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許多人深夜在教育部以及立法院前紅起了眼眶說起了話,當越來越多台灣人低著頭對台灣失望,當許多人始終不明白為何這麼多人反對課綱也懷疑背後的政黨操弄,最深的痛我們依然選擇輕輕地說。寫一封信給親愛的孩子,孩子抬起頭,看看世界的光,相信改變才能看見改變。(推薦閱讀:孩子,對不起,大人的世界壞掉了

親愛的孩子,

或許你們已經看到那則令人悲傷的新聞了,那個這些日子以來,一直義無反顧地為了反課綱微調而奮鬥的發言人,在生日當天選擇用燒炭來結束自己的生命。看到報導的當下,我心底其實有點迷惘和憤怒、感覺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空空的,好像什麼被抽走一般。

而我想,被抽走的,可能是那最後一點對權力掌握者們的信任吧。

畢竟要多大的悲傷或無助,才會讓一個高中的孩子用結束生命才做出對世界最後的反抗?明明這時候,是你們最能恣意揮灑青春和笑容、耽溺在小情小愛裡無法自拔,卻又拼命夢想未來的美好階段吶。(推薦閱讀:為什麼反對課綱微調,聽聽街頭的聲音


圖片來源

親愛的孩子,其實我也不確定你們每個人對課綱微調的感受度到底有多少,但你們可能還記得,我老是在你們叨叨念念地、為了考試複習課本上的知識時,問你們那些和考題無關的東西——可能是知不知道李清照是在怎樣的年代背景一字一句寫下「淒淒慘慘戚戚」的《聲聲慢》、又或許是問問你們覺得被稱為國父的孫文在當時是不是真的就那麼偉大,那些被冠上惡名的軍閥們是不是就真的罪該萬死、不然就是老要你們好好的把史地與文學作品們的年代好好地串聯起來,不要東學一塊西學一塊,卻窺探不了時代的面貌。

而你們也老愛回我:「老師,這跟考試又沒關係!」或是「老師,可是課本不是這樣說的誒!」是的,我知道這的確跟快逼近的段考沒什麼關係,但是考試並不會是你人生的全部;而是的,課本的確不是這樣說,但課本記載的也不是全部的歷史,那只是你們學習回顧過去的第一扇門而已。

總是趁著空檔問你們這些看似對考試不重要的問題,是因為想要你們學著思考並判斷資訊的正確性,畢竟早你們一步唸完這些東西的我,在走出校門後,被顛覆了多少次既有的觀念與對歷史人物的評價。原本的課綱版本已不足以傳達最客觀而完整的歷史論述,而所謂的微調,更是用文字遊戲來慢慢削弱以後的孩子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知與情感親密度。

親愛的孩子,當我看著你們有些人按了某些反課綱微調的粉絲頁讚、或是分享相關訊息時,其實我的心底是又擔心又開心。擔心的是,你們會不會只是一時跟風、或者了解完後有自己的意見,卻不顧安全的,以太激烈的方式作為唯一的手段;但開心的是,你們正主動在關心與自身相關的權益、願意去思考那些執政者對我們的教育實施的政策是否正確,踏出了獨立思考的大躍步。(同場加映:馬拉拉:「全世界孩子都值得更好的未來」


白玫瑰的花語是:純潔、尊敬。正如我想對你們說的,孩子,我尊敬你們。
(Photo by 
C.K. Sogo

長久以來,我們都生活在一個垂直的世代,資訊的傳遞與成長的方向永遠掌握在那些比我們生活得更久、或者更位高權重的人手中,一層一層的往下傳遞,作為最下層、被貼上幼小而脆弱標籤的我們,只能接受每個規定與命令,在權威架設的框架裡,長成他們想要的模樣。但親愛的孩子,我要你們知道,這雖然被視為是常見的社會現象,但卻並不一定是「正確」的,你們永遠有權力質疑它的不合理;並且我想我們是該高興的,當權威者以各種荒謬而漏洞百出的惡質方式來企圖掩蓋些什麼時,正表示他們是害怕的、害怕年輕的孩子可以輕易顛覆他們的掌控,不再老是以他們的宣布為尊,而是開始獨立思考了。(寫在反課綱學生自殺後:政大前後兩任校長,為什麼成為討厭的大人?

親愛的孩子,我知道今天的事件讓你們又失望又難過,甚至不知道還要不要堅持下去,而身為一個讀著教育相關科系卻又是體制外的知識傳遞者,其實我也真的不知道能說什麼來撫慰你們,也不能再堅定的告訴你們,即使外面的天很黑,也有帶著光的遮棚為你擋風擋雨、給你溫暖。因為你們看到的,就是那些說好要為你建立堡壘的人,拿起石頭將你砸個頭破血流。

但是、但是,親愛的孩子,請一定不要放棄相信還有光的存在,而且請相信還有很多誓言為你建立堡壘的人仍然信守承諾,努力的想和你一起爭取權益,並願意無條件的守護你們、與你們討論成長的方向。弱小並不會成為我們的阻礙,反而將會是能堅持下去最重要的特質,因為只有脆弱,才更懂得保護理想與自己是多麽重要的事。(即使是即將臨盆的孕婦,也能走上街頭抗爭

我知道我們選的路其實很難走,根本不像歌曲裡告訴我們的是條平坦的康莊大道,可是如果我們打從心底放棄了,那就是給敵人最好的武器來攻擊你。畢竟最致命的,永遠都是自己再也不能相信自己。

所以親愛的孩子,如果對課綱一切的意見-無論是關於程序或是內容,都是經過你們自己思考而覺得有所疑慮,那就不要害怕去為了那些的疑惑而提出問題。無論前方的天多黑、路有多崎嶇,永遠要相信只要我們不輕易放棄思辨與爭取的權力,世界就還有希望變好。(推薦給你:真正能改變台灣的,是大多數人願意做微小的改變

記得,我們都會陪著你們的。

 

曾經被你們喊過幾聲「老師」的人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