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歷史中有幾段名人戀愛讓人難忘,文壇有胡蘭成與張愛玲,戲台有孟小冬與梅蘭芳。孟小冬是民國初年赫赫有聲的京劇女老生,她與梅蘭芳的愛情故事在當年可說是轟轟動動。聽聽這對愛不成的戀人故事,也看孟小冬女中豪傑的傲骨。(推薦閱讀:女孩女人,都請好好愛自己

對孟小冬的印象,就是電影章子怡和黎明主演的梅蘭芳這齣戲了。

孟小冬出生於梨園世家,是京劇著名的老生,有「冬皇」之稱。她和梅蘭芳的戀情,據一位研究梅蘭芳的專家、也是一名律師的李伶伶的說法,「梅孟之戀是由戲生情,因情入戲,成就一段民國絕戀。」

梅蘭芳同樣出身於梨園世家,一九一三年在上海演出《穆柯寨》而一舉成名,一九一九年首度到日本演出,當時曾有評論「有此雙手,其餘女人的手盡可剁去。」當年他與程硯秋、尚小雲、荀慧生並稱四大名旦,他紅的程度,據李律師形容:「當年梅蘭芳的出場費是天價。」有著「南北第一著名青衣兼花旦的美稱」,演出廣告中盛讚他「貌如子都,聲如鶴唳」。相反地,孟小冬則是京劇著名的老生,嗓音蒼勁醇厚,她與梅蘭芳剛好陰陽角色顛倒,戲迷們莫不期待兩位首席一起唱「對兒戲」。所謂對兒戲,也就是指兩人在戲中飾演分量不相上下的人物。

一九二五年,兩人終於在戲迷的殷殷期盼下合作演出《四郎探母》,隔年合演《遊龍戲鳳》,兩人顛鸞倒鳳,轟動劇壇,讓所有的戲迷們莫不期待他們倆是一對佳偶。據說,他們倆確實因此互生愛慕,梅黨有意撮合,但梅蘭芳當年有兩位平妻王明華和福芝芳,梅黨建議梅蘭芳金屋藏嬌。 一九二六年,《北洋畫報》刊登兩人身著戲裝和旗袍的照片,分別寫著「將娶孟小冬之梅蘭芳」、「將嫁梅蘭芳之孟小冬」。一九二七年,兩人在媒人的見證下成婚,但梅蘭芳的平妻福芝芳不認這段婚姻。


梅蘭芳與孟小冬

一九二七年九月,在梅宅發生了一件血案。一名自稱為孟小冬未婚夫的粉絲企圖刺殺梅蘭芳,卻導致《大陸晚報》經理張漢舉被殺身亡,而那名粉絲也當場被後來趕到的軍警槍殺身亡。這場血案引發流言蜚語,據稱梅蘭芳因該事件與孟小冬漸漸疏遠。

杜女士聊起這段往事,她說:「我記得那是一位大學生,他死亡後,孟小冬睡覺時,總說有個影子坐在她床邊,所以從不單獨一個人睡覺,總要我或媽媽陪她,不然就找佣人陪她睡。」聽到這裡,我不禁起了雞皮疙瘩。

因福芝芳的原因,孟小冬始終進不了梅家,這始終是孟小冬的心結。一九三○年梅蘭芳的大伯母去世,依習俗梅家媳婦應該都要披麻帶孝接待賓客弔唁,因此孟小冬就剪了短髮,帶朵白花來到梅宅,以此宣示自己是梅家媳婦的身分,但被福芝芳命下人把「孟小姐」擋在門口,引起了紛爭。關於是不是梅家媳婦,關鍵的是梅蘭芳的態度,很遺憾的是,梅蘭芳叫孟小冬回去,沒讓她進梅宅守孝,這件事徹底傷了孟小冬的心,孟小冬一氣之下離開梅家,並提出離婚,在《天津大公報》上刊登離婚啟事,留了兩句話給梅蘭芳,「以後要演戲,要比你梅蘭芳好,要嫁人,我要嫁一個一跺腳,地都要跟著顫,他絕不比你差。」那時的孟小冬才二十四歲。(同場加映:

孟小冬在離開梅蘭芳後,據野史說她一度絕食、皈依佛門,讓眾人都認為她將一蹶不振時,堅毅的孟小冬竟出乎意料的,一九三八年以一介巨星的身分重新拜師學藝,向藝術泰斗余叔岩拜師,成為余門唯一弟子。

一九四七年,杜月笙六十大壽,以賑災名義邀請南北京劇名角在上海義務唱戲,當時上海中國大戲院盛況空前,所有的人全關心著孟小冬和梅蘭芳是否在闊別多年後同臺演出。但十天戲,孟小冬只演兩場《搜孤救孤》,孟小冬在演出前公開表示這是她最後一次唱戲,引起譁然,眾人搶票。兩人並未同臺也未碰面,據說梅蘭芳守在家裡從廣播中聽孟小冬唱戲。之後孟小冬正式退隱,不再登臺演出。


孟小冬與杜月笙

一九四九年,孟小冬在杜月笙及姚玉蘭的邀請下,一起來到香港並住進杜公館。一九五○年,與杜月笙結婚,但隔年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六日杜月笙病逝香港,享年六十三歲。之後,孟小冬於一九六七年,再度在姚玉蘭的邀請下,自香港遷居臺灣,一九七七年病逝臺北,享年六十九歲。

坦言之,透過杜美如的訪談,回望林桂生、露蘭春、李志清、孟小冬及姚玉蘭這五位女人的愛情故事,我不禁暗嘆鏡花水月,花起花落,絢爛的人生終成墳土荒草,轟轟烈烈又如何?傳奇又如何?

