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生重實習,不管是學校要求或是個人申請,似乎已經變成在進入職場前一定要先來的一場「先修班」。但是,從實習中獲利的到底是老闆還是學生?雖然很多企業不願意耗費人力成本在小小實習生上,只願意讓他們做一些倒垃圾、端茶水的工作。來看看全球前三大的企業是怎麼對待實習生,讓他再苦也甘之如飴。(女人迷工作秘辛:【女人迷實習週記】今天要比昨天更好

因緣際會下,我幸運地進了一家在該產業是全球前三大的企業實習。在實習前,我心中上演了上百齣小劇場。我從短暫的離開我的城市,擔心到宿舍,又從宿舍擔心到預算(光是想到地鐵的費用就覺得頭疼),再從預算擔心到公司的同事。

他們會對我友善嗎?他們會讓我做事嗎?諸如此類小到不行的問題,都可以被我放大思考一整天,或是連續好幾天的吃飯時間都在幻想這些問題的解答。然而,所有的幻想都不及倒數的那一天到來的真實。我拖著其重無比的行李箱,連睡覺抱的小熊和被毯都被我塞進行李廂,後背包裡塞滿所有行李箱放不下的東西,還有一條吐司。男友說:萬一你到那裡沒東西吃怎麼辦。所以硬是要我帶著吐司上火車。(除了吐司之外你可以有別的選擇:荷蘭人一大早就吃巧克力屑?偷窺外國人最愛的早餐

我當然不是第一次坐火車,也不是第一次離開讀書的城市,但我確實是第一次,在離開台灣後,在英國的另一塊土地上建立的自己的另一個生活圈後,第一次遠離我的舒適圈,到倫敦當一個短暫的假倫敦人。這感覺非常熟悉,我才想起,三年前,18歲的我也是這樣揮別在台灣的朋友與家人,飛到慢七個小時的英國。已經習慣在兩地說著再見的我,對於再度的一個人,竟然,竟然還是有點害怕。

結果男友的擔心成真了。到倫敦的時候已經晚上六點,天還亮的像下午三點,街上的人仍然絡繹不絕,但是超市已經關門了。對了,我怎麼會忘了今天是星期日呢。星期日的超市六點就會關門了。我一個人在短租的房間吃著吐司,一邊繼續幻想小劇場的內容。

這並不是我的第一次實習,然而這卻是我第一次見識到一個企業是多願意栽培實習生。(好企業成功的小訣竅:偷學《Google 模式》!學會 70/20/10 法則,建立說 Yes 的企業文化

1. 實習生不是工讀生,也不是免費勞工

我首先在確認實習時就收到了公司寄來的信,裡面有我在實習時候應該完成的事項。其中包含:讀兩篇相關領域的研究文獻,跟一位剛進公司的員工喝咖啡....恩,這確實比我想像的人性化。

影印跑公文,這些都不會交代給實習生做。實習生一般會分到一位指導上司,我的指導上司因為比較繁忙,常常不在辦公室,因此他又將我交給另一位同事,我的座位被安排在他旁邊,以方便我有什麼問題可以馬上問他(姑且就稱它為我的小老闆了)。再不做工讀生做的事情,又不是免費勞工的前提下,我所分配到的工作,就是小老闆平常的工作的十分之一。

小老闆會再把工作交給我之前,仔細的說明每一個專有名詞,每一個欄位的作用,這份工作的用意。有時候,他會示範一次給我看,然後再把他完成的部分刪除。因為他要我自己做一次,以確保我是真的學到東西。

在我完成工作後,小老闆會要我倒水,然後帶著我一個字一個字檢討剛剛完成的那份工作。用意是讓實習生知道自己剛剛完成的工作,在這份工作環境中扮演什麼角色,解釋為什麼學校學到的東西跟工作上不一樣。有時候我會感到不好意思,在檢討完後覺得自己在學校學到的東西似乎不能發揮到100%,小老闆便會急忙的修補我的自信心,說:在工作上的東西,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斷的學習,沒有人是完美的。(不完美更美:不當完美媽媽,孩子更快樂

沒有人是完美的。

2. 實習生不是正職員工的影子

這次在倫敦,每當有別的部門的同事來找小老闆時,小老闆不管多忙一定會說:跟你介紹我們的實習生....。

然後會一併介紹我的學校和國家,再讓我跟他進行小小對話。

由於此次的實習,我實習的單位並不直接相關所學科目,小老闆因此積極幫我聯絡與我所學更有關連的單位,要安排我與他們談談,更瞭解公司架構和之後的就業方向。

我利用的某次中餐時間和那人相見,那人一間我就說:你就是那個新來的實習生對吧?我聽你的小老闆說你幫了他很多忙。還不斷說你多優秀多優秀。

或許是客套,或許是場面話,但我寧願相信小老闆在閒話之餘,願意告訴同事有一位實習生的存在,讓我不如影子般的存在,只能在座位上坐大家給我的雜事。

3. 如果正職員工心有餘力...請不要忘記,實習生需要被提拔,被看見

公司表定5點45下班,但我多半會處理交代事項到6點20分左右。每當我跟小老闆說我完成工作時,他會說:我想你可以回家了,但我希望你在回家之前去問問主管,有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小老闆的用意是讓主管看見我,並知道我是一位積極,會找事做的實習生。

除此之外,當主管交代事情時,小老闆會分一點事情給我做。但,當我完成工作交給他時,他先是幫我檢討了一遍,要我改過,然後他要我把文件列印下來,由我自己交給主管。他說:這是你自己完成的東西,所以你想不想自己交給主管?我會跟著你過去,所以不用怕。

當主管看過一次,快速地說了還缺了什麼他想要的東西,或又臨時要我加什麼上去,回到位置後,小老闆會耐心的解釋剛剛主管為什麼會想要這個東西?或問我,你覺得為什麼主管會臨時想要這個資訊?

讓實習生思考。讓實習生被看見。

在英國,一般短期的實習是不支薪的。在不支薪的情況下,這次不到一個月的實習卻花了我一整個月的生活費(畢竟地鐵卡三天就加值一次)。但我甘之如飴。

當我和台灣朋友聊到我的實習經驗時,他們無不驚訝,然後抱怨自己雖然有拿基本時薪,但是都做些沒人要做的雜事,沒拿錢的也被當作免費勞工。友人木須應徵實習企業甚至說出:你在家裡工作就好,工作做完了,再把東西傳過來。我頓時了解到,實習生,確實很容易成為正職員工的影子,躲在一個角落,做著最基本的雜事,時間到了自動下班,太難的事情不能交給實習生,機密的公文不能交給實習生,但是一位正職員工更可以拉拔實習生,讓實習生在還沒安定下來之時,把自己的觸角伸向更廣的地方。(走得更遠,你會學得更多:企業選人才就像挑包包:重視「質量」勝過「名氣」

我思考著,我們,能不能成為別人的幸運?我知道能碰到這樣的小老闆,我所需要的絕對是很大的幸運,很大很大的。但是,有沒有可能,一位實習生被這樣照顧後,心中便會萌生,當我有能力照顧別人時,我也要這樣提拔下一個實習生。

至少,我是這麼想的。暑假還沒結束,很多學生的實習還在進行,同樣走過實習生,同樣當過菜鳥的女人女孩們,你們願不願意成為另一個人的幸運,種下一顆有機會茁壯的種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