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屋外暴風雪
臥房, 爐火糖粥

暴風雪, 糖粥
因為一個我

所有的幸福
全是這樣得來的

——論幸福 ◎ 木心

圖片來源:Supitsara'Pam GL

以詩之名〉〉幸福,俯仰即是

可能有一個清晨
我們發覺
世界破碎了
因此有甜美的陽光灑了進來

因此有一個在床上等待的微笑
睡眼惺忪中下意識牽住你的手
粗礪、溫柔,你會輕喟出聲
偎著他溫暖的手臂投入夢鄉

可能有一個清晨
世界破碎了
然後誰也管不了什麼碎不碎
只要靜靜地睡,就對了。

——清晨 ◎ 沒力史翠普

圖片來源:Juliette / SILVERSPIES 

以詩之名〉〉早晨初醒時

下雨過後的屋簷
果然 是適合風鈴的
妳從窗外看到
風剛剛冒出嫩芽的聲音
很輕

而我決定了
在貓的眼睛上 旅行
於是乎
所有的神祕都向後退
退成風景
只有隱藏的夠靈巧的事情
才能長成 蒲公英
然後毫無負擔的跟著 前進
很小心

因為害怕
將只敢在夢中喜歡妳的我的那部分
吵醒
於是乎
我默念了一首詩 給妳聽
打開詩集的動作 很小心 很輕
很輕 很小心 就像風跟貓鈴
我唸了一首詩 給妳聽

——唸一首詩給妳聽 ◎ 方文山

圖片來源:Abi

嘿,讓我們為你讀詩 

升高的氣溫把我的心情
升高到所有有關聯的事
或所有支撐點都
支撐不到的地方了
一團向前移動的意識
漂浮在離峰時段的街頭

「突然間你看見你和
全世界六十億人鬆散地
分工進行的文明進化
脫節了」

我停止蒸散
帶著剩下的軀體與思想
回到被強烈的陽光
照瞎櫥窗的城市裡
一處平凡得令人
泫然欲泣的時空

沒人注意到的
櫥窗的水銀鏡瞳中
每一個和
自己眼神交會的人
同時都被忽視於六十億人所形成的
六十億個
最偏僻的角落

在一座島嶼
忙亂而孤癖

——羅智成 ,〈六月〉

圖片來源:Marika G. 

// 以詩之名〉〉給台灣人的溫柔歌單

獨自回家時又迷失了方向
這是一條漫長的歧路嗎
一條禁止迴轉的單行道
越走越遠
怕找不到我們敘舊的地址了

可能的號碼
不一定的人影
我在記憶的角落裡陷得太深
每一個轉彎都埋伏暗示
所有的路口都分支出歧義
好像心猿意馬的主題又迴旋
繞回寂寞的世界

黃燈還在前方警告
一種猜疑的眼光
丈量我們之間的距離
我真的想踏上歸途嗎
還是急著找一條出路趕回去
趕回我們告別的地方

—— 焦桐,〈迷路〉

以詩之名〉〉人群若有方向,總往分離的方向 

圖片來源:Harriet Trav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