在這些故事中,我竟生男人有情有義,是對著自己的弟兄,女人的有情有義,則是對著自己的親密愛人之慨。林桂生耗盡年華扶持老公黃金榮打下江山,並未換來情義的對待,縱使不論男女之情,或論夫妻之誼,竟是連袍澤之義都無。在黃金榮選擇為露蘭春背叛髮妻時,林桂生轉身離去的身影,如此瀟灑卻也如此悲涼,雖是出身煙花之地,但身段盡是豪氣干雲的江湖女子,真是令人欽佩。

在這五位女子中,我最欣賞孟小冬,並非她的兩個叱吒風雲的男人梅蘭芳和杜月笙,而是她那身傲骨與堅毅,令人折服。她雖出身梨園世家,但靠一己之力闖蕩戲壇,年紀輕輕即因扮演老生而有冬皇的美譽。若以現代演藝圈觀點,孟小冬真是聰明,少女之姿扮演老生,陰陽顛倒、年齡反差,在戲壇上就是話題,必然脫穎而出。(推薦閱讀:

但孟小冬與梅蘭芳的這段情,我沒看明白的是,究竟她真的愛上了梅蘭芳,或是少女對愛的憧憬?還是整個社會氛圍推波助瀾的結果,讓她也迷惑了心?戲迷對梅蘭芳和孟小冬的想像,或者是孟小冬自己對梅蘭芳的想像,都是非常浪漫的畫面。想想,《遊龍戲鳳》裡的正德皇帝和鳳姐間的調情,多麼挑逗人心,誰不期待他們修成正果?就像《步步驚心》這齣戲的四爺雍正皇帝和陳若曦,當扮演這兩角的吳奇隆和劉詩詩宣布戀情時,「步步驚心」的戲迷奔相走告,舉杯同慶,一時之間媒體版面紛紛大肆報導這件喜事,或者說,就如同五、六年級生的戲迷盼著瓊瑤戲裡秦漢和林青霞成為佳偶的情境是一樣的。

說真的,就連我現在稍稍想像梅蘭芳和孟小冬顛鸞倒鳳地演出《遊龍戲鳳》時,內心就想興奮的大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那就像期盼著中華少棒將要結束球賽前一刻,全場滿壘,憋著氣期盼著擊出那支奔回本壘板的全壘打一樣的心情,就是在電視機前大喊:「全壘打、全壘打!」所以當梅蘭芳和孟小冬果真修得正果,眾望所歸時,就如同真的全壘打的那一刻心情,簡單說,就是瘋了。

所以看戲的人都有瘋了的心情,戲中人又怎能把持?尤其孟小冬正值菽麥不辨的年紀,又怎可能不迷惑?至於梅蘭芳是否也真愛孟小冬,或者說也暈了。坦言之,我倒不這麼確定,尤其野史提到了梅黨的撮合,還有平妻福芝芳踩煞車的狀況,都讓我懷疑梅蘭芳決定金屋藏嬌,究竟是梅黨權衡利弊得失的結果,還是真愛上了孟小冬。因為據野史所載,梅蘭芳因血案事件引起輿論撻伐,用現代人的說法,負面新聞纏身,以致他與孟小冬漸行漸遠,加上沒讓孟小冬為大伯母守孝這件事,都讓人覺得梅蘭芳絕對沒孟小冬愛得義無反顧。梅蘭芳在愛情裡,有更多「權衡大局」的脈絡,這究竟是梅蘭芳和孟小冬的個性使然,或原來就是兩性對愛情的反應不同,就不得而知了。

至於姚玉蘭的婚姻觀,我認為和孟小冬是極大不同的,孟小冬敢愛敢恨,愛的轟烈,恨的也精彩,尤其那兩句話:「以後要演戲,要比你梅蘭芳好,要嫁人,我要嫁一個一跺腳,地都要跟著顫,他絕不比你差。」還將離婚啟事登報,都看出孟小冬的剛烈性格。

反之,姚玉蘭對愛情的態度,顯得溫吞了。或許母親小蘭英家教甚嚴,讓姚玉蘭幾乎沒做過任何出格的事,即便決定是否嫁給杜月笙,可能也只是服從小蘭英的意志,而且就杜美如的說法,可能還是為了逃避嚴厲的媽媽,因此姚玉蘭嫁給杜月笙這件事,似乎並無太多情愛,至少不是孟小冬愛梅蘭芳的方式。婚姻對姚玉蘭而言,便只是「搬家」而已,杜月笙是一位能庇護她,也是為她遮風避雨的依靠,這便能解釋她為何願意撮合姊妹孟小冬和自己老公,因為杜月笙就是家,他能庇蔭自己,自然也能給自己的姊妹孟小冬一屋半瓦。當然,姚玉蘭是真喜愛孟小冬,才願意為她謀畫著歸宿,更別說杜月笙也戀著孟小冬,因此姚玉蘭的撮合和成全,也符合姚玉蘭的服從性格,簡單說,就是一位賢淑大度的妻子。

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無論是姚玉蘭、孟小冬,或露蘭春,都在結婚後中斷了演藝之路,這與現代女星結婚後多數息影的現象相仿,例如彭雪芬、林鳳嬌、張清芳或鳳飛飛等。究竟是婚姻不允許女人繼續拋頭露臉,還是什麼特殊考量,令人玩味。(你會喜歡: