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自導自演,很難再想起誰能夠超越他。如果談青春的矛盾與愛的糾結,沒人能像他談的那樣性感。一起認識幕前幕後都活躍的電影導演——札維耶多藍。(推薦閱讀:

這世界上有一位導演讓你著迷的除了他豐沛的創作能量、獨特的創作視角,還有他全能的電影功力以及迷人外表,他是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 )。

出身於加拿大的札維耶多藍才華洋溢,除導演身分以外也時常一手包辦編劇、製片、演員、剪輯、服裝設計、美術設計、配樂,年僅26歲的他驚人的超齡才氣震撼世界影壇,已是新生代最受注目的導演之一,但其實他的演藝生涯是由演員身分開始,4歲即演出多部電視劇、廣告及電影,20歲自編自導的電影作品《聽媽媽的話》初試啼聲便驚豔四座,入選坎城影展導演雙週單元,拿下當屆歐洲藝術獎、年輕視野獎、SACD 獎,並憑此片代表加拿大角逐第82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

而後執導的電影《幻想戀愛》、《雙面勞倫斯》、《湯姆在農莊》及《親愛媽咪》都在各項國際影展中獲得多項提名及大獎,但即便如此,多藍還是表示自己依然熱衷於演員身分的自己,他說:「我察覺到自己真正的熱情在於演戲,即便是在我當導演的時候,讓我感到亢奮的是,拍攝時的演出非常精彩、讓我不禁激動地想著:『就是這樣!』的那一刻,這是真正讓我能夠竭盡全力投入的原因,所以就算我作為導演了,我依然是個演員。」(你會喜歡:

接著,就讓我們從多藍系列作品中一起更深入他的迷人憂鬱,聽聽他談演員以及導演身份,和獨特的創作視角。

戳破青春的瑰麗泡泡:《幻想戀愛》(Heartbeats)

「幻想中的戀愛,往往比現實來得更有趣。」

當你與你的姐妹一起愛上同個男人,你們友情還成不成立?幻想戀愛勾勒著青少年幻想的愛情與瘋狂迷戀,也描繪出了人的自戀與凝視。與其說是三角習題,更像是一個人與自己的勾心鬥角,我們慾望的那種青春,都是遐想著自己在愛情中扮演的角色;電影裡一幕幕纏綿是現實還是夢囈,我想就留給愛情本身回答。(推薦你看:

誰的青春沒有一場場幻想戀愛呢?那些無以名狀的曖昧、過度揣測的暗戀、愛裡的邪氣與純真,都促成了我們最美好的時光。

愛是最狂躁的語言:《聽媽媽的話》( I Killed My Mother )

「內心的敵人是最難戰勝的,征服它是們藝術」

 

多藍喜愛琢磨「母子課題」,主角「安東尼・韓波」引用了韓波詩句:「當你十七歲,你不可能多正經。」一句話註解了成長中必經的瘋癲。這部電影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家庭爭辯,誰的叛逆裡沒有過與母親對峙、誰對母親的愛沒有狹帶一點恨。

多藍按著半自傳的劇本,他說自己在高中時曾寫下《我殺了我媽》短篇作品,好久以後他再次翻起小說,拼湊進一段時間沈澱下的轉變,把它編成了劇本。於是《聽媽媽的話》尾聲他沒有殺了母親,而是留下一封信:「要見我,就到我的王國來。」多麼可愛的童真,也稚氣地寫下我們對母親永遠的任性。(嘿親愛的:

我愛你,因為你是你:《雙面勞倫斯》(Laurence Anyways)

「我不該生為男人,我這樣子苟活了35年,這是犯罪!我偷走了一個人的人生,偷走了我該生來成為女性的人生」

勞倫斯以整整十年的時間從英俊男老師,逐漸發現真實的自己,邁向扮裝、變性之路。她穿女裝、畫口紅、蹬上高跟鞋,卻依然愛著她的女友。與其說這部電影討論酷兒,更想討論「愛的本質」。當「我」不再是理想中的「完整性別」,你心裡的「我」還理想嗎?

多藍從不相信愛可以拯救一切,尾聲男女主角並沒有在一起,但當勞倫斯對母親坦白變性決定,他懷疑又受傷的眼神看向母親問:「那樣,妳還會愛我嗎?」,母親淡淡地說:「你是要變成女人,還是傻瓜?」那一幕,愛如此完整。(推薦閱讀:

窒息的黑色性感:《湯姆在農莊》(Tom at the Farm)

「今天宛如一部分的我已經死去,而我卻無法哭泣,讓我遺忘所有哀傷的同義字,現在沒有你在左右,我能做的只有將你取代。」

《湯姆在農莊》的晦暗與佔有令人窒息,湯姆前往死去男友吉翁家鄉參加喪禮,吉翁的恐同哥哥對湯姆的暴力相待以及控制欲,吉翁的神經質母親對孩子人生的亦步亦趨,無處不展現人們在家庭缺少的安全感。每一個人都想極力地綁住一個獵物,好讓自己的人生有所寄託、有人見證。

多藍談「失去」,談得心如刀割。在失去摯愛的悲傷中沒人真正想走出來,所有人都抱著同一份傷感共存。看《湯姆在農莊》裡玉米田的芒草如何割破家庭的幻想與謊言,誠實道出關係中的矛盾嫉惡。(延伸閱讀:

愛的暴力美學:《親愛媽咪》(Mommy)

「我只會越來越愛你,反而是你愛得越來越少,那就是生命的必然。」

親愛媽咪裡有一對非常特別的母子,母親戴是一個風流時髦的單親媽媽,史蒂夫帶著過動症、人格障礙、暴力傾向活著。史蒂夫與媽咪黛以各自的方式時而武裝、時而刺穿地愛著彼此,他們之間有火爆衝動的對話、髒話連篇,毫不掩飾的喜怒哀樂。

當愛的頻率無法產生共鳴,他們用盡全身氣力努力去愛了之後,卻依然對彼此的人生無能為力。在與母親的無盡羈絆中,我們只能不放棄、更接近「愛」這個字。

五部多藍電影至此,你可能已發現他鍾愛拍攝跨性別、同性題材,把伊底帕斯情結拉近他的故事線裡。但他的性格如同電影傲慢,多藍說:「我可以你們說我是個同性戀導演,但別定義我的電影是同性戀電影。」他希望所有人看電影都能撕掉狹小的標籤,去感受鏡頭裡每一寸肌膚的呼吸。(延伸閱讀:

每看多藍電影,都像歷經一場革命、走進一個荒蕪。他寫著許多「就是如此」的悲哀、也拍下愛的流離曖昧。若你容易傷感,你會在多藍電影裡找到一絲笑看人間的戲謔;若你快樂的太空虛了,或許該嚐嚐他開到荼蘼的憂鬱。

【同場加映】札維耶多藍主演新戲

《憂傷大象之歌》

麥克的母親是知名的聲樂家,麥克幼時目睹母親自殺身亡,精神崩潰後被送進精神病院,母親生前悠揚吟唱的「大象之歌」縈繞在他的腦海裡,日日夜夜揮之不去,麥克向葛林醫生吐露出驚人的事實,控訴勞倫斯醫師在診療期間,對少年長期性侵!勞倫斯的失蹤跟這樁醜聞跟有關係嗎?還是麥克自導自演的心理遊戲?這場貓捉老鼠的密室解謎心戰到底誰勝誰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