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行各業有其辛苦,也有其風光的時候。微弋誠實向大家訴說在紐約做演員每天要面對的掙扎。負面情緒的出現、黑暗的籠罩,該如何面對這樣的苦痛?如何解決?如何學習共存?光的背後是黑暗,但別忘了黑暗的背後同時也是光。(與負面情緒共存:相信自己療傷的能力:大哭吧!但記得不要太久

 

做演員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大部份的人如此認為。

演員?一般的人第一反應有幾種:

第一種是:很辛苦齁!

因為他們覺得旅行奔波,拍戲會拍到三更半夜,女生要「拋頭露面」,交際應酬⋯⋯這是一種外人對此行業的浪漫想像以及新聞藝人受訪常聽到的表面「苦頭」。

另一種是:好好喔。

我們可以走紅毯、打扮漂亮、被訪問、上鏡頭、演戲、旅遊,享受大家的羨慕眼光。


紐約美裔亞洲人電影短片競賽,我主演的短片獲最佳攝影獎(2013)

就像很多人覺得我很酷,很「瀟灑」,因為我可以不顧一切來美國追「夢」。(推薦給你:曾沛慈,追夢的路上,我義無反顧

是,我一年大概可以光鮮個五天:拍劇照的時候、吃慶功宴的時候、首映會走紅毯、受訪問或拍照⋯⋯好啦,五天大概有點誇張,大概屈指可數的幾天裡,我會有一些蠻屌的東西可以放在臉書上被按按讚。

但今天,我要來跟你誠實剖析,身為一個演員時常身處的那個黑暗角落。


2009・台灣

追夢的現實面

美國劇場工會在2011年的時候做了一個針對職業工會演員的統計調查:

若你今年有一百個 Audition(徵選/試鏡),你平均從一百個機會裡面實際接到幾個 Case,那年就算成功的? 二十個?十個?

不,他說。如果你拿到兩個,那你今年算非常不錯的。

百分之二

百分之二是美國 Working Actors(職業演員:能以演戲維生的專業演員)的平均 Book(獲得,徵選上)量。

那其實,還要我夠幸運能參與一百個徵選。


Photo Source:Steve Weigl

九十八次的挫敗。

每個正常的早上,身為演員我通常會做的第一件事情是 Self Submission。

Self Submission 是指不通過經紀人,演員在網路上或任何可觸及的資訊來源中找演出機會;找到適合的角色後便送出自身的履歷,影片,相關資料,或是任何特殊要求(全身照,聲音檔案等)。這個年代大部份都是網路上進行,不過劇場時常需要我寄實體郵件(照片,履歷),或是直接打電話自我推薦。我大概會送出十個左右的 Self Submissions,那也代表送出了十個希望,十個可能的失望。(關於美國演員徵選系統,我會另寫文章更詳細說明。)

身為亞裔臉孔,女性,無美國身份,加上有口音的演員;能獲得選角導演青睞的機會少之又少。一週下來至少五十個的履歷投遞通常毫無回音,整個月無消無息是很正常的狀態。

而當好不容易能有機會 Audition 時,通常離徵選時間都很近─一天至三天屬於正常範圍。扣掉工作吃飯睡覺通勤等等,通常我有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準備時間去備好角色:

做功課,查資料,分析文本—如果是電視演出,要去看那部影集,看導演的手法,看戲的風格。 瞭解劇作家,研究文本,語言調性—是像 Aaron Sorkin* 連珠砲式不間斷地丟出台詞訊息還是哈洛・品特*喜歡的淺台詞,留白比說話重要?

時代背景?這是一位美國七零年代的嬉皮解放女權人士、或中國對日抗戰的逃難者、還是現代華爾街女強人?時代背景對我來說會影響一人走路,說話,甚或簡單的氣勢,手勢的方法。以上於我來說,對演員來說都是環環相扣的重要資訊。

(理想狀態下)我角色功課做足,背好台詞,找人修戲(時間充裕時),選出合適的衣服,妝髮;地點找好,照片履歷備齊,前往徵選地點。

到了徵選場地,我可能會看見另外二十個、四十個長得跟我差不多,條件相近,或是更漂亮的女生;人人準備齊全,在等候室等待進去那個小小的房間演出給選角導演看。緊張,互相較勁,互相偷偷打量⋯⋯輪到我時,有時緊張的忘詞,有時因為等太久而僵硬,有時選角導演根本懶得理你,或他們可能工作一整天已經精力耗盡,對我完全不感興趣。

