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慾的旅行來到第四週,我們去經歷獨旅與雙生的旅程。在一個人的時候緬懷過去,在路上一面撿拾風景,一面把思念寄給遠方。旅行即將走到尾聲,你準備好告別了嗎?(推薦閱讀:

旅行第22天:我們為此雙生

1 (2)

獨旅總是飄移的,在點與點之間,連著孤獨的線。
許多旅程,只是在實踐思想的反面。
 
有時候,我們無法與其他的線交錯,只能平行。
走停、眺望,決定下個目的地,不太和新的人交集,直直往回憶走去。
  
從孤獨中感到溫暖,從傷害裡得到痊癒,用苦痛來贖罪,用愛來恨,在平面的世界裡,看似向量的直線,卻背負著另外一個人的記憶,兩條線的重疊,記憶不再是記憶,而是確實造成影響的痕跡。
  
「所有經過的人,成就了你,然而,所有的情緒都源自於自己,學著擁抱自己,然後,活下去。」

不要試圖找到解答,找一個不會後悔的路線前進。
獨旅不只是獨旅,有時我們為此雙生。

旅行第23天:原諒擁抱這麼短暫

2

我們都是矛盾的,成為討厭的人,卻又擁抱受傷的自己,當以為手上掌握生命的主導權,卻又無助的感傷,只能不斷退讓、放棄部份的自己,讓規則更簡單,交換,不需要冒險的生活。
 
然後,從過去對自己的期望,漸漸地對自己失望。
總有太多的理由,說服委曲求全的自己。
  
「快樂,常常不需要理由;但我們總為不快樂,找了很多理由。」很多事情,我們總以為這是對的,為了成就快樂,就得放棄快樂。
  
「是不是當我們得到對方,就準備失去彼此。」
  
當一個人將自己放逐太久,就會習慣堅強,對於豢養遲疑,對於部分生活儀式感到執著,「若要習慣失去一個人,何不習慣自己一個人」。
  
而你,又何必這麼勉強自己。
學著寬容,原諒擁抱這麼短暫,原諒思念這麼強烈,原諒與生俱來的孤獨,原諒沉默的夢想,並沒有越走越長。
  
城市的人們擦肩而過,城牆聳立,卻為生活流浪,當我們交會的剎那,矛盾的相望,總是抵擋不了,太多的期望和失望,面無表情的我們,是最成熟的偽裝。
  
世界那麼大,步伐很短,時間很長。
親愛的,我們從來不擁有對方,只有記憶交織,即使日夜糾纏,你也無須逃離。
  
因為,那是唯一能讓你帶走,最溫柔的執著和好強。 
  
打開車窗細微的縫隙,流瀉新鮮的氣息。
「我不知道我有多愛你,但曾經確實愛過。」
  
我怎能解釋。
那是生命,沒走過就無法得到的意義。

旅行第24天:像過去一樣快樂

3

有時候,天很藍、晨光很湛,但我們並不知道未來能不能像過去一樣快樂。

小時候說要去的太空,現在去不了了;小時候常聽的「要愛惜彼此」,當身分多了,人們就遠了。

直到,深夜談心,轉瞬間被疲倦代替;直到,我們放棄被傷害的權利,開始築起繭,當作蛹,偶爾想起一些美麗的夢想,假想著,終有羽化的一天。

其實,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快樂。
讓過去的快樂留下,教導未來的我們如何去愛。

永夜,只是時間比較長的黑夜,所有寂寞,是因為夜太黑,你並不孤單。無數仍被螢火焚亮的窗光,都是一段可歌可泣的青春。

過去有多快樂,未來也能。

旅行第25天:如果有人願意一直載著你

4

這是一種特別關係的交通工具。它只能承載兩個人,一人領航,一人被載。
如果有一個人願意一直載著你,請務必珍惜。

旅行第26天:不要忘記最初的模樣

5

與未來的自己錯身。
被過去的自己打臉。

我們成為一心想成為的樣子了嗎?
還是為了理想的模樣,沿途上拋棄了很多東西。
妥協再妥協,藉此交換未來。

那些會再回來嗎?

等開始選擇先保護自己,等開始害怕被別人知道自己真實的模樣,等開始將想法,像分靈體一樣,分裝在旅途上。
等眼淚、等告解......。

思念很遠很遠的自己,等很久很久的舊人,開箱。
然後,撢一撢灰塵,說聲,「原來以前是這樣子呢。」

你看看,都忘記了。

因為,為了要飛,所以把翅膀拔掉。
為了築起大樓,而捨棄所有森林。

所有結果都沒錯,保護自己沒錯,付出沒錯,受傷沒錯,放任自己變成這樣沒錯,不後悔沒錯。

我們只是在許多不知情的時候,做了選擇。
例如,我們先選擇忿恨,再學習原諒。

時間很利,轉身時,一不小心就會被割得血流不止。只是很容易在同學會,忘記怎麼自我介紹,怎麼解釋現在的模樣。

怎麼會變得比較愛自己。

 「不要忘記最初你最想成為的模樣,包括不要成為你最討厭的。」

旅行第27天:疤痕,讓我想起你

6

你用吻刺傷了我
管不了脈搏的跳動

直到血流足了十年的份量
存放,讓我每次想起你

不至於身亡

你用體溫燙傷了我
管不了種植的結果

直到攣縮成十年的疤痕
腫脹,讓我每次想起你

不至於摔傷

你說,麻痺之後就不痛了
久了就痊癒了

十年之後
麻痺是對的,但

痊癒是錯的

這一題
答對了還是會受傷

旅行第28天:天使有時微笑也很悲傷

7

你是否也很懷疑
黑夜降臨後就失去天光

就像是夏日的花苞
來不及綻放就先看到冬季的荒涼

像是每天回家路上
燈壞了還是會感到很慌張

你是否也很懷疑
忙碌的生活往往追不上沮喪

像是放棄了一切去堆砌城牆
心卻老是在流浪

就像看到希望在遠方
受盡了傷卻仍在崎嶇的路上

親愛的,就算是天使
有時微笑也很悲傷

我們所失去的一切
只是為了讓我們再奪回來

像是新生時
我們並不帶著恨降臨那樣


(旅途上的風景,在七月專題:小姐去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