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們期待的愛情,只是那一個願意耐著性子理解你後,還愛著你的人。七夕來了,逗點為你讀終將降臨的愛情:我們都在等一個人,等一個告訴你:「沒事了,我們可以相愛了。」的人。(戀愛也總有那麼一天:【逗點選詩】狂亂是愛裡最浪漫也最疼痛的事

封印

再忍耐一下
他就要過來跟你搭訕了
他會以犄角示好
他會宛如幽浮降落
他將慶典花火一般釋放
他會假裝錯過你
去搭訕你前面那個人
直到童年的紙飛機穿越波光折返
直到吸管終於通向大海
他彷彿為你解凍了最強的暴風雪
他簡直就像在為你
加熱一顆死去的恆星

如果你有信仰
他會讓你以為
那是神
在說:沒事了

沒事了
封印已經解開
從此可以相愛了。

-出自鯨向海《A夢》


(photo credit:jay mantri


「沒事了,沒事了。」在每個情人節,妳多想聽到這句話。

從轉身離去那一天起,妳討厭這沉重的節日。二月十二月農曆一月七月,這個世界是太缺節日了嗎?為什麼一年可以有四個情人節呢?在每個節日將近的時分,妳壓眉抿嘴告訴自己那些全是花店與巧克力工廠的商業操作,斜著眼避開街道上的廣告,用最快的速度刪掉電腦裡所有相關的廣告信。

從那一天開始,妳捲起身子背向情人節,季復一季,年復一年。
直到他向妳走來,像一隻白鹿走在神話裡。
妳們彼此看見。

那樣的震動像是一枚湯匙,敲碎妳薄如糖衣的拒斥。妳在最深的湖底明白自己的恐懼可以放下了;之前的粗礪記憶,這段黑暗甬道之中擦出的傷可以結束了。妳緩緩地浮出湖水,在水面上露出半個臉蛋,促狹地看著他。

走過來吧,走進湖中。我已經相信你了,如果你願意成為我生命中注定的那只溫柔的獸,你的蹄就可以走在水面上。他在湖邊歪著頭笑,滌洗他的犄角,露出早就明白一切的眼神。

他牽起妳的手,世界緩慢地發熱。湖水、洞穴、所有試煉的布景都像粉塵一般廉價地崩毀,露出再熟悉不過的街道與天空。太陽就要下山,人行道旁的禮物小販看著川流的人潮尋找潛藏的顧客,一桶桶花擺滿花店門前,巧克力鋪在藥妝店的明亮立架上。

但這一切曾經的戳刺都無所謂了。妳已經可以勇敢,不需要用圍籬保護自己。他點頭和妳一起晚餐,一起並著肩走過整條紅磚道。夕陽從紅色迅速地換成青藍色,世界傳來妳隱忍期待的話語。

「沒事了
封印已經解開
從此可以相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