三分鐘後我走出那扇門,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這個角色。前一兩天的努力,短短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就化整為零。

這是一次挫敗。我知道我還有其他九十七次要面對。

誠實醜態,我的黑暗。

介於少數難以得到的徵選機會中,多是漫長的等待。長期等待又長期挫敗的過程中,有時候會覺得他人都在飛速地前進,只有我在原地踏步。現今社會有點扭曲的網路現象如社群網站等更是毫無幫助:所有「臉書朋友」(說實話,那一千多個臉書朋友,真的是自己朋友的有幾個?)都貼上工作照、玩樂照;誰誰誰去演了什麼電影、誰誰誰被選上什麼電視影集角色;他是台灣小劇場一哥、她是台灣廣告界一姐⋯⋯台灣,美國,整個世界⋯⋯

我覺得整個世界都忽略著我,開心前進;只有我留在原地動彈不得,幾近窒息。漸漸走入憂鬱,走入負面,我開始怪罪社會不給我機會,我開始怪罪自己不夠認真,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才華,我開始忌妒羨慕他人的成就。

而當好不容易等到的機會來臨,我卻搞砸之時,自責,自卑,自我懷疑,自我怨恨的負面情緒更迎面撲來。

這是我天天上演的戲碼,週週月月季季年年不間斷的連續劇。每天,都會有那麼一段時間,我很確定自己應該放棄。這樣暗黑的情緒曾經籠罩著我數月之久,難以逃脫。

 
(圖片來源:來源

怎麼辦?

說實在的,我也還在學。在社會險惡的浪潮中飄浮,有時難免會快溺水,窒息,或想放棄。我被迫面對自身黑暗的醜態,與其共處。歲月的淬鍊,或許有些心得能提供體會:

面對黑暗,承認其存在。學習與它共處。呼吸,放手,重新整理自己,再度前進。

第一步,跟自己說:It's okay.

我以前很容易因為自己有不好的想法或為自己犯下的錯誤而怪罪自己。

「居然想放棄?居然想懶惰?居然嫉妒自己很喜歡欣賞的人們?居然不能走出家門,做些什麼有意義的事?真沒用。居然沒再多準備試鏡內容,居然忘詞,他問我的那些問題我不該那樣回答的,這樣誰會雇用妳呀林微弋!我真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呀。」

說實在的,我一直認為這是亞洲文化的普遍現象。往內自省,不怪罪他人只責備自身本來是種美德;但我們必須瞭解自責自省跟自我打壓的分界。身而為人,我們有情緒;我們會因為外來的遭遇自然地以情緒相對——這是人性。(延伸閱讀:別浪費精力為小事抓狂!擁有快樂人生的兩個秘密

It's okay to feel that way. 有這樣的想法是沒有關係的——妳是正常的。

我拍拍自己的背,跟自己說沒有關係妳可以有這種想法。但不要流於自溺。我認真的感覺那份情緒,讓自己真實的有過那個Moment(時刻),然後Move On——

我反省著自己徵試的問題:「好,準備時間不足;台詞忘了,怎麼辦?下次少睡一個小時,早起一小時。跟老闆請假——都要比自己以為已經準備好的熟練度再多一倍。這樣即便緊張,我身體肌肉已經記住台詞,會變成自然反應。」這問題解決了,沒有必要再抓著已經無法改變的錯誤不放。

我問自己為什麼會嫉妒,焦躁:「因為他們都很成功,在賺錢,在用自己的天賦跟才華做自己喜愛並想做的事情;並且看起來很厲害,相較之下我一事無成,相當沒用。」嗯,好;所以這是情緒來源的核心問題。

「所以我把他人表面光鮮放在自我成長之前,把它當作我生活上更重要的事情——我把力氣,浪費在針對別人身上。我何必?人家會因為這樣比較不開心嗎?世界會因為這樣慢下來等你嗎?你會因為這樣更優秀嗎?」我不停地反問自己問題,慢慢自我釐清,找到出口。最後我給自己一份肯定:「你已經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了,給自己一點掌聲;笑一下吧。」

