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件事都是最好的安排。」只因每個人在當下,都有需要完成的事情。日本舞踊並非王楡丹一開始的選擇,卻在幾年後毅然決然踏上為期一生的日本舞踊修行之路。看王楡丹遠渡重洋後的習藝生活,痛苦與快樂一直並行著。(推薦閱讀:紐約時尚圈裡的台灣女孩:學會為夢想轉彎

「還記得我第一年到日本東京,習藝告一段落準備回台前夕,我想到其他前輩都還在上課、還在不停地進步,突然好想回去練習,覺得自己為什麼得回家,真的好想好想繼續學⋯⋯。」一提起『日本舞踊』,她的眼神就閃閃發光。這是我們這次專訪的對象,一個踏著日本舞步的台灣女性──王榆丹。

榆丹原本在台北藝術大學念戲劇,一次因緣際會下看見日本名舞踊家坂東扇菊的表演,便開始對這古典而優雅的藝能心生嚮往。從事了幾年表演工作之後,她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忽視心中的呼喚,遂在 2013 年毅然決然地遠渡重洋,向坂東扇菊老師學藝,自此踏上為期一生的日本舞踊修行之路。


我們和榆丹約在北藝大附近的咖啡廳,細心的她特地穿上浴衣來接受採訪。

當榆丹說起第一年返家心情時,原本一直輕鬆幽默的語氣多了幾份偏執。即使在異地需要忍受太多獨自生活的寂寞和練習舞蹈的艱苦,她依然著魔似地想要留下:「這個世界太驚人了,我多麽想要每個禮拜都跟在老師身邊學習,探索更多。」榆丹形容,在需要十年方能掌握動作細節的日本舞踊世界中,這個來到坂東流大門前修行的自己,彷彿剛出生的小嬰兒一般。從零開始,見識到了經由無比狹窄的 「道」所通往的,如織錦般閃著動人光輝的世界。(挑戰比你想像得多:追夢路上你該知道的五件事

表演者在舞台上展現給觀眾的魅力,就像是開花一樣

榆丹從小就一直想做些讓人覺得美好的事情。從十四歲開始萌發表演的念頭,到就讀北藝大戲劇系,再到對日本舞踊的追求,她始終沒有偏離這條道路太遠,生命中存在著一股對於藝術單純的執著。「接受表演藝術的教育,不就是為了帶給人感動?」榆丹對於藝術的熱愛溢於言表。她認為,藝術的可貴在於能夠直接打動一個人,就像一種共通語言,即使對方不懂藝術,只要表演者帶著真心,那份美好就能傳達。

大學雖然主修西方劇場,榆丹卻同時憧憬著古典藝術,也修了日本古典劇場的相關課程。她提到,「花」的美學源自於能劇:「表演者在舞台上展現給觀眾的魅力,就像是開花一樣。而且有趣的是,花是會變化的,因為它存在『人』裡面,是活生生的。開花有其因跟果,『因』是表演者對於藝能的掌握,獲得觀眾認同而變得知名只是一個『果』。如果搞錯這個因果,是沒辦法在舞台上展現花的。」

為了探索如何「開花」,她每年跟在坂東老師旁孜孜不倦地學習日本舞踊。而這期間,痛苦與快樂總是並行著。

看見自己最不想面對的弱點──痛苦和快樂並行的學舞過程

在「開花」這條路上,榆丹始終都走得「一生懸命」。

身為外國人,一年能去日本習藝的時間就兩、三個月,相較於其他前輩每個禮拜進教室一、兩天,花一到兩個小時就能把當天的課程完成,她更需要抓緊所有可以學習的機會。期間,她總是跟著坂東老師待在教室,自己不上課的時間就替前輩們播放音樂,揣摩老師和前輩的身段、也聆賞三味線音樂的繁複變化,從早到晚將近十二個小時,有時候甚至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只為了不錯過觀摩前輩們的學習。

除了身體上的艱辛磨練之外,學舞的初期,她也不停受到台灣跟日本的文化差異衝擊。日本傳統藝能世界階級分明、禮節亦十分繁複。舉例來說,在教室裡經常需要跪坐行禮。她戲劇性地形容當時的心情:「我內心一直很抗拒,想說我甚至沒有跪拜過自己的媽媽耶!但是當我一邊這樣想著的同時,舞也學不好了。我發現自己有點在找理由,『因為我是外國人嘛,有許多不習慣的地方是正常的……』,這樣的心態久了之後,會讓我無法進步。」她形容,當時她看見了自己最不想要面對的弱點。(推薦給你: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反而更強大


練習跪坐所需的毅力和決心,是走在日本舞踊道上不可或缺的特質。(攝影 / 莊凱程)

榆丹說,坂東老師對她要求非常嚴格,雖然私下對她非常好,但上課時絕對不會有所妥協。眼界不停被打開、不停獲得新知固然使她快樂,但必須用非母語學習博大精深的古典日本舞踊,仍然讓她覺得非常吃力。面對習藝中遭遇的困難和困惑,她一直反省著,自己在這麼多人的支持下才能來到日本學舞,如果這樣就退縮了,值得嗎?

「走在這條道路上必須抱有一個覺悟,就是正視我們正在走向死亡」

學舞過程中,坂東老師在每個層面都帶給她很深的影響。她總是深深渴望著學習,渴望去了解老師教導她那過程中所有的一切。從老師身上她感受到,如果想要傳承古典的藝術,自己的身心也得具備很高的強韌度,所以榆丹也一直在鍛練自己、追求進步。

習藝尤其把她的時間觀徹底改變 ── 不再用長長的尺度如一天、一周去計算時間,而是體認到活著的本質,其實就是經歷一秒、一秒、一秒時間的流逝,生命正在倒數。「以前如果有人跟我提到『使命』兩個字,我可能感受不到它的重量。但老師真的讓我明白了這件事:一生要走在這條道路上必須抱有一個覺悟,就是正視我們正在走向死亡。」(我怕來不及!死去之前,我希望自己沒後悔活過

榆丹這樣形容她的上學路:「吉野通り為我串連著日與夜:白天聽我因耳機裡的三味線音樂念念有詞,凌晨看我小心翼翼,繞過路邊的醉漢回家。默默地見證,我穿越古典與現代的日日。」

榆丹形容,在傳道的路上從不浪費一分一秒的坂東老師,就像彗星一樣,燃燒著尾巴不斷前進,不會熄滅,只會越來越旺盛。

「看著她,我知道世界上有這樣的彗星,然後我就能夠堅持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每當對人生有很多退縮、開始動搖或自暴自棄的時候,就會想起這顆彗星,親眼見證過這個人活著的姿態,即使我達不到,還是覺得很動人。」

每個人在當下的生命,都有需要去完成的事情

從榆丹身上,可以感受到她強烈追求夢想的信念,這份堅定讓人欣羨萬分。但她其實也迷惘後悔過,為什麼花了八年的時間,才到達那間教室?「假如我在第一次見到坂東老師時就下定決心到日本學舞,假如我當時足夠勇敢,是不是今天成就會更好?」不過坂東老師卻很認真地告訴她:每個人在當下的生命,都有需要去完成的事情。她想,如果沒有去念研究所、沒有先去工作摸索個幾年的話,現在可能也無法有這麼強大的意念推動著她走上這條路。

總覺得,擁有一件一生都能熱愛著的事是極其幸運的。而我們又應該如何去探索,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要有想像力吧。」榆丹想了一下回答:「不要把自己看得很低,覺得沒有背景、沒有資源,什麼都沒有。我認識坂東老師第十年了,我十年前一定也想不到,現在每天一睜眼腦海裡就會浮現『日本舞踊』四個字。」


學藝第一年,榆丹就隨著老師到 2013 法國亞維儂藝術節演出 L’Été Chūshingura。(攝影 / Jean Couturier)

如果覺得自己不比他人優秀,而不努力去尋找自己的天職,那就錯了。並不是因為他人很優秀,才可以找到想做的事情。而是要去相信,一定會找到自己的路,然後即使再迷惘,仍然要努力前進。

榆丹談話裡那溫柔的堅定,就像一朵清雅小花,亭亭生長在尋夢的道路上,鼓勵著每一個有夢的人,不管走多久、走多遠,都要抬頭挺胸,神采飛揚。

習藝之旅即將來到第三年,而榆丹義無反顧的舞踊追尋,將會不停繼續下去:鍛造優雅的花朵,王榆丹日本舞踊東京習藝募資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