後來發現有幾個正向思考對我很有幫助,這幾項是從表演經驗豐富的老師那兒學來的,它們是「下次改正、弄假成真與漂亮的結束」。學過舞的人一定都知道,跳錯了也不能突然停下來,假使大家出的是左腳妳出的是右腳,那也沒關係,跳完它!這一段很快就過了,下一段立刻跟上便是。台風夠穩健,結束動作夠優美的話,台下不知情的人,還會認為跳錯的這位才是主角呢!


圖片來源

工作事件如同跳舞一樣一個接著一個,所有瞬間都是一連串的,沒有太多時間讓我們留在懊惱自責的情緒之中,該如何收尾才是要緊的。試試看,當妳發現錯誤時就立刻對自己說「下次改正」,這個四個字把妳從當下的負面情緒帶到未來的小心謹慎,自然就不會讓人再被困在「當下的負面情緒」裡。

而「弄假成真」與「漂亮的結束」,兩點對工作性質必須經常上台說話的人來說又特別重要:「重點是想辦法『保持穩定』,讓整體表現達水準之上,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一瞬即逝的缺失與不足。」抱著這樣的態度,把工作中的小錯誤、小挫折放到長期的生涯來看,心情也可以輕鬆很多。不會將錯誤導致的壞心情擴大,影響接下來的工作任務。

何況在不擅長的興趣裡,錯了又怎樣?我也不靠芭蕾維生啊?

這個方法,也是認知行為療法中常用的技術——羞惡攻擊(shame attack)。有時候治療師會刻意要求當事人進行一個讓他覺得很丟臉的行動,例如:刻意把信件投到圖書館還書箱,把書籍投遞到郵筒裡;故意反穿衣服上班等等。讓當事人體驗到本來以為會羞愧致死的錯誤或行動實際上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誇張,也不會有太多人真的注意到妳的錯誤。藉此來協助當事人克服內心對犯錯的恐懼,克服對他人評價的恐懼。

擁抱羞愧,也擁抱了恐懼,擴張了我們的生活,讓我們可以幽默以對。對自己的不擅長處之泰然,反而可以讓我看見本來就具備的能力、擅長的技能,更知足的擁抱這些我已經擁有的,更多投入精神和心力去鑽研與經營。(你會喜歡:「企圖討好所有人,你不會進步」12位女力領導談愛、成長與職場

不擅長的興趣鍛鍊處世態度 

對我來說,芭蕾已經不只是一個培養體力、鍛鍊意志力的嗜好了,還像是心性修練。

幫助我容忍自己有些不完美,以這樣的諒解推己及人,容許別人有不夠好的時刻;總是龜速的進步又急速的退步,卻能夠為自己小小的進步喝采,也能夠看見別人小小的進步,給予鼓勵支持;對自己誠實,真的有些事我不擅長,必須姿態柔軟請教不能硬撐,但也因此看見自己更擅長的部分而能把握發揮、樂意與人分享。

在不擅長的興趣裡浸泡、漂浮著,即便知道自己可能永遠無法駕馭卻漸漸悟出一個道理「擅長的事可以成為金錢收入、生活樂趣的來源,但不擅長的事卻教會我更多可以帶著走的軟實力」,讓自己彎下腰來、讓自己不被羞愧感控制。

親愛的,妳有沒有一個像我一樣不擅長卻又無法輕易放棄的嗜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