這是一個蠻漫長的自我對話過程,要有耐心。我知道起頭會很難,畢竟自言自語有點傻逼。但誠實跟自己對話,往往會是最有力的心理治療。

第二步,Cleanse:只與發出光亮的人來往,把過多生活中的負面清掃一番。

曾經我有一些朋友,與他們來往之時所做之事就是齊聚一堂,抱怨。說屁話,嘲笑某些人的行為舉止,說些難聽的話讓自己覺得好過一點⋯⋯

你有這樣子的朋友嗎?還是說你就是那樣的人呢?(將情緒化做行動:【丁菱娟專欄】省下抱怨的時間,花更多力氣「往前走」


(圖片來源:來源

離開他們吧。或,改變自己吧。

我從來不曾聽說過誰因為充滿負面情緒被雇用的。我從來沒聽過誰可以一路抱怨,當上董事長的。年紀越長,我越知道朋友的重要性:

只跟能讓你成長的人往來。只跟充滿正面能量,開心氣息的人當朋友。只跟願意不斷向前的人學習。這樣的人有一種奇妙的能量,他們就像是一道光芒,能適時點亮你經常被黑暗籠罩的生活。他們會提醒你人可以多麽美好,有才能的人可以如何小步伐的改變世界,生活可以多有樂趣,生活不只是抱怨跟苦痛。極盡所能散發正面能量的人才能吸引美好的人。那樣的朋友,才是值得你浪費生命的美好事物。

當然不能少了家人。最強大的愛。

以前不太喜歡跟家人訴說不順遂的情事,總覺得不他們擔心的方法就是別講。但現在固定的越洋電話,打打屁,聊聊瑣事——不需要提起自己的情緒或打電話的原因,我們需要的是那份 Connect(連結);輕輕的宣洩,默默的接受家人給我無形的溫暖;每通電話之後,我覺得人輕了一些,呼吸似乎比較順暢了。如果我的挫敗像是軍人打仗時的「傷口」;家人,就是消毒的紫藥水,防水的 OK 蹦。避風港,不是講假的。


我爸我媽。我的真愛。 

最後,請Breathe. Let go:深呼吸,給自己空間。

Let us Do Nothing.(什麼都不做)

什麼?但青春不復返,時光不能蹉跎呀!這是真理。

但於我來說。「浪費時間」是我目前學到的最大成就。
有時候一個挫敗,你的身心都會因此極度耗損。若無那份彈性去讓自己停下來、冷靜下來,跟自己停戰,甚至是原諒自己——那你會很快陣亡。這不是「放假」的概念,這是停機,冷卻,再開機。

我們沒有浪費時間,我們只是把時間用在自己身上。

只想抱著一桶冰淇淋,坐在沙發上看完一整季的美國影集?想足不出戶,在家玩電動看漫畫或重看鐵達尼?想坐捷運到淡水碼頭,盯著淡水河跟觀光客吃鐵蛋?我曾躺在床上看著床簾飛舞了幾個小時,我曾從曼哈頓島北邊走到南邊再坐進餐廳裡吃兩人份炸雞;我曾一口氣把三國無雙直接破關;無所事事做無腦活動,我給自己的不是假期享受,只是腦袋清空。

磁磚中間,油管間縫都存在著一定的縫隙,因為我們知道有時候太熱太冷,會膨脹收縮——要留著那些彈性,磁磚才不會因為互相碰撞而碎裂;油管才不會因過熱擠壓而爆裂。人也一樣,需要那些看不見的彈性,你的情緒才不會因為過度擠壓碰撞而傷害五臟六腑,甚或爆裂。拜託,請答應我至少每個星期都給自己那樣的自由;若非一天,至少幾個小時的時間,放自己一馬。

當我們必須面對另外那九十八次的挫敗時;不免會有一些時刻自我懷疑、自我怨恨、 甚至到對這個世界充滿憤怒的時刻:時不我予的抱怨,對他人嫉妒欽羨的小心眼,還有自我打擊的受苦者心態⋯⋯你得相信,這是正常的。是大部份想成功/正在成功路上的/跟希望成功的人的普通心境跟生活的一部分罷了。

請記得——Face the darkness, accept its existence, and learn to live with it. Breathe, and let it go.

要知道光亮的另一面一定有黑暗。我們只能盡力讓那個黑暗經常地被照亮。不要被網路上臉書上似乎光鮮亮麗的別人的生活唬弄,認為你是一個人獨自的打著這場不可能的戰爭。你看見的是我們那可能的兩次成功,看不見的是九十八次的失敗跟失望。不輕鬆,對吧?但我好愛。

 

因為當我有綻放光芒的機會時,我會用百分之兩百的氣力,全力照亮那經常